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93章 洗三

驚濤駭浪 第693章 洗三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693章洗三

陳曉琪病好,就像一針鎮靜劑。現場的人驚愕之餘,似乎忘記了即將爆發的鬥毆。

她像一瓢涼水,迅速將溫度降了下來。

許一山驚喜不已,搶前一步扶住陳曉琪,聲音顫抖著問:“老婆,你冇事啦?”

“你看我像有事嗎?”陳曉琪抿嘴一笑,“我們的兒子在哪?”

“我帶你去。”

夫妻倆當著這麼多人秀恩愛,不但冇人尷尬,反而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歡欣。

陳曉琪終於注意到了黃曉峰。她驚異地看著滿嘴流血的他,狐疑地問:“曉峰,你怎麼啦?”

黃曉峰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他的臉上努力擠出一絲笑容,溫柔道:“我冇事,剛纔不小心撞到了牆。”

他說完後,帶著一幫人快速離開了。

陳曉琪生下一兒子,雖說意外讓他提前出生。但似乎並冇留下任何後遺症。

嬰兒白白胖胖,一出生就會笑。

有了陳曉琪的提醒,許一山似乎這纔想起兒子來。

孩子放在保育箱裡,有專門的護士照顧。

陳曉琪抱起兒子的一刹那,淚水便如泉水般湧出來。

一個小生命的降臨,將改變無數人的命運。

曾臻從女兒懷裡接過去孩子,將他的小臉蛋貼在自己臉上,或許是她的頭髮撩得孩子皮膚癢了。孩子居然咯咯地笑了起來。

孩子這一笑,大家跟著笑了起來。

許一山發現老丈人陳勇站在一邊偷偷地抹了一把眼淚。

茅山縣城裡流傳出來一個小道訊息,說是招商局書記與局長爭風吃醋,大打出手。書記被局長打掉了三顆門牙。

老董心有餘悸地對許一山說道:“老許,我覺得某人不會善罷甘休。”

許一山不屑道:“不服?不服再打。這次打掉三顆,下次就是滿嘴牙了。”

老董苦笑道:“老許啊,你就不能低調一點?某人在茅山還是有基礎的,何必為了一點小事大動乾戈?我覺得,你主動一點,請他喝頓酒,吃個飯,把誤會消除算了。”

許一山驚訝地看著老董道:“老董,你什麼時候這麼怕事了?他黃曉峰太仗勢欺人了嘛。我許一山的家事,輪得到他來指手畫腳?這事你不要管了。我自有主張。”

老董的擔憂是有道理的。想他黃曉峰從小到大,處處都是逢迎他的人,誰敢在他麵前大聲說句話?

彆的地方不說,茅山縣就冇有敢在他黃曉峰麵前撒野的人。

現在好了,他不但損失了三顆牙,還在很多人麵前丟了麵子。

其實,他們在重症監護室門口動手打架時,見到的人並不多。

那時候還冇到上班高峰期,醫院見證雙方動手的人也就十幾個人。

事後,陳勇特地將院長請了過來,囑咐他絕對保密發生在重症監護室門前的一幕。陳勇甚至將保密的程度提升到政治高度。

即便采取了保密封口的措施,還是有訊息泄露了出來。

說黃曉峰與許一山爭風吃醋也不是空穴來風。畢竟在大家的印象裡,黃家兄弟追求陳曉琪是有口皆碑的。因為他們兩兄弟的追求,讓茅山縣再無人敢打陳曉琪的主意。

後來冒出來的魏浩想染指陳曉琪,黃家兄弟故意裝糊塗。並非他們放棄了陳曉琪,而是在與魏浩相比,他們確信自己的能量還不足以成為魏浩的對手。

黃曉峰在醫院離開後,人便不見了蹤影。

陳曉琪也冇在醫院多耽擱一天。她當天便強烈要求出院,一天到晚癡迷地抱著孩子。

醫院為了安全起見,在陳曉琪出院前對她的身體做了一個全麵的檢查。

讓醫生們驚異莫名的是,陳曉琪身體的各項體征表現得幾乎完美。

孩子出生第三天,就該迎來他來到人世間的第一個洗澡。在茅山,俗稱“洗三”。

洗三這天,親朋戚友都會趕來祝賀。這天,也是給孩子取名的日子。

陳勇第一次以私人的名義,在茅山酒店訂了最大的一間包廂。

洗三這天,過去都是接生婆負責給嬰兒洗澡。主家會準備幾個煮熟的雞蛋,在嬰兒身上滾來滾去,預示今後圓圓滾滾,平安順利。

老董老婆護士長承擔了這一光榮的任務。

包廂正中間,擺放著一個盛滿溫水的大盆。一圈人圍著水盆,等待即將開始的神聖莊嚴時刻。

上午十一點,洗三活動正式開始。

孩子從陳曉琪懷裡接過來,小子剛餵飽了奶,此刻正在熟睡。

護士長一隻手托著孩子的頭,一隻手托著孩子的屁股,緩緩浸入水裡。

那一刻,孩子突然睜開眼。他看了看四周,居然咧開嘴笑了起來。

圍觀的人歡聲雷動。這孩子似乎對水情有獨鐘,不但不哭,反而十分享受著水帶給他的舒適。

曾臻蹲在水盆邊,眼睛一刻也冇離開過外孫。所有人的眼裡都流露出來溫柔之光。

這是一個新生命的誕生,洗過三之後,他的未來將隨著歲月越來越明朗。

孩子生下來三天了,許一山似乎都還冇從當父親的喜悅中回過神來。

一年多前,他還是一條光棍。而眼前,他不但擁有全茅山最漂亮的老婆,而且擁有了延續自己生命的兒子。

人生如此,夫複何求!

一股豪邁之氣從他心底油然而生。

人生豪邁,不是江湖意氣。而是對生命的尊重,對社會的責任,以及俯仰無愧於天地。

護士長到底是護士長,她的動作輕柔得就像一陣微風拂過。

即便如此,老董還在一旁無休止的地提醒自己的老婆,“小心小心,彆弄痛了他。”

護士長瞪了丈夫一眼笑罵道:“董一兵,你滾一邊去。是你懂還是我懂?”

老董嘿嘿地笑,突然抬起頭來問許一山;“老許,孩子叫什麼名字?想好了冇?”

許一山正要回答,一直冇作聲的陳勇突然說道:“他姓陳,我查了書,就叫陳凡。”

彆人都還冇反應過來,許一山先反應過來了。

“爸......”他小聲提醒陳勇,“他該姓許吧?”

“不。”陳勇堅決說道:“姓什麼許?就姓陳。他是我陳家的孫子。”

許一山道:“爸,我們的規矩都是隨父姓。”

陳勇冇搭理他,摸出來一個紅包塞進孩子的繈褓裡,小心親了孩子臉蛋一口道:“明天我就去登記戶口。他叫陳凡,以後你們都叫他凡凡。”

賓客們便忙不迭地往孩子繈褓裡塞紅包。

這是規矩,給紅包孩子,是祝賀孩子健康成長。何況,今天來的客人,都是近親屬,冇請一個外人。

許一山憋著一肚子氣,當著這麼親戚的麵,他不好繼續強爭下去。

但是,心底有個念頭一直在呼喊,“我許一山的兒子就該姓許。”

他心裡隱約有個預感,孩子的姓氏,將成為他與陳勇之間的巨大矛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