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86章 回孃家

驚濤駭浪 第686章 回孃家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686章回孃家

黃曉峰在招商局的威望與地位,瞬間提升了幾個段位。

一些人故意當著許一山的麵譏諷,“一個不為群眾著想的領導,不是一個好領導。”

許一山在招商局的人緣本來就不怎麼樣。這批人都是段焱華當年組建招商局時從全縣各局委辦抽調來的。

由於招商局性質特彆,又是新單位。所以進這個局的人,背後都有人。

說實話,許一山初來招商局時,是想將這批人全部換掉的。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段焱華的舊部,對他這個新來的局長懷有戒備之心。

事實上許一山為此還真動過手,結果被紀委朱銘書記親自上門替侄兒求情,從而將整個計劃夭折。

從那以後,招商局對許一山是又怕又恨,但卻因為許一山確實一出手就乾出來的幾件事,讓他們內心又不得不折服。

這些人都是一些老油子,分得清誰有實力,誰才能坐得穩。

因此,即便頭上帶有縣委書記兒子光環的黃曉峰來局裡擔任書記,也冇改觀全域性對許一山的尊重和懼怕。

但過年福利徹底顛覆了全域性人的認知。

大家開始親熱且客氣地招呼黃曉峰,對許一山的態度變成了頷首致意,連一句客氣話都冇有說的**了。

老董氣得張牙舞爪,一邊責怪許一山自作自受,不注重群眾基礎。一邊罵其他人都是有奶便是娘,鼠目寸光的無良之輩。

福利自然少不了許一山的一份。

黃曉峰親自將福利送到許一山辦公室來,客氣問許一山:“許局,如果你覺得還不夠意思,我再去弄一批物資過來。”

許一山好奇地問:“曉峰書記,你是真神通廣大。你能透露一下,這些物資都從哪來的嗎?”

黃曉峰笑笑道:“這個你就不要操心了。我自有辦法。”

在黃曉峰的福利裡,幾乎算是包羅萬像了。

糧、油、茶,各種過年必備零食小吃。甚至每人還有一張購物卡。購物卡裡有一千塊購物券在裡麵,能在指定商場任意消費。

全部福利加起來,一個人至少能拿到接近三千塊的福利。

許一山暗自算了一筆賬,這筆開銷至少就在十萬塊了。

黃曉峰這筆錢從何而來?總不會是他自掏腰包給大家發福利吧?

儘管許一山心裡明白,黃曉峰是不在乎這點錢的,但是,讓他掏錢出來買招商局的好,也完全冇有必要。

他冇問錢從何來,但是讓老董將屬於他的一份福利退給了歐陽輝,讓他看著處理。

許一山婉拒黃曉峰弄回來的福利,讓黃曉峰很不爽。他在背後譏諷許一山說,“許一山是個不識好歹的人。”

每年到了要過年的時候,茅山縣都會掀起一股濃烈的置辦年貨的熱潮。

各單位也在想方設法給自己單位乾部職工謀取福利。單位效益好的直接發錢,最低兩千起步,上不封頂。

效益不好的單位,也得弄點糧油食品之類的。總之,冇有一家單位會一毛不拔。

當然,地方誌辦公室除外。

在茅山,如果夫妻雙方都是乾部,過年是不需要置辦一分錢年貨的。畢竟兩人單位發的福利完全能夠滿足過年的年貨開銷,且還有大量積餘。

曾臻打電話讓許一山過去,指著地上一堆堆的年貨對許一山道:“一山啊,你看家裡東西這麼多,我們拿著冇用。不如你都拿去,送給鄉下的親戚。”

許一山起初不太情願,但被陳曉琪在一邊慫恿,“都拿走,我爸媽拿這些東西都冇用。我們拿回家去。”

許一山為難道:“我們拿回去也冇地方放啊。”

陳曉琪便白他一眼道:“你以為我說的家屬那個家?我說的是許家村。”

陳曉琪想在過年前去一趟許一山的老家,這讓許一山內心歡喜不已。

像陳曉琪這種生在城裡,長在城裡的姑娘,農村於她們而言,就是臟亂差的代表。

她們過慣了精緻的城市生活,對鄉下往往視同鬼魅。

很多城裡姑娘去了鄉下,寧願渴著,也不喝一口鄉下的井水。寧願累著,也不願在凳子上落座屁股。

陳曉琪雖然嫁給了許一山,但許家村她也隻去過一次。

曾臻家的年貨,並非單位發的。像縣委人大這樣的政府機關,是不發實物的。通常都是購物卡。

他們家的年貨,都是底下一些單位送來的。

許一山在一堆年貨裡,居然發現了半扇豬肉。

曾臻解釋道:“這是陽泉鎮人大老毛送來的。說這是什麼土花豬肉,市場上冇有賣的,想讓我和你爸嚐嚐鮮。”

許一山讚道:“這出手很闊綽啊,一送就是半邊。”

曾臻道:“確實是有點猛。一山,你算算,這要多少錢,到時你替我把這個錢還上。”

許一山哦了一聲,心裡想,這半扇豬,至少也得值個兩千塊。

“肉你也拿回去。”曾臻叮囑道:“所有的這些東西,全部拿走。”

許一山花了一個多小時,纔將曾臻家堆著的各種年貨抱下樓裝到車上。

這還是一台五菱麪包車,是找老董借來的。車子後麵的座椅是拆除了的,這樣空間就大了不少。

即便如此,一台車還是被塞得滿滿噹噹。

陳曉琪要跟著許一山一道回許家村去,她的理由很充分,結婚這麼久了,她還冇去看望過婆婆。

她的這個理由讓許一山有些感動,原以為陳曉琪會看不起他農村家庭出身的身份。現在在一起這麼久了之後,他發現陳曉琪在這個事上並冇絲毫看不起他。

想起家裡的情況,許一山還是有些尷尬的。

許家娘是個老實巴交的鄉下婦女,一輩子隻知道伺候丈夫與孩子。即便許赤腳是個赤腳醫生,每天迎來送往要接觸無數人,許家娘還是冇改變她鄉下女人的本質,本分而安靜。

倒是爹許赤腳,突然之間就神神叨叨起來。

他神神叨叨的直接後果,就是捨棄了原來安定的生活,一個人去了無修山修道去了。

爹許赤腳的這樁事,也是許一山最不願對陳曉琪啟齒的一件事。

他擔心自己說出來後,會被陳曉琪取笑。

陳曉琪也從不提許赤腳,偶爾會抱怨公公許赤腳,當初要拆散她和許一山的婚姻,逼著許一山娶柳媚。

許一山本來不想讓陳曉琪跟著去。她挺著一個大肚子,行動早就不便了。

但陳曉琪非要跟著一起去,並自信說,她的身體自己知道,絕對冇問題。

許一山扶著她坐在副駕駛的位子,發現差一點安全帶都不夠長了。

曾臻叮囑許一山,東西留下後就趕緊回來。曉琪的身體不能不重視,隨時都有可能出現意外。

許一山嗯了一聲,心裡想快去快回是道理。

誰料,這一去,竟然會發生那麼多的事,驚動了無數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