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79章 誰怕誰啊

驚濤駭浪 第679章 誰怕誰啊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679章誰怕誰啊

袁珊瑚身輕如燕,如驚鴻一樣,在段焱華眼前翩翩起舞,卻又讓他無法捕捉到手。急得段焱華心癢難熬,雙目赤紅。

兩個人在屋裡來回追逐,隔著桌子、椅子,袁珊瑚一邊躲閃著段焱華,一邊在心裡祈求有人來救她。

她知道,自己早晚都會被段焱華逮住。到那時,她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會逃不過段焱華的魔掌了。

段焱華卻在想,這小妮子太令人著迷,抓住她,一定要讓她知道,她是屬於他的。

就在兩個人僵持不下的時候,突然,房門被敲響了。

兩個人都嚇了一跳,段焱華探詢的眼光去看袁珊瑚,小聲問:“誰?”

袁珊瑚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呀。”

敲門聲愈來愈重,似乎有將門拆下來的架勢。

袁珊瑚走到門邊,隔著門輕聲問了一句:“誰呀?”

門外傳來一個聲音,“是我,小袁,我是許一山。”

袁珊瑚吃了一驚,回頭去看段焱華。

段焱華顯然聽到了許一山的話,一張臉頓時沉了下去,恍如罩了一層寒霜。

“你來乾嘛?”袁珊瑚心裡又歡喜又緊張,表麵卻裝作很驚慌的樣子道:“有事我們明天說啊,今天我要休息了,不方便開門了啊。”

門外的許一山道:“小袁,你不開門也行。但我要告訴你,今天與你說道那件事,我後悔了。我必須阻止你乾傻事。你明白了嗎?”

袁珊瑚道:“許局,你這時候再說,不覺得晚了點嗎?”

門外許一山長長歎了一口氣道:“你休息吧,我走了。”

“等等。”袁珊瑚脫口而出道:“我換件衣服開門。”

段焱華聽說她要開門,嚇得臉色都變了,趕緊壓低聲道:“你不能開門。”

袁珊瑚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道:“我不開門,反而讓人懷疑。領導,要不,你先躲起來?”

段焱華想了想,無奈點頭。

袁珊瑚要段焱華藏身進去衣櫃,段焱華起初不大願意,但看到袁珊瑚一臉焦急和關心的模樣,還是答應了。

臨躲進去之前,他似乎突然想起什麼一樣的,突然伸手在袁珊瑚屁股上摸了一把道:“寶貝,你不是給我設下一個仙人跳吧?”

袁珊瑚瞪了他一眼,賭氣道:“你不相信我,什麼話都彆說了。你現在就走。”

此刻,就是給段焱華十個膽,他也不敢在許一山麵前大搖大擺從袁珊瑚家離開。

躲進衣櫃後,段焱華隔著櫃門叮囑她道:“寶貝,快點打發他走。彆將我憋壞啊。”

袁珊瑚笑笑,隨手帶上臥室的門,在睡裙外麵套上了一件衣服,打開了門。

許一山靠在門邊的牆上,神情有些低落。

看見袁珊瑚開門出來了,他誠懇道:“打擾你休息了。有句話我還是得說,今天在公司我們說的話都不是人話。你要諒解我們。同時,我想告訴你,這不是你們女人該做的事。我們男人應該去做的。”

袁珊瑚淺淺一笑道:“不都一樣嗎?隻要目的達到了,犧牲我一個,幸福大家庭啊。”

“胡說。”許一山氣急敗壞道:“袁珊瑚,你絕不可以不自愛。我警告你,你敢胡來,小心我發怒。”

袁珊瑚歪著頭看他,似笑非笑,突然問:“你那麼緊張,那麼在乎,你是不是喜歡我?”

許一山嚇了一跳,趕緊道:“你胡說些啥啊?珊瑚,你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姑娘,我不能讓你被汙泥濁水矇蔽。這個世界還有很多美好的東西。”

袁珊瑚抿嘴一笑,輕輕說道:“你嘴硬呢,你的眼睛已經出賣了你。你就是喜歡我。”

許一山頓時尷尬起來,訕訕道:“好了,我的話說完了。我該走了。”

袁珊瑚卻突然朝他使眼色,悄悄用手指在桌子上寫下一句話,“段藏在衣櫃裡”。

許一山先是一楞,隨即憤怒起來。

他想衝進去將段焱華從衣櫃裡揪出來,但是,理智很快戰勝了衝動。

他大聲說道:“小袁,老董說,他老婆今晚又上夜班,一個人無聊。想找人打牌。我家不方便,乾脆叫老董來你家打牌。”

袁珊瑚瞬間便明白了許一山的用意,她使了個眼色道:“我怕打不過他呀。”

許一山安慰她道:“冇事。我們兩個現在約好點子,等下殺老董一刀。這小子家裡有錢,輸點給你我,算是殺富濟貧。”

“好啊好啊。”袁珊瑚抿著嘴偷笑,道:“叫他吧。”

許一山去給老董打電話,袁珊瑚藉機回臥室換衣服。

躲在衣櫃裡的段焱華將外邊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心裡頓時急了。

如果他們打一通宵的牌,他就得在衣櫃裡倦縮一通宵啊。

他輕輕喊了一聲袁珊瑚道:“你們怎麼能在家打牌啊?”

袁珊瑚無奈道:“我能有什麼辦法啊?他們也是領導,還是招商局的領導。我們公司的項目還要靠他們跑腿啊,得罪不起哦。”

段焱華苦笑道:“我怎麼辦?”

袁珊瑚悄聲道:“隻能委屈領導繼續躲在衣櫃裡了。”

“不行。”段焱華斷然拒絕道:“我要出去。”

袁珊瑚急道:“領導,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替我考慮啊。你這樣突然從我家冒出來,傳出去彆人會怎麼看我啊?再說,對你自己的影響也不好。你是領導乾部,比我一個草民,名聲更重要哦。”

段焱華無計可施,此刻,他就像一頭被關進牢籠的老虎一樣暴躁不安,卻無能為力。

袁珊瑚的話不無道理,他段焱華這個時候從一個單身的漂亮姑孃家裡出去,背後有什麼隱情?

袁珊瑚是個姑孃家,名聲可能會受損。但他就不一樣了,他的這種行為很容易被對手利用。而且這是一種最難說得清的事。

工作作風這幾年抓得很厲害,或許,一次小小的過錯,可能斷送的是一輩子的前程。

段焱華權衡再三,隻好無奈接受了袁珊瑚的提議,繼續躲在她的衣櫃裡,像一條無聲的蛇,保持盤旋的姿勢,一動不動。

十幾分鐘後,老董來了。

老董順便帶來了撲克,進門就喊道:“準備工作做好冇?今天看誰地主做得多啊。”

顯然,許一山已經告訴了他什麼。

老董在說完之後,將撲克牌扔在桌子上道:“明天休息,今晚一戰到天亮啊。”

許一山道:“誰怕誰啊,三天三夜我都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