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65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驚濤駭浪 第665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665章事出反常必有妖

王若普從油脂基地項目回來了。

他現在很煩躁,孫武拖著項目一直不開工建設,讓他感覺自己有愧於許一山的重托。

許一山也感覺有些異常,孫武的項目前期各項工作基本落實了,土地規劃之類的都拿到了手。為何工程建設一直壓著冇動靜?

他一直冇去驚動孫武,他知道孫武的性格,越逼他,越會往後拖。

孫武自從馬來西亞回來後,性情似乎有了很大的改變。

許一山聽到過一個說法,孫武叔父嚴華其實並不希望他回來投資。原因就是嚴華在茅山考察期間,長寧縣弄了一個假的嚴氏舊居,讓他感覺大陸這邊的水很深。

嚴華認為,孫武是個不善思考的人,有勇無謀。最大的毛病就是做事衝動。而做生意這一塊,最忌諱的也就是衝動。

嚴華安排混血美女於豔在他身邊,是有深意的。

於豔似乎很排斥大陸,口口聲聲天天呆在茅山這個山溝裡,她渾身都像長了黴一樣的難受。

許一山將袁珊瑚安排去孫武的身邊,也是有深意的。

他知道袁珊瑚的誌向不在於幫人做嫁衣裳。孫武事業做得再大,袁珊瑚也不會有太多的興趣。她的興趣在於養豬這一塊。要不,以她的能力,完全可以在一線城市過著悠閒的小資生活,冇必要跑來茅山做一個養豬的村婦。

袁珊瑚是許一山手裡的一枚重要棋子,他會在最合適的時候讓袁珊瑚出來完成他的五個圓圈的茅山發展計劃。

袁珊瑚目前留在孫武身邊,目的就是督促孫武儘快開工建設。

可是袁珊瑚去了那麼久,項目工程還是一動不動,這不由許一山心裡有些冇底。

說穿了,他擔心孫武那天頭腦一發熱,丟下茅山這邊的項目,跑去馬來西亞。

王若普抱怨道:“許局,我看這個孫武就不是個做大事的人。他現在一天到晚就與兩個姑娘混在一堆,不乾正事。”

許一山安慰他道:“老王,你不用急。孫總這邊的事,涉及的東西很複雜。他可能還在猶豫。”

王若普惱怒道:“他猶豫個屁,地征了,款付了。他拖一天,損失就多一天。”

“冇事。”許一山笑道:“孫總財大氣粗,不怕損失。”

“可是我們拖不起啊。”王若普感歎道:“現在局裡都說我在混日子。天天跟著孫老闆吃香的喝辣的,這些人這麼就不知道老子為了這個項目,頭髮都愁白了。”

許一山看一眼王若普的頭髮,發現還真有了一些花白。

王若普有才,這人很高傲,常常被人認為他是個恃才傲物的人。

許一山剛來招商局時,王若普是很不待見他的。在王若普看來,許一山頂多就是個靠裙帶關係上位的人,是個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人。

許一山一連乾出來幾樁事後,才讓王若普刮目相看,從此從內心深處敬佩和尊敬起許一山來。

王若普回來彙報,是因為孫武與他通了氣,項目工程今年不動了。他要帶著全家去馬來西亞與叔父嚴華團聚。

嚴華今年要過七十大壽,早就通知孫武帶著全家人去馬來西亞。

許一山聽到這個訊息,心裡不由一動。

他問王若普,“嚴老闆的生日是哪一天?”

王若普想了想說:“還早著呢,應該在臘月。我聽孫總說了,大概是在過年前十多天的樣子。”

許一山哦了一聲,心裡有了想法。

他敏銳地感覺到,孫武一直按兵不動,原因應該在嚴華身上。

儘管嚴華將家產的一半要分給孫武繼承,但是這隻是停留在承諾的層麵,許一山得知,具體還冇完全落實在孫武頭上。

孫武擔心的可能就是這一點,萬一嚴華對項目建設有意見,可能會出現半途而廢的局麵。

那麼,解決嚴華的顧慮,就完全有必要了。

他吩咐王若普道:“老王,你務必搞清楚嚴總的生日是哪一天。這很重要。”

王若普狐疑地問:“難道許局你還準備給他慶生啊?”

許一山笑而不語。

下午,歐陽輝來辦公室,具體彙報明天要舉行的全域性接風洗塵宴。

許一山等他彙報完了,開口問他道:“歐陽主任,經費落實了嗎?”

歐陽輝笑眯眯道:“我早說過了,許局不必為這事擔心。我有準備的。”

許一山知道局裡的經濟狀況,縣裡彭縣長承諾的提成款顯然到不了位。局裡又冇其他經濟來源,隻靠著縣財政撥的那點辦公經費,就算歐陽輝再會過日子,省下來的錢也不夠這一頓吃喝。

局辦公室主任就一個局的管家。全域性吃喝拉撒都在他手裡。

從局裡辦公開支,到乾部職工家庭的喪娶各類喜事,以及醫藥費報銷等等,事無钜細,都由他一個人操辦。

過去,歐陽輝總抱怨這個家難當,因為報銷醫藥費的事,他曾經被人堵在辦公室裡罵。

現在他突然豪爽起來,事出突然必有妖。

果然,在許一山的嚴厲追問下,歐陽輝不得不說出來,局裡收了一筆很大數額的管理費。

這麼大的事,他作為局長居然一無所知,許一山心裡便來了氣。

“歐陽,你收了誰的管理費?”

在招商局的職能裡,並冇有收取任何管理費和其他行政費用的權力。

說白了,這就是一個花錢的單位,不是創收的單位。

看許一山一副要吃人的樣子,歐陽輝遲疑著說了出來,局裡收了工業園區杜誌明三十萬塊管理費。

許一山吃了一驚道:“誰讓你去收這個錢的?”

歐陽輝道:“不是我去收的,是朱振收的。朱振說,杜誌明將工廠搬來工業園區,冇花一分錢。都是我們招商局在跑前跑後替他辦事。收他一筆管理費理所當然。”

許一山氣火攻心,脫口而出罵了一句,“亂彈琴。”

歐陽輝小聲道:“許局,我也覺得這筆錢是可以收的。你想想看啊,杜誌明的廠是彆人淘汰不要的。不管他搬去哪裡,都要花一筆巨大的開支。可是我們工業園區他才付出多少代價啊?聽說,十分之一都不到。”

許一山眉頭緊皺,冇吱聲。

歐陽輝繼續說道:“他這次搬廠,我們招商局可是全程跟蹤服務。大家付出了那麼多,他交點管理費,不為過吧?”

許一山冷笑道:“你們怎麼不去搶啊?”

歐陽輝一愣,訕笑道:“怎麼辦?難道退回去?”

“必須退。”許一山忽地起身道:“你現在跟我去一趟工業園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