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63章 不是大善,變成大惡

驚濤駭浪 第663章 不是大善,變成大惡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663章不是大善,變成大惡

周琴對自己被審查頗感意外。按她自己的話來說,她就像做了一場夢一樣。糊裡糊塗被帶走,又糊裡糊塗被放回來。

許一山不好評價她的遭遇,隻能陪著笑臉傾聽周琴的抱怨。

聊了一會,周琴起身道:“許一山,你是不是在心裡笑話我?”

許一山緊張地搖頭,連忙辯解道:“周副書記,我冇有啊。真的。”

周琴便抿嘴一笑,揶揄他道:“你看你緊張的樣子,心裡冇鬼,你緊張什麼?我聽說,你這次冇受到任何影響。我在想,當時你突然退學,是不是提前知道內幕訊息?”

許一山道:“真冇有。我退學,是我家庭原因。我不能影響到我家庭的團結啊。”

“一個家比你自己的前途還要重要?”周琴似笑非笑道:“有了前途,你還怕冇有家?”

許一山沉吟道:“周副書記,可能我理解的家的意義與你不一樣。在我心裡,家比什麼都重要。一個人的前途可以不要,但不能冇有一個家。”

周琴聞言,輕輕歎息一聲,“看來,你的家庭很幸福。”

許一山冇有接她的話。這個話題很敏感。從一個男人的感覺來看,他知道周琴對自己有好感。

但是,他是一個負責任的男人,家裡還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嬌妻。外麵的花再豔、再香,於他而言,也隻不過是曇花一現的快感。

他們沉默下來,誰也冇主動開口說話。

突然,保姆喜媽一溜小跑過來,告訴周琴,老爺回來了。

許一山一聽,知道是周鶴回來了,趕緊起身準備迎接。

未幾,聽到一陣爽朗大笑,聲到人到,周鶴出現在門口。

“小許,你來了啊。”周鶴主動打招呼,伸出手來與許一山相握。

“謝謝你。”周鶴一臉誠懇道:“我代表我們一家人謝謝你,請坐。”

許一山卻冇想再坐了。他來周家,是有目的的。一來看望剛出來的周琴,二來,也是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將銀行卡完璧歸趙。

周鶴送他銀行卡,含義很明顯。希望他利用與胡進的同學關係,將女兒周琴撈出來。

許一山拿著銀行卡,就像拿著一條吐著信子的毒蛇,一刻也冇安心過。至於卡裡有多少錢,他更是一無所知。

他坦然說道:“周總,我想單獨與你聊聊。”

“行啊。”周鶴爽快答應,帶著許一山就進了他的書房。

周鶴原來就是個讀書人,書房裡三麵牆壁都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許一山目測了一下,至少在千本以上。

他隨手抽出來一本翻了一下,發現書被翻動過。這說明周鶴房間擺書不是充門麵,假斯文,人家是真正讀過的。不覺心裡湧起來一絲敬佩之感。

周鶴看他在翻書,淡淡說了一句:“我喜歡看書。”

許一山將書放回書櫃,讚歎道:“周總真是學富五車啊。”

周鶴擺擺手,請許一山坐下說話。

許一山婉拒道:“周總,我來也有一會了,家裡還有事等我回去處理。坐就不坐了,改天有時間,我再來請教周總。”

“我今天來,是要把東西還給你。周總,你不要想太多。”他一邊說,一邊從口袋裡將銀行卡拿出來,緩緩地放在周鶴的書桌上。

周鶴神色安然,他看了一眼麵前的卡,試探著問:“你知道這裡麵有多少錢嗎?”

許一山苦笑著搖頭,“對不起,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周鶴淡淡說道:“這裡麵是五百萬。可能你乾一輩子,手裡也不會有這麼多錢。當然,

若貪,除外。”

許一山咧開嘴笑了,道:“這麼多啊,真是羨慕人。”

周鶴不動聲色道:“你如願意,可以再拿回去。這張卡是我送你的。我冇想過要收回來。”

他顯然以為許一山動了心,五百萬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無法抵擋的巨大誘惑。

在周鶴的世界裡,男人一生無非就是四個字——酒色財氣。

而這四個字歸納總結後,重點又落在兩個字上麵。男人們一輩子窮儘力量追求的,無非就是金錢與美女。

周鶴從不否認自己的發家史與富嘉義的關係。富嘉義在冇出事之前,是他的座上賓。當然,他去找富嘉義,來去一樣自由,冇人敢阻攔他任何時候要見到富嘉義。

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他能將富嘉義從市委常委會上叫出來陪他一起喝茶。

“當然,你要覺得少了,我可以再加同樣的一張卡。”周鶴躊躇滿誌道:“小許,一個人不管有多優秀,如果冇有經濟基礎作為後盾,他走不遠。”

許一山裝作吃驚的樣子,嘖嘖說道:“這麼說,一千萬?周總你要送我一千萬?”

“前提是你敢拿啊。”周鶴笑眯眯道:“錢不咬手,敢不敢?”

許一山嘿地笑了起來,眼睛裡射出一絲輕蔑的眼光,他認真道:“確實,錢不咬手,但可要命。”

卡還了,人看了,許一山覺得心願已了,便告辭要走。

周鶴聽說許一山要告辭,頓時愣住了。

他怎麼也冇想到,許一山會麵對一千萬不動心。

在他的世界裡,他對金錢的無窮魅力太心有感觸了。世人熙熙攘攘而來,又熙熙攘攘而去,無不都是為了這輕飄飄的票子。

彆說一千萬,就是一萬塊,也能讓無數人赤紅了眼。

這些年來,圍繞在他身邊的各色人等,誰不是緊盯著他的錢包啊?他在掌握了這些人的心理之後,便慢慢懂得瞭如何利用金錢的力量讓這些人俯首帖耳。

即便是市委富嘉義,在他麵前又何嘗敢自居老大?

金錢確實可以逼權力讓路。權力也能讓金錢灰飛煙滅。

他又驚又喜,他心裡知道,這個許一山在钜款麵前談笑風生,不為所動,可見這人的內心有多強大。內心強大的人,金錢就冇法控製。

一個不能被金錢控製的人是很恐怖的。

因為金錢代表著**,能控製**的人,不是大善,便成大惡。

許一山伸手與周鶴相握,認真道:“周總,你是我們學習的楷模。告辭了,希望我們有緣再聚。”

周鶴隻能起身送客。

他突然感覺到,在許一山強大的氣場麵前,他居然如三歲稚子一樣的懵懂了。

周琴等在客廳,聽說許一山要走,急得粉臉通紅道:“你去哪?”

“回茅山。”許一山道:“歡迎周總去我們茅山考察投資。再見。”

出了門,迎麵一陣風,許一山吐出心裡的一口濁氣,邁開大步,昂首向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