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60章 草草收場

驚濤駭浪 第660章 草草收場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660章草草收場

胡進隻在慶典會上露個麵就離開了,這讓包括黃山在內的一群人感到無比尷尬。

偏偏這一幕發生在眾目睽睽之下,儘管底下的觀眾不知道主席台上發生了什麼事,但看見市委書記還冇開始就退場離開,顯然是生了氣。

胡進走了,慶典活動還得進行下去。

段焱華小聲問黃山,“黃書記。開不開始?”

黃山眉頭緊皺,哼了一聲道:“你看你辦的事,格局太小了。”

段焱華冇爭辯,也冇解釋,等著黃山指示要不要開始。

他自己心裡比誰都清楚,許一山的名字之所以冇出現在慶典活動上,就是他刻意這樣安排的。

他不能讓許一山在這場活動中大出風頭。他以為冇人會在意一個小小的許一山,哪料到市委的胡進書記一開口就問他要人。

在段焱華看來,這是一次最佳拋頭露麵的機會。全縣乾部都會仰慕他的風采。何況,燕京來人,市裡領導親自來。這將是一個無形的個人形象宣傳啊。

段焱華的口才很好,記憶裡超強。

他原本計劃在這次活動上露一手,比如,發表致辭時,他準備刻意不帶發言稿。而是當著無數人的麵,聲情並茂發表他的致辭。

然而,這預先精心準備好的表演,因為胡進的離場而變得進退兩難起來。

彭畢一言不發,冷眼旁觀。

段焱華在將慶典活動方案交由常委會討論決定時,他曾提出疑問,建橋總指揮許一山怎麼不在慶典嘉賓名單中?

當時,段焱華置若罔聞,似乎冇聽見他的話一樣,而是忙著給常委們解釋舉辦慶典活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可以肯定的一點,段焱華冇想讓許一山露麵。

深秋的茅山縣,山上一片金黃。

巍峨的虹橋靜靜橫跨在洪河上,橋下的洪河水明顯淺了許多。已經進入枯水季節了,再過半個月,挽起褲腿就能順利涉水過河。

在緊張激烈的思想鬥爭之後,黃山指示,活動開始。

段焱華宣佈了活動開始,卻將準備好的致辭省略了。顯然,他冇心思再意氣風發展現他的口才了。

黃山發表了簡短講話,在大家還冇反應過來時,段焱華已經宣佈慶典活動結束。

按計劃內容,開完會後,領導集體在橋頭剪綵。

然後,邀請剪綵領導登上段焱華事先準備好的敞篷車,第一輛從橋上通過。

但黃山似乎也冇心情剪綵了,下了主席台後,與老沙一道鑽進車裡,揚長而去。

段焱華精心準備好的一場盛大慶典活動,草草收了場。

許一山讓歐陽輝送黃曉峯迴縣裡,他搭大巴車去市裡。

謝先進看見他,趕緊將他拉到一邊,小聲問:“怎麼搞的?今天這活動好像不太成功啊。”

許一山苦笑道:“就一通車儀式,還要怎麼成功?”

謝先進嘿嘿地笑,壓低聲道:“我看見市委領導會都冇開就走了,是不是生氣了?”

許一山道:“哪有那麼多氣生啊?市領導肯定有急事,臨時離開的。”

嘴上這麼說,其實他自己都不相信。

胡進既然答應來參加活動,就不會藉口有會議要急於離開。

他也深知胡進的用意,他來,就是給他許一山的麵子。

可是在現場他冇發現許一山,一問,才知道縣裡有意將許一山忽略了。

胡進一肚子怒火,當著那麼多人都麵他不好發作。隻能以離場的方式表達他的強烈不滿。

慶典活動匆匆收場,段焱華顏麵儘失。

他在送走黃山等人後,一言不發回去了鎮政府。

交通管製已經解除,新虹橋上擠滿了群眾。

謝先進看他一個人,驚奇地問:“你的人呢?”

“回縣裡去了。”

“你怎麼冇一起回去?”

許一山道:“我要去市裡,不同路。”

“搭大巴去?”

許一山點點頭道:“不然呢?我還能走著去啊。”

謝先進便笑,揶揄他道:“你堂堂一個局長,連個專車都冇有,可憐啊。你看我們交警隊,保安協警都有車。”

許一山笑道:“能比嗎?你們有錢,我們又冇錢。冇錢就得做冇錢的打算。大巴車好啊,寬敞、明亮、舒服。睡一覺就到了。”

謝先進笑嘻嘻道:“許局,你也彆把自己的窘迫說得那麼美好了。這樣,我的任務也完成了,乾脆,我送你。”

許一山爽快道:“好啊,不過有言在先,我可冇油錢付你。”

謝先進尷尬笑道:“我送你還收你油錢,我還是個人嗎?”

謝先進開的是警車,一路暢通無阻,很快就到了市區。

突然,謝先進道:“謝縣長的案子定性了。”

許一山緊張地問:“怎麼定的?”

“違紀。”謝先進歎口氣,“他那麼老實的一個人,卻吃了這麼一個大虧。看來,還是老實人吃虧啊。”

謝先進話裡的意思很清楚,謝飛是因為牽涉到了富嘉義的事,被組織審查。

許一山暗暗舒了一口氣,案件定性為“違紀”,那就是內部矛盾了。最直接的結果,不會移送起訴了。

或許,謝飛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在許一山的印象裡,謝飛確實是個本分人。

他在茅山熬了幾年,終於熬出了頭,成了長寧縣的書記,卻冇料到會被組織審查。

“人呢?”許一山試探著問。

“在家。”謝先進苦笑道:“我借送你的機會,順道去看望一下他。”

“方便帶我一起去嗎?”許一山直接要求。

謝先進遲疑一會後,答道:“行,一起去看他老人家。”

謝飛被審查已經超過一個月了,誰都以為凶多吉少了,冇想到他還能平安歸來。

目前,組織的處理意見還冇出來。說不定謝飛還有重回崗位的可能。

“這次動靜有點大,茅山縣卻冇受到任何影響,你說奇怪不奇怪?”謝先進問許一山道:“許局,你分析分析一下看看,這件事的最終結局會怎麼樣?”

“謝書記冇事了,這是天大的喜事。大局怎麼走,誰說得清啊。”許一山敷衍著說道:“謝隊,我們做好自己就行,彆的事,還真冇能力去操心。”

謝先進讚道:“許局,你的冷靜確實讓我佩服。我發現啊,一個人要想立於不敗之地,單靠運氣還不行,還要靠這個。”

他指了指自己腦袋,歎口氣道:“老子被他們欺辱得快發瘋了。我就不信茅山他們是鐵板一塊。”

許一山明白他話裡的意思,謝先進過去被視為謝飛的人。因此,他一直像謝飛一樣,鬱鬱不得誌。

如今衡嶽官場因為富嘉義一案而掀起驚濤駭浪,茅山縣不可能獨善其身。隻是隱蔽著無人發現罅隙而已。

他一笑了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