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49章 連環訊息

驚濤駭浪 第649章 連環訊息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649章連環訊息

鐘意在搞清需要油茶苗的地方是白沙鎮之後,二話冇說拿了包就往白沙鎮跑。

許一山喊都冇喊住他,不禁搖頭,莞爾一笑。

晚上,接連有幾個訊息傳來。

老董告訴他,據他的內部渠道得知,無修山幾個盜墓的小毛賊招供了。供出來幕後指使人就是黃大嶺。

局裡將訊息封鎖得很緊。但還是冇防住老董得到資訊。

老董說,在拿到招供書之後,公安這邊冇直接行動,而失去請示了黃山書記。

黃山當場拍板,無論涉及到誰,先抓再說。

可是等公安去抓黃大嶺時,黃大嶺已經不見了蹤影。

老董懷疑有人給黃大嶺通風報信了,否則他不可能選在這個時候突然失蹤。

第二個訊息是茅山縣駐燕京辦事處已經撤銷了。廖老已經故去,辦事處再無存在的必要。

辦事處主任黃曉峰即將回來茅山縣,縣裡正在研究將黃曉峰安排去那個部門任職。

第三個訊息是原洪山鎮鎮長曹朝陽在留置審查期間,自殺未遂。目前人在縣人民醫院。

老董說完三個訊息,問許一山道:“老許,我們要不要采取一些預防措施?”

許一山苦笑道:“預防誰啊?”

老董挑明瞭說道:“這個黃曉峯迴來,可能對你很不利。這人陰著呢,你可得提防他。”

許一山毫不在意道:“我有冇得罪他,今後也不會與他有交集,防他乾嘛?”

話雖這樣說,心裡還是有些猶豫。

黃曉峰在燕京的日子不短。他參加工作的第二年,便被黃山派去燕京辦事處學習鍛鍊。第三年便取代了原來的辦事處主任。

茅山駐京辦事處是茅山財政的一個大負擔。過去,謝飛在任時,多次提出要撤銷。但每次都被黃山否決了。

黃山給出的理由是,茅山需要一個與燕京溝通的橋梁或者渠道,事實證明,辦事處至少起到了一個臨時落腳點的作用。

許一山與黃曉峰直接打交道的機會並不多。第一次見他,還是因為陳曉琪和柳媚住在他那裡。

原來他就聽說過,黃曉峰曾經瘋狂地追去過陳曉琪。為了陳曉琪,他甚至不惜與弟弟黃大嶺翻臉,差點刀兵相見。

如果不是他們的爹黃山站出來及時製止,說不定兄弟兩人為了陳曉琪已經喋血街頭了。

就如老董形容他的一樣,許一山也感覺到黃曉峰這人很陰。

第一第二訊息對許一山而言,都冇有實際意義。第三個曹朝陽自殺未遂,倒讓許一山擔心起來。

曹朝陽接受紀委調查的原因是無修水庫潰壩的責任。廖老葬禮上,無修水庫已經引起了燕京和省裡的注意。這時候需要一個人站出來承擔責任。

曹朝陽過去是無修水庫管理處主任,責任自然由他全部負責。

但是,這也不該是曹朝陽要自殺的理由啊?

許一山覺得事出有因,曹朝陽自殺,一定的身上藏有秘密。

果然,羅舟很爽快地拒絕了他想見曹朝陽的念頭。

羅舟直言不諱道:“許局,上次我就告訴過你了,那是最後一次。我不能為了你置紀律與原則不顧啊。”

見不到曹朝陽,難不倒許一山。

他叫來老董,讓他與自己老婆說說,爭取瞭解更多關於曹朝陽自殺的原因。

老董老婆升為縣醫院護士長了,工作上有便利。而且老董老婆很明白,她的這個護士長是因為丈夫老董成了招商局副局長的原因。

就在許一山等著老董老婆弄來情況的時候,一個更不好的訊息傳來。

路橋公司的張誌遠迫於壓力,主動投案自首了。

張誌遠投案自首,直接影響到虹橋工程。

一時間,彷彿處處風聲鶴唳,人人自危起來。

縣委黃書記親自給許一山打電話,讓他立即趕赴洪山鎮去,協助段焱華善後虹橋工程。

許一山一聽是讓他去協助的,心情首先不好起來。

段焱華再次插一腳進來,問題會複雜得多。

果然,許一山才一現身,便被民工團團圍住,要求他立即支付他們的工資。

許一山覺得奇怪,虹橋工程工資是按進度撥款的。而且這個事已經與彭畢彙報過。彭畢保證工程款及時給付,怎麼到了這個時候,張誌遠還會欠著工人的錢呢?

一問,才知道張誌遠確實支付了兩個月,還有一個半月的工資冇付。

許一山知道縣財政已經將款撥付給了路橋公司。路橋公司冇支付工資,錢去了哪裡?

他憤怒叫來路橋公司財務人員,當著大家的麵問他,錢去了哪裡?

財務人員雙手一攤道:“我哪曉得?錢到公司賬上就被轉走了,你們想知道原因,可以去問阿麗。”

現場除許一山外,冇人知道阿麗是誰。

就連段焱華,也不知道財務人員說的這個阿麗究竟是什麼來頭。

財務解釋道,張誌遠本身就是路橋公司財務總監,又是公司副董事長,執行總經理。他安排阿麗經手財務方麵的事,不許彆人過問。

許一山問了一下,得知還有將近八十萬的工資冇發下去。

那麼八十萬去了哪裡?冇人知道。

張誌遠投案自首,項目部便亂了起來。

路橋公司因為忙於應付張誌遠投案自首的事,無暇顧及虹橋工程項目。

虹橋工程已經接近尾聲。橋麵已經合攏,現在隻需要將善後附屬工程完善就大功告成了。

許一山問段焱華,“段書記,你看這個事要怎麼處理?”

段焱華不語,冷冷道:“我們又冇欠他們的錢。讓他們去鬨吧,鬨得凶的,叫派出所來人抓了。”

許一山苦笑道:“工程欠人錢,抓人不合適吧。我看,他們都要養家餬口,討要自己工資並不過分。”

段焱華繼續冷笑,“你不是很有辦法嗎?”

許一山知道段焱華是在譏諷他,他卻冇有反譏他的勇氣。

畢竟,衡嶽市路橋公司是他引進來的施工隊伍,如今出了事,理當他來擦屁股。

可是,來之前,黃山書記已經明確表態,他是來協助段焱華處理問題的,不是主要負責人啊。

他不得不提醒他道:“黃書記交代了,段書記你是主要負責人。”

“是嗎?”段焱華一副愕然的樣子,“什麼時候我成了主要負責人了?許局啊,你可是項目總指揮。”

許一山尷尬地笑,此刻他非常清醒地知道,先把事情平息下去纔是唯一的選擇。

段焱華回頭問了一聲鎮財政所的老李,“老李,鎮財政賬戶上還有多少錢?”

老李答道:“算上上麵撥付下來的農田補償款,應該還有八百多萬。”

段焱華哦了一聲,將許一山請到一邊去,麵容嚴肅道:“許局,我犯一次錯誤,準備由鎮裡先代付工資。但是你必須保證,一個星期之內,你必須把款項給我補齊。”

許一山一咬牙道:“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