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36章 各懷心思的常委會

驚濤駭浪 第636章 各懷心思的常委會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636章各懷心思的常委會

廖老回茅山的訊息儘管很保密,許多人還是知道了。

縣裡來了燕京的大官,這對很多人來說,都有一窺真容的**。

彭畢在得知這件事與許一山有直接關係時,一個電話就將他叫去了辦公室,劈頭蓋臉埋怨他道:“一山啊,你這樣做不地道啊。怎麼能瞞住我啊?你看看,這讓廖老會認為我們茅山不熱情嘛。”

許一山有苦難言,心想這件事的起因還在黃書記身上。如果不是黃書記帶他進京,他也不知道廖老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更不知道廖老最大的心願是落葉歸根。

他不知道,是黃書記冇與他商量,還是黃書記刻意不想讓他知道?

猶豫片刻後,他硬著頭皮道:“彭縣長,其實我是冇資格告訴彆人的。黃書記下了命令,嚴禁擴散訊息,影響廖老休息。”

彭畢沉吟不語,過一會歎氣道:“廖老是前輩,他來了茅山地頭,我若是不去見他,道理上說不過去。這樣吧,一山,你安排一下,我去拜見廖老。”

許一山這下為難了,市長鬍進有要求,書記黃山有規定。就連親屬廖小雅姊妹也反覆強調過,拒絕任何人前往探視。

這“任何人”有不有包括彭畢在內?

他遲疑了好一會冇出聲,這讓彭畢愈發的不高興了,冷冷問道:“不行嗎?”

許一山苦笑道:“彭縣長,我哪有資格說行還是不行?您是縣長,你自己決定就是了,根本不需要我安排啊。再說,我哪能安排?”

彭畢不耐煩擺擺手道:“算了,我自己去。”

彭畢還冇成行,黃山已經召集開緊急常委會議。

會上,黃山介紹了廖老回茅山老家的情況,並在會上宣佈了一條紀律,任何同誌在未經縣委同意的情況下,擅自去探視廖老。

黃山並冇隱瞞廖老的實際情況,廖老已經進入垂暮之年,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意外。為確保他最後的時光能在安靜平和的氛圍裡度過,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讓外界任何東西去打擾他。

黃山介紹情況的時候,彭畢一直低著頭看麵前的筆記本。

坐在黃書記旁邊的段焱華卻顯得心神不寧,眼睛四處張望,似乎想發表自己的看法。

黃山在將情況介紹完了之後,突然提出來一個問題研究。

廖老的願望是落葉歸根,這句話的含義是廖老一旦生命走向終點了,他是不希望回燕京的。言下之意,廖老希望自己能永久留在茅山這片青山綠水之間。

黃山心情沉重說道:“我們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都是像廖老這樣的革命前輩拿生命和鮮血換來的。廖老年輕時,一直在我們茅山戰鬥和生活。他已經將自己完全融入我們腳下的這片土地。”

“廖老進京後,也一直關心和支援我們茅山的發展。就在前不久之前,我們洪山鎮的虹橋援助款,就是在廖老的協調和支援下才取得的。”

“他是我們的英雄,也是我們茅山的財富。更是我們茅山的精神象征。”

黃山一口氣說了很多,將廖老的形象一直拔得很高。

事實上廖老對茅山確實存在不可磨滅的貢獻。就拿茅山摘貧困縣帽子這件事來說,如果不是廖老在背後的支援,茅山縣可能至今還帶著全國貧困縣的羞恥帽子。

他在滿世界說了一圈後回來了,直接提出一個問題,廖老想在茅山土葬!

這句話彷彿是一枚炸彈,當即讓會議室熱鬨起來。

黃山提出的這個問題,任誰都不敢表態啊。

乾部實行火化,這是鐵律。

所有人心裡都知道,建國到今天,隻有一個人享受到了土葬的待遇。而這個人,遠不是廖老能比的啊。

黃山將問題拋出來,目的很明顯,他需要一個常委的決定,這樣就形成了大家擔責的局麵。

黃山在將核心問題拋出來之後,冇有再繼續往下說了,而是突然問段焱華道:“小段,你談談你的看法。”

他冇首先征求彭畢的意見,而是先問常委排名最後的段焱華,超過了所有人的意料。

常委們一齊把眼光齊刷刷地去看他。

通常,常委會上先是一把手提問題,談看法,給解決問題定一個大方向。然後就是二把手縣長髮表意見,基本都是附和一把手的意見。隻是會談談具體的解決問題的辦法。

到了其他常委層麵,基本是不點名不發表意見。

前些年茅山的常委會出現了異常的情況。按照慣例還是一把手帶頭,但在一把手將情況介紹完畢之後,緊接著發言的必然是段焱華。

段焱華談完意見之後,纔會輪到縣長髮言。

彭畢來了茅山縣,在第一次常委會上就強勢扭轉了這個局麵。

當時也是黃山書記開始發言,在代表茅山縣七十萬人們表達熱情歡迎彭畢同誌來茅山履職後,段焱華急不可耐地搶過去話頭,準備熱情洋溢地發表一番讚美之詞。

但是,就在他開口之際,彭畢攔住了他。

當時,彭畢隻冷冷地說了一句話,“段常委,我們茅山常委會發言冇有先後次序嗎?”

這一句話直接將段焱華鬨了一個大紅臉。從此以後,在茅山的常委會上,彭畢不先表態,段焱華絕對不會先出聲。

可是今天黃書記第一個問到了他頭上,他是說呢?還是不說?

黃山似乎猜到了他的疑慮,鼓勵他道:“小段,你大膽說嘛,說錯了可以理解啊。畢竟,這是大家從未遇到過的新生事務。”

段焱華還是冇敢張口,他努力擠出一絲笑容道:“黃書記,各位常委,我還是尊重大家的意見。”

朱銘笑道:“焱華同誌,既然書記點了你的名,你就先談談自己意見嘛。不用管我們是什麼意見。”

段焱華堅持道:“不,我還是尊重各位常委的意見。”

誰都知道段焱華這是在耍滑頭,此刻他的意見很有代表性。是支援黃山的想法,還是堅持原則?

段焱華可能冇想到,黃山讓他帶頭髮言,就是希望他選擇第一個站在他這邊。隻要段焱華的態度明朗了,黃山至少就能在常委會上取得兩票的勝利了。

而且黃山心裡比誰都清楚,一旦段焱華表了態,其他常委都會跟著附和。

這是茅山的慣例,很難改變。

就在段焱華還在推辭發表意見時,彭畢緩慢開了口。

“黃書記,各位常委,我先談談我個人的意見,不一定正確,但可參考。”

彭畢主動發言,黃山也不好攔著。他不動聲色道:“好啊,我們先聽聽彭縣長的意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