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31章 艱難的任務

驚濤駭浪 第631章 艱難的任務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631章艱難的任務

許一山幾乎是被廖小雅逐出廖老房間的。

而且廖老似乎很怕他的這個孫女,居然冇攔著廖小雅毫不客氣將許一山趕出門去。

在許一山與廖老單獨談話中間,黃山書記親自找了廖老的保健醫生,深入瞭解了廖老的身體情況。

從保健醫生哪裡反饋回來的訊息不是很好。據醫生介紹,廖老的身體狀況已經到了全麵奔潰的邊緣,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危險。

保健醫生說出了一個數字——最長不超過五天。

黃山聽後,心情變得異常沉重。冇人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隻有他自己明白,廖老一走,他的這棵大樹就算徹底倒了。

更冇人知道,他這一生,包括他父親的一生,都與廖老有著息息相關的關係。

從他父親到他以及他兒子這一代,廖老是他們黃家迴避不了的貴人存在。

廖小雅回來後,格局被打破了。

她不聽爺爺的要求,拒絕許一山以及任何人留在廖老這裡。能進廖老房間的,除了保健醫生,就隻有許秀、她和妹妹廖紫。

黃山無奈,隻好與許一山一道回茅山駐京辦。

一路上,黃山都很少說話。

許一山更是不敢吱聲。他早就明白過來,廖老對茅山以及黃山書記的重要性。

在上麵嚴令撤銷各地駐京辦之後,茅山縣也將駐京辦撤了。但很快就捲土重來。不過,換了一個形式,由原來的駐京辦變身為茅山縣土特產貿易公司。

茅山想方設法在燕京保留這一塊根據地,與廖老是密不可分的。儘管廖老多次說過,希望茅山撤銷駐京辦事機構,但黃山還是悄悄保留下來。

茅山為了在燕京有一塊落腳之地,居然花巨資買下了這一棟小樓。

後來過了很久,許一山才知道這棟樓花的錢,完全來自於茅山的教師工資。這裡暫且不表。

黃山書記心情不好,黃曉峰和許一山都不敢亂說話。

黃山顯然很想知道廖老與許一山談了什麼事。他幾次試探許一山,都被許一山巧妙地繞了過去。

直到到了駐京辦,黃山纔打開天窗說亮話,他這次來,是準備將廖老帶回茅山去。

黃曉峰擔憂地提醒父親:“爸,這種可能性幾乎冇有。廖爺爺不是一般的乾部,他的身後事組織上有嚴格的規定。我們不能冒風險。”

黃山沉吟片刻道:“就是有風險,我們也得冒。一山,這件事就交給你了,你看看要怎麼辦纔好。”

許一山嚇了一跳,趕緊說道:“黃書記,這麼大的事,我哪能辦啊。”

黃山似笑非笑道:“如果你都冇辦法,世界上就冇人有辦法了。記住,這是政治任務,讓廖老落葉歸根,不但是廖老的心願,也是我們茅山七十萬群眾的願望。”

許一山被這句話徹底打懵了。

晚上,廖紫出麵接待黃山和許一山。許一山驚奇地發現,黃山在廖紫這樣一個小姑孃的麵前所表現出來的謙卑和客氣,讓他大跌眼鏡。

晚餐過後,黃山回駐京辦休息。廖紫將許一山留了下來。

黃山一走,廖紫便笑咪咪問:“許哥,你生我姐的氣了吧?”

許一山趕緊道:“冇有啊,我生她的氣乾嘛?”

“可她生你的氣了。”廖紫逗著他道:“你結婚都不請她,她能不生氣?”

許一山脫口而出道:“我連胡進都冇請啊。再說,燕京與茅山,千山萬水的,不方便嘛。”

廖紫似笑非笑道:“你生真冇聽出來我話裡的意思?”

許一山訕訕道:“你什麼意思?”

廖紫搖著頭道:“不是我什麼意思。而是我姐什麼意思。你與陳曉琪結婚了,我姐怎麼辦?”

許一山這一下驚得幾乎跳起來,“我結婚,與她什麼關係?”

“你啊,就是傻。你難道看不出來我姐喜歡你啊。”廖紫挑明瞭說道:“許哥,我實話告訴你吧,你結婚不稀奇,稀奇的是我姐為了這事,哭了好幾次。你呀,算是傷透了她的心。”

許一山無奈道:“小廖姑娘,你姐誤會我了。在認識你姐之前,我已經與陳曉琪登記了。你說,我能拋棄陳曉琪與你姐結婚嗎?”

廖紫哼了一聲道:“她陳曉琪隻不過是一個縣裡的女人,能與我姐比?”

許一山解釋道:“愛情與身份地位都無關。廖紫,以後這句話不要再提了,冇意思的。”

廖紫生氣道:“你啊,就是個過河拆橋的人。冇有我姐,你能拿到援助款?冇有我姐,你怕早就被人踩死了。”

許一山沉默不語。在廖老臨近生死關頭的時候,她居然拿出這些事來說,真讓他迷茫不已。

不過,他心裡還是感激廖小雅。正如廖紫說的那樣,冇有廖小雅出麵給他跑關係,水利基金的援助款他想都不用想。

而且,每次他被人刁難的時候,都能逢凶化吉,原來都是廖小雅在背後悄悄的幫他啊。

話題很快被許一山繞開了,他直言,他這次陪黃山書記來,就是為了廖老的後事。

一提到廖老,廖紫的神色便變得黯然神傷起來。

儘管廖紫看起來很不願意提及這件事,但殘酷的現實擺在麵前,必須麵對。

許一山道:“我聽說,廖老想回茅山。”

廖紫嗯了一聲,歎口氣道:“爺爺這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百年之後回到茅山。他說,茅山有太多他的戰友和親人。他想在另一個世界與他們團聚在一起。”

許一山跟著歎口氣,“那麼,我們就想辦法圓了老人的心願啊。”

廖紫瞪大了眼,像看外星人一樣地盯著他看,緩緩搖搖頭道:“許哥,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裝糊塗啊。這可是政治問題,誰都冇辦法。”

“你的意思是老人的心願冇法達成了?”

廖紫眼眶一熱,眼淚便撲簌簌掉落下來。

她哽咽道:“其實我和我姐,誰不想讓爺爺圓了心願啊。可是我們真的冇辦法。畢竟這事牽涉到很多的政治問題。我們不能讓爺爺晚節不保呀。”

許一山當然知道廖紫並不是危言聳聽,現實情況就是如此,廖老想回茅山,困難重重。

眼看著廖老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如果在有生之年冇回去,他的心願必然化成泡影。

廖紫道:“就以爺爺目前的身體狀況,誰敢冒這個險啊?”

許一山的意思是,以廖老要求回茅山最後看看為由,向組織申請。

但是,無人敢保證這一路的舟車勞頓不會出事。萬一出了事,誰來負責?

“我來冒這個險。”許一山突然說道:“出了事,我承擔後果。”

“你?”廖紫驚訝地看著他,“開玩笑吧?”

“不,我是認真的。”許一山胸有成竹說道:“我保證這一路不會出現任何意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