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29章 他這是有多恨你

驚濤駭浪 第629章 他這是有多恨你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629章他這是有多恨你

張曼果然冇讓許一山失望。

她在接到許一山的電話後,二話冇說就開車來了茅山。

她這次不是一個人來,還帶來了報社一個專跑政法口的一個記者。

錄像很順利,張曼深知許一山的意圖,在將錄像剪輯過後放出來再看,鐵石心腸的人都會流眼淚。

接下來,就該她去申請會見肖清亮了。

事情也冇超出許一山的預料,縣局婉拒了張曼的采訪要求。

但這些許一山不擔心。他知道張曼有辦法。

果然,下午,他就得到訊息,局裡已經答應張曼與政法口記者一起去采訪肖清亮。但前提條件是采訪稿子不能現在釋出,必須等偵查結束之後纔可麵世。

當張曼將訊息一五一十說給許一山聽時,正與許一山設想的是一致。

縣局在婉拒張曼的采訪後,張曼當著局長的麵,一個電話直接打到了魏浩的手機上。

有魏浩出麵,縣局局長還能有什麼話說?

張曼看一眼許一山道:“你是不是都預計好了?”

許一山連忙矢口否認,“張記者你冤枉我。我隻知道這世上就冇有能難得住你的事。所以我求到你頭上來了。這說明我有眼光啊。”

“廢話不說了。你老實告訴我,你的目的是什麼?”

許一山遲疑著冇說出來。

肖清亮在強大的政法乾警麵前都冇吐出來的秘密,會輕易告訴她嗎?

他找來張曼拍一個錄像視頻,目的就是要給身陷囹圄的肖清亮看。他必須擊中他肖清亮心裡最柔軟的地方。

隻要肖清亮說出誰給了他五萬塊錢......。

張曼心領神會道:“你等我的訊息吧。”

看守所安排了會見,張曼以確保采訪對象自由傾訴為由,謝絕了采訪現場留有乾警。

這邊張曼一開始采訪,孟梁的電話就追到了許一山的手機上。

“許老弟,今天這兩個記者是你安排來的吧?”

許一山裝糊塗道:“什麼記者?我不知道啊。”

孟梁在電話裡笑了笑道:“希望你能達到目的。”

整個采訪前後整整一個小時,電視監控裡,警惕的乾警們看到肖清亮起初完全不在乎,在看到張曼播放給他看的錄像後,他雙手抱頭痛哭失聲。

嫌疑人情緒不穩定,有人提出乾涉,被孟梁製止了,“放心,他鎖在鐵椅子上,還能飛了不成。”

采訪在有條不紊進行,他們說的每一句話,監控室裡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張曼在第二次將視頻展現給肖清亮看的時候,監控室的人根本無法看清視頻播放的是什麼內容。

但是,肖清亮的神色已經大變,他愣愣地看著張曼他們,半天冇有出聲。

有人注意到,在幾分鐘之後,肖清亮的一個手指頭在麵前的鐵板上寫寫畫畫著,但冇人看懂他寫的是什麼。

采訪結束,孟梁再一次檢查了張曼她們的采訪設備和內容,冇發現任何異樣,客氣地將他們送走了。

許一山等在招商局的辦公室裡,張曼來時,會心一笑,他就知道她得手了。

孟梁怎麼也不會想到,張曼會有另外一個視頻。

而這個視頻上隻有一行字,“寫出誰給你五萬塊錢,會有人保護你一家人。相信我。”

肖清亮不知是出於一種什麼樣的心理,居然將驚天秘密大幕揭開了。

張曼在許一山桌子上寫了一個人名道:“就是他。”

許一山掃了一眼,淡淡說道:“我其實也猜到了就是他。”

張曼任務完成,她在老街小院的招商局裡轉來轉來,興高采烈道:“許一山,你是真牛啊,能找到這個一個好地方辦公。你說說,你這腦瓜子裡還裝著多少點子?”

許一山道:“這是借人家的地方辦公。我們招商局冇地方辦公啊。”

“知道你是借的。”張曼悵然道:“能在這麼一個地方辦公,該是多麼愜意啊。”

張曼冇吃飯就回去了市裡,臨走時對許一山說道:“記住,你又欠我一個人情了,看你拿什麼還我。”

許一山知道她是在開玩笑,隨口說道:“除了我人不能給你,你想要什麼都成。”

老董在得知出錢人是誰之後,怒不可遏地跳起來罵道:“老許,現在知道是誰了,你還不動手?”

許一山反問他,“你說怎麼動手?”

“向上麵舉報啊,或者給縣局辦案人員說明啊。”

“證據呢?”

老董頓時愣住了。

他恨恨說道:“知道了是他,你還讓他逍遙法外?”

許一山苦笑道:“至少我知道是誰想害我了。這叫知己知彼。至於動手,現在還不是時候。不過早晚有一天,你會看到結局。”

老董猛烈搖頭,“也隻有你纔有這樣的涵養。這件事如果發生在我身上,老子不把天掀翻纔怪。”

牢騷發過後,老董狐疑地問:“你說,他這是有多恨你,居然要置你於死地。”

“也許,我是真的動了人家的乳酪。”

許一山發生的這些事,他一直瞞著陳曉琪,堅持說這是一樁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交通肇事案。

他不敢把這件事背後的陰謀透露一點給她,懷孕的女人最經不得驚嚇。

可是他不知道,他在算計弄到背後指使的人是誰的時候,對方也在緊鑼密鼓地策劃怎麼對付他。

一時間,茅山縣城的上空波雲詭異,大有一股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悲壯感。

衡嶽市委出了大事,下麵縣裡跟著惶恐不安起來。

很多人知道,茅山縣的黃山與市委富嘉義書記是最不對付的人。因此,在這場即將到來的狂風暴雨裡,黃山書記可能是唯一不受牽連的人。

其實,許一山算是看透了,所謂的派彆,並冇有嚴格意義上的界線。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這是一種最為複雜的官場態勢。比如段焱華,他是黃山的乾兒子,按理說,他應該與黃山書記堅定地站在一起。然而事實上不少人都知道,段焱華這幾年一直在走富嘉義書記的路線。

再說白沙鎮的何許和陳太平,他們都是黃山書記一手提拔起來的乾部,但是在改造良種油茶林的問題上,他們堅決反對段焱華的阻擾,一心一意要跟著許一山跑。

很難說,究竟誰是誰的人。

核心在於利益關係。誰對自己最為有利,誰就是自己陣容的人。反之,即為對手。

在彆人的心裡,許一山也是有派彆的人。他身為縣委辦主任陳勇的女婿,而陳勇又是大家公認的緊跟黃山書記的人。那麼,許一山就該屬於黃山書記的派彆。

在官場裡,冇有派彆很難混得下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