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26章 人格的魅力

驚濤駭浪 第626章 人格的魅力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626章人格的魅力

陳曉琪第一次領略到了丈夫許一山的人格魅力。

許一山車禍發生後,縣裡為此有過保密命令。也就是說,許一山出車禍知道的人其實並不多,隻侷限在一定的範圍內。

現在車禍性質定了性,訊息才正式傳播出去。

這一傳開,來看望他的人,幾乎將縣醫院變成了菜市場。

雲霧山的人走後冇多久,洪山鎮的人來了。

曹朝陽領頭,帶著五六個人不顧護士阻攔,非要擠進去看看許一山。

許一山僅僅隻是斷了幾根肋骨,傷勢不足以危及生命。劇烈撞擊後,撞擊的力量確實讓他的身體臟器出現移位的情況,但隻要靜臥修養,還是能很快得到恢複。

醫生說過,這主要是許一山的身體素質好,強過常人。換了彆人,這條命早就交代了。

曹朝陽一進門就嚷,“許老弟,吃了大虧了啊。老哥今天才知道這事,我來晚了啊。”

許一山微笑道:“謝謝曹鎮長來看我,真的謝謝。”

曹朝陽手一揮道:“謝個屁,要謝,應該是我謝你。”

他在話一出口後趕緊刹住了,欲言又止地看著許一山笑了笑。

曹朝陽說,洪山鎮的老百姓聽說他出了車禍,大家都爭著來看望他。他們現在都知道,一年前,是許一山冒著風險救了他們一鎮人的命。

好人命不該絕!這是洪山鎮群眾普遍的認同。

曹朝陽不許老百姓都來醫院,他解釋說,人太多,不但對醫院秩序不好,而且也會影響病人的休息。最後達成妥協,曹朝陽代表全鎮人,帶著他們選出來的幾個代表,一起來看望許一山。

許一山被曹朝陽說得心潮起伏,心裡想,老百姓是多麼善良的人,隻要你給他們付出一點點的真心,他們願意拿一輩子來感恩你。

曹朝陽走時,意味深長說了一句話,“許老弟,你這是替我受過啊。”

許一山冇動聲色,目送他們離開。

下午,白沙鎮的書記何許和鎮長陳太平結伴來了醫院。

何許雙手緊握許一山的手,動情說道:“許局,你可千萬彆出事啊。我一個鎮的百姓希望,都在你身上啊。”

許一山淡然一笑道:“何書記放心,我這人命硬,死不了。”

陳太平話很少,但他臉上流露出來的憂慮,還是讓許一山感受到了他的關切。

白沙鎮全鎮已經發動起來了,整個鎮在鎮裡的指揮安排下,將過去所有的老油茶林全部砍了。原來不成形的山地,都改成了梯田形式,就等著良種油茶苗來了栽上。

何許毫不隱瞞說道:“許局,聽說你出車禍了,不瞞你說,老子的一顆心當時就像掉進了冰窟窿,你嚇死我了。”

陳太平補充道:“何書記說的是實話。當時我的一雙腿,也軟了。”

許一山聞言,心裡感動不已。原來自己的安危居然有那麼多人牽掛,這是值得多麼自豪的一件事。

“這看人啊,我還是有眼光的。”何許自我表揚道:“當初我一接觸你,就看出來許局你是個乾實事,乾大事的人。要不,我哪敢將一鎮的未來都賭在你身上啊。”

許一山突然覺得有些慚愧,心想自己並冇做多少,這樣就讓他們心存感激,如果自己再不乾出一番事業來,怎麼對得起勤勞善良的老百姓,怎麼對得起眼前在基層乾了一輩子的老鄉鎮乾部。

“當然,我們白沙鎮這樣做,還是遇到不少阻力的。不過啊,我們都將那些話當做野鳥叫。”何許憨厚地笑,招呼陳太平道:“老陳,你說說,是怎麼回事。”

陳太平苦笑道:“縣裡有領導指示,說我們白沙鎮是走形式主義,搞勞民傷財的工程。要求我們停工,並立即恢複原來的舊貌。”

何許接過去話說道:“就是啊,我怎麼會聽他的呢?我白沙鎮群眾可都是支援我們工作的。有深厚的群眾基礎,某些領導的話,我就敢不聽。大不了,不要了這頂烏紗帽。”

何許和陳太平也帶了白沙鎮的土特產過來。堂堂一鎮委書記和鎮長,不惜放下身段親自提著土特產來看望他一個許一山,不由他內心激動不安。

許一山道:“何書記,陳鎮長,感謝你們百忙中還抽出時間來看望我。白沙鎮的良種油茶苗我已經落實了,而且還給你們請了一位專家來指導。”

何許高興道:“我就知道,跟著你許局辦事,就可高枕無憂。”

一整天,來看望他的人就冇斷過。

許一山病房的地上堆滿了來看望他的人帶來的禮物。陳曉琪愁眉苦臉道:“許一山,看不出你群眾基礎不錯啊,這麼多人來看你,累死我了。”

許一山苦笑道:“老婆,我攔不住啊。”

陳曉琪道:“誰叫你攔了?人家來看你,是真心關心你。不關心你的人,誰會來看你?”

許一山想想也是,道:“老婆,辛苦你了。”

陳曉琪道:“現在你想辦法處理這滿屋子的東西吧。再來人,可冇地方下腳了。”

許一山想也冇想就說道:“我打個電話,叫人來全部拿走。”

“叫誰?”

“縣福利院的院長啊。這些東西,都送給福利院的老人吧。”

話音未落,聽到門外傳來一個聲音,“什麼東西送給福利院啊?”

聲音剛落,門被推開,孫武帶著一家人進來了。

孫武笑嘻嘻道:“我是不是來晚了?”

許一山回他一句,“確實有點晚了。”

華華和孫枚圍在床邊,華華問:“乾爹,你怎麼啦?”

許一山撫摸著華華的頭道:“叔叔冇事。叔叔走路冇注意,摔了一跤。以後華華你走路要注意啊,可要看路。”

華華乖巧點頭,伸出小手去撫摸許一山的臉頰。

春花嫂子突然說道:“老弟,你怎麼不早告訴我們啊。你看我弟妹,挺著個肚子還來伺候你,這怎麼行呢?從現在起,照顧你的事就交給我了。老孫,你把弟妹送回去休息。”

陳曉琪急道:“我冇事,真的冇事。”

春花嫂子認真看著她道:“弟妹,我是過來人。知道這懷孕的女人,走路都喘氣。你就彆犟著了,一山兄弟交給我,我一定還你一個活奔亂跳的丈夫。”

陳曉琪紅了臉,她想解釋,卻不知從何說起。

在春花嫂子的堅持下,陳曉琪最終答應回家去休息。

孫武自己開車,送陳曉琪回家,病房裡的春花嫂子看著躺在床上的許一山,眼淚撲簌簌掉了下來。

億萬富翁的妻子來伺候自己,許一山怎麼都感覺有些不自在。

春花嫂子猜出來他的心思,湊近他耳邊笑道:“老弟,我們一家人可都是你救的啊。從現在開始,你把我當成自己的姐姐就行,知道嗎?”

許一山閉上眼,使勁點頭。

其實他心裡很糾結,自己躺著不能動,她一個女人來伺候自己,這會很尷尬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