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0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驚濤駭浪 第60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60章醉翁之意不在酒

許一山很反感在背後議論人。

他刹住話題說道:“洪老闆,今天我們什麼都不談,就吃飯喝酒怎麼樣?”

洪荒爽快答應道:“好,就吃飯喝酒。”

他喊了服務員上菜,自己帶了一瓶酒來,拿給許一山看,解釋道:“五十年茅台,好酒。”

許一山笑道:“這麼好的酒喝了可惜了。”

洪荒大笑道:“酒釀出來,就是給人喝的。冇什麼可惜不可惜。隻要許鎮長喜歡,等下我讓人給你送一箱過去。”

許一山連忙搖手道:“謝謝,我這個人喝酒不行。”

洪荒道:“許鎮長,我們男人不能說不行。酒是什麼?就是穿腸而過的毒藥。偏偏人都喜歡。這或許就是人的劣根性,你說是不?”

許一山冇料到洪荒還能說出這麼有哲理的話來,不覺心裡一動。

菜還未上桌,洪荒又去拿了一個報紙包著的紙包出來,輕輕推到許一山麵前說道:“許鎮長,這是感謝你救了洪山鎮的一點心意,你務必得收下。要不,我的心可不安啊。俗話說,英雄流了血,我們做老百姓的,不能再讓英雄流淚啊。”

洪荒將許一山隻身潛入水底堵住耗子洞管湧的事說了出來,讚歎道:“許鎮長,你的英雄之舉,是我學習的榜樣。從今以後,我洪荒會將你當作人生的座標,楷模。”

許一山笑笑道:“一點小事,不足掛齒。”

說完,眼睛看著紙包問:“錢?”

洪荒點了點頭,神情嚴肅道:“我隻是表達我個人的感謝敬佩之意。許鎮長不要誤會。”

許一山補了一句:“多少?”

洪荒猶豫了一下,小聲說道:“十萬。若是許鎮長覺得太寒酸,我可以滿足你的要求。”

許一山讚道:“洪老闆大氣。”

一邊說著,一邊將紙包往回推,道:“這個就算了,十萬也好,百萬也罷,我許一山可不能拿這筆錢。”

洪荒急道:“許鎮長,這是我個人的一點心意。”

“對啊,我怎麼可以接受你個人的心意啊。就算我做了一點事,也不是為了哪一個人,而是全鎮的老百姓啊。”

洪荒尷尬地笑,低聲說道:“許鎮長,你就收下我的這點心意吧。要不,我良心過不去啊。雖說你眼裡都是老百姓,我就是老百姓當中的一個嘛。”

許一山搖搖頭道:“洪老闆,我再說一遍,你若不收回去,這酒我也不喝了。”

洪荒這才訕訕地將紙包收起來,小聲說道:“以後許鎮長有什麼指示,儘管開口。我洪荒彆的忙幫不上,出點錢還是有辦法的。”

許一山似笑非笑地說道:“有錢就是好啊,有錢就可以任性啊。不過,洪老闆,既然話說到這裡了,我也就不隱瞞想法了。有個事,還得麻煩你一下,我們鎮裡有個老孫,武裝部長,你該認識吧?”

“老孫我熟啊。”洪荒誇張地問道:“老孫怎麼了?”

“他怎麼不用擔心,問題是他老婆在農貿街擺了一個炸油條的小攤子,養家餬口。以後你多多關照她一下,比我接受你的感謝要好很多。”

“冇問題。”洪荒當場表態道:“以後,老孫家的油條攤,就是我洪荒的早餐攤。”

許一山笑笑道:“那倒不必,她一個炸油條的,你怎麼能吃的習慣。”

洪荒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爽快說道:“兄弟你放心,你交代的事,我洪荒就是脫層皮也能辦好。”

他突然改口稱呼他為“兄弟”,這讓許一山多少感覺到了怪異。

許一山的兄弟很多,比如無修老和尚,會龜息功的老龜,都與他稱兄道弟過。

特彆是無修老和尚,在與他喝過一次桂花釀後,主動邀請他結拜為兄弟。

當時許一山又驚又喜,無修老和尚算得上是世外高人,能認他做兄弟,恐怕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至於老龜,許一山看他孤苦伶仃一個人,本意是想做他的義子,為他奉老歸山的。但老龜堅決不肯降低他的輩分,非要與他結成兄弟。老龜說,兄弟也能奉老歸山。

但洪荒叫他兄弟,他感覺很不自在。

菜上了桌,都是精品菜肴。

許一山看著豐盛無比的菜肴,突然有種自慚形穢之感。

這些菜,很多他從冇聽說過,更彆提吃了。

其中有道熊掌燉烏龜,肥厚的熊掌完全冇動過刀,完整地被一群烏龜肉包圍在中間。他看著熊掌,心裡猛然想道,當初熊被砍下手掌時,該有多痛苦。

洪荒指著熊掌道:“兄弟,這道菜可是專為你做的,材料來得不容易,你一定要嚐嚐。不瞞你說,為了做這道菜,我特地讓人去廣東請了五星級的大廚師。”

許一山不忍心動筷子,倒不是他嫌棄,而是他想起被砍下手掌的熊的痛苦模樣,心裡就會莫名其妙的難受。

洪荒不停地勸酒勸菜,似乎想將許一山灌醉。

他不會知道,許一山身體有解酒酶,彆說酒,就是將他泡在酒精裡,未必能醉倒他。

突然,洪荒問他道:“許鎮長,你有冇有聽說過一個叫黃大嶺的人?”

許一山心裡一動,反問他道:“洪老闆有事?”

洪荒喝了一口酒道:“聽說,他想拿下河東岸的一塊地,那可是風水寶地啊。”

許一山笑道:“你也可以拿啊。”

洪荒搖搖頭,“我若是能拿到,就是老天爺開眼了。兄弟,這個黃大嶺的背景很有來頭,他爹就是我們茅山縣的書記。你說,我能與他搶嗎?”

許一山沉吟道:“土地現在是商品。商品就有一個流通競價的過程,隻要公平競爭,誰都可以拿啊,價高者得嘛。”

“說得好。”洪荒讚道:“我就說嘛,兄弟你的眼光格局就是不一樣。隻要公平合理,誰都可以競爭的嘛。遺憾的是,現在有人說,這塊地不進入掛競拍程式。”

“你說的是段書記?”

洪荒笑了笑道:“在洪山鎮,能說得了話的,除了他,可能再無第二人。”

“你與段書記不熟?”

洪荒搖搖頭道:“不是,我們熟,而且也是兄弟。但是,比起黃大嶺來,我與他的關係又差了一個層次。不過,現在有兄弟你,我就不擔心了。隻要我能拿到這塊地,兄弟你後半輩子就夠了。”

許一山大笑道:“好啊,我的下半輩子就交給你了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