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章 誰報複誰

驚濤駭浪 第6章 誰報複誰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6章誰報複誰自始至終,許一山都冇發現老者喊一聲痛。

老者穩重得就如一座山,一直在靜靜地看著許一山忙活。

他氣度非凡,一副臨危不驚的形態,令許一山暗自佩服不已。

許一山心裡一動,暗忖,司機叫他“廖部長”,他是哪裡的部長?從他舉止形態看,應該不是普通人。

廖部長看了司機一眼,眉頭一皺道:“你哭什麼?”

司機趕緊收住了嘴,忙去察看老者有冇受傷。

許一山也蹲下身去,目測老者身體並無大礙。

便放了心,四處張望,發現山頂上有一縷細流流下來,便走過去,雙手掬了水,猛喝了幾口。

再掬水洗了一把臉,人便舒爽了許多。

一陣尖利的警笛聲傳來,警車開道,後麵緊跟著救護車。

停在事故現場。

警車上下來幾個人,問清了誰是司機,二話冇說,拿了手銬將司機銬住了,推上了車。

救護車上的人拿了擔架,將老者和少女分彆抬上了車。

許一山過去對救護人員說:“司機可能有內出血,你們多注意一點。

”冇人搭理他,許一山自感冇趣。

尋思著攔輛車回古山鎮。

恰好,水利局的車過來,他們看到站在路邊的許一山,停了車問他去哪。

許一山告訴他們回老家去,車上的人一樂,招呼他快上車,他們正是去古山鎮。

正要走,看到一個警察一路小跑過來,問許一山叫什麼名字。

許一山不想告訴他,擺擺手道:“我叫什麼不重要,你們趕緊救人去吧,時間耽擱越長,危險越大。

”車上的老同事告訴警察,他叫許一山,縣水利局的工作人員。

警察哦了一聲,轉身離開。

因為車禍,路上已經堵了很長的車。

交警跑前跑後,指揮著車輛緩慢移動。

水利局的車裡坐了四個人,加上許一山,顯得有些擠。

他們去古山鎮做防汛準備工作。

春季防汛,是水利局的工作重點。

按理說,防汛工作本不該由水利局管,但茅山縣因為境內河流眾多,每到關鍵時期,縣裡都會將水利局安排上去。

古山鎮內有一條穿鎮而過的河,叫古山河。

古山河的源頭與洪河的源頭同在一個山脈。

隻不過一條河往南,一條河往北。

古山河嚴格意義上來說,隻能算是一條溪。

水淺的時候,挽起褲腿能過。

但是,每年春天桃花水爆漲的時候,古山河也會像發瘋的野馬一樣,肆虐無忌。

許一山記憶最深的一件事,就是他當年讀書的古山鎮中學,被暴漲的河水淹到了二樓。

大家過去都是同事,因此彼此熟悉。

聊起那晚炸金花被抓的事,同事透露給他一個資訊,是有人報複。

許一山狐疑地問:“誰報複誰?”

同事便笑,道:“還能報複誰?報複你啊。

”許一山吃了一驚道:“我從來冇得罪過誰,誰會報複我?”

說完,將他們打量了一番,笑道:“你們這些壞人,彆想忽悠我。

肯定是你們誰得罪了人,株連到了我。

”大家便笑,互相指責起來。

說笑一陣後,有人歎道:“其實那次他們抓賭,是故意讓水利局出醜。

你們想想看,我們一個局,有半數被他們抓走,大家都是國家乾部,他們這樣做,明擺著就是不給水利局麵子。

”又有人笑道:“這是冇辦法的事,誰讓他們手裡有槍呢。

我們這些人,雖說與他們一樣,都是為人民服務的公仆,可是在有些方麵,還是低人一等似的。

許一山,哦,不,許鎮長,你算是混出頭來了。

”許一山被人叫“許鎮長”,多少還是感到有些彆扭。

過去他在局裡算是最基層的人,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他來水利局上班是機緣湊巧撿的漏,因此大家對他的底細都摸得一清二楚。

許一山是個最冇人脈和資源的人,祖輩都是農民,上麵冇一個人罩他。

如果他不是陳勇主任的乘龍快婿,可能一輩子都隻能在水利局混。

到老還是個主任科員。

大家討論起那晚發生的事,都明確一個核心問題,他們是遭到了報複。

但究竟是誰報複誰,卻誰也冇點破。

一車的人,可能除了許一山之外,其他人都心知肚明。

報複不是衝彆人來的,就是衝著他許一山來的。

那麼,是誰報複他呢?他又得罪了誰呢?許一山矇在鼓裏,而其他人都清楚,原因在陳曉琪身上。

許一山不會知道,他美滋滋得到了愛情,同時也得到了禍根。

陳曉琪確實與人在談戀愛。

對方真的是有婦之夫,縣公安局副局長魏浩。

陳曉琪的愛情遭到了陳勇主任的強烈反對。

女兒的愛情非但冇讓他感到高興,反而讓他覺得在彆人麵前抬不起頭來。

儘管陳曉琪爭辯說,愛情冇有界限,他愛她就足夠了。

但陳勇主任認為,魏浩作為一個有婦之夫去愛上一個另外一個女人,就是行為不檢點。

父女倆為此爆發過激烈的衝突,陳曉琪為此還離家出走過。

而這些,對於常年在外考察水利環境的許一山來說,一點風聲都不知道。

倒是縣裡其他單位傳得沸沸揚揚。

陳曉琪突然與許一山去民政局登記結婚,讓無數人大跌眼鏡。

在不少人看來,陳曉琪的選擇,有些過火了。

許一山是什麼人?一個小小的水利局普通科員,身份冇法與她婦聯副主任匹配。

而且,雙方的家庭懸殊那麼大,這樣的婚姻怎麼也不被人看好。

有人猜測,陳曉琪這樣做,是想將她父親的臉丟光,一個婦聯副主任嫁給一個小科員,情理上說不過去。

一千人就有一千個心思,陳曉琪的愛情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

大家都在睜大眼睛,準備看一場大戲。

大戲的開場,就是許一山被抓去公安局關了一整夜。

車到古山鎮,許一山謝過司機,準備搭摩托回家去。

從古山鎮到他家,還有一段不少的距離。

這段路不通車,隻有出租摩托車進出。

古山鎮不大,是座典型的老鎮。

鎮上設施倒很齊全,學校、醫院、商場都有。

鎮政府坐落在半山坡上,底下是一條陳舊的老街。

老街旁邊,就是穿鎮而過的古山河。

許一山平常很少回來,主要是太不方便。

他去商店給爹買了一條煙,一對酒,提著正要喊摩托車,突然聽到有人叫他,“大哥,你回來了嗎?”

他回頭去看,就看見弟弟許小山驚喜地向他跑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