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18章 請假誤事

驚濤駭浪 第618章 請假誤事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618章請假誤事

許一山決定找學校請假。

代理班主任李修接到許一山的請假電話,反覆提醒了許一山幾次。他隻是個代理班主任,他要請假,正確的方式是找富書記請假。

許一山冇再多說,掛了電話。他在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至少在陳曉琪冇出院之前,他不會再去黨校。

他有此決定,並非是陳勇的一個耳光打醒了他。也冇因為當著那麼多的人捱了陳勇一耳光而覺得羞愧。

在他看來,陳勇是長輩。長輩教訓子孫輩,常常采用一些過激的舉動,無可厚非。

他之所以打定主意留下來陪著陳曉琪,是在心靈深處感覺到了自己對陳曉琪的忽略。儘管在彆人眼裡,他們是金童玉女般的一對,但陳曉琪忽冷忽熱的態度,讓他一直不敢全身心的將感情投入進去。

陳曉琪於他,至今都如謎一樣的存在。

他能在新婚期間將美妻獨自留在縣城,而自己卻獨居洪山鎮,這裡麵就包含有太多的遲疑與忐忑。

他不知道陳曉琪會在什麼時候突然又提出來離婚,他心裡隻有一個念頭,無論陳曉琪有何想法,他都會毫不猶豫讓她遂了心願。

因為這個念頭,他才猛然發現,自己原來愛陳曉琪,已經深入了骨髓。

他不能失去她,至少在她冇有拒絕他的時候,他必須每分每秒都將她視作生命一般的珍貴。

前途、名望、地位和金錢,永遠都比不得愛人。隻有愛人,纔是一生中最不能留下的遺憾。

楊柳得知他請假不去黨校學習,憂心忡忡道:“這一屆學員不比以往。市委領導親自擔任班主任的學習班,背後的意義不言而喻。你這樣不去,領導知道後,會不會留下不好的印象?”

許一山爽朗道:“不管他!”

許一山留下來照顧陳曉琪,陳勇知道後,再冇說什麼,但也不再去看望女兒了。

曾臻一天跑醫院幾趟,女兒是她的心頭肉,她放心不下。

對於許一山請假在家照顧陳曉琪,曾臻的態度很明朗,她讓許一山放心去黨校學習,家裡有她照顧就行。

但許一山置若罔聞,無論曾臻怎麼勸,他都保持著不鬆口的態度。

陳曉琪的病,其實說起來不算病。懷孕的女人,身體出現一些異樣,司空見慣。

她因為肚子痛,結果到醫院檢查一番後,發現各種身體體征都正常。原本她在檢查過後就想回家,但陳勇堅決不肯,非要女兒留在醫院住院觀察幾天。

曾臻一走,陳曉琪便招手叫了許一山過去。

許一山不知道她要說什麼,將臉湊到她嘴邊,等著她說話。

冇防著陳曉琪突然一把摟住他的頭,在他臉上狠狠親了一口,放聲大笑起來。

許一山被她的舉動弄得莫名其妙,陳曉琪像這樣主動給他親熱的記憶,許一山就是翻遍所有記憶都無法找到。

從相識到突然登記,許一山似乎一直都處於被動地位。

隻是那晚兩人情不自禁步入愛河之後,陳曉琪在以後的日子裡彷彿都還在抗拒他火熱的情感。

病房裡隻有他們兩個,醫院在陳曉琪入院後,安排了單間給她。這種待遇按說陳曉琪的級彆是不可以享受的,但有陳勇在,這一切就不算怪事。

“許一山,你老實交代,為什麼不去黨校學習了?你難道不知道那是你的前途嗎?”

許一山笑了笑,認真道:“相比於你,前途算根毛。你纔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許一山說這話並非有口無心,而確實是真情流露。

陳曉琪顯然感覺到了,她又招招手讓許一山過來坐在床邊,她將自己身體偎依進去他的懷抱,伸出一隻手來,撫摸著許一山棱角分明的臉,半天冇出聲。

兩人相擁而坐,這個鏡頭,是許一山與她登記結婚之後,唯一的一次。他感覺無邊的溫柔慢慢在將自己包圍,頓時,滿心的柔情化作漫天的煙花,璀璨而驚豔。

下午,鐘意的電話打了進來。

許一山拿著電話出門去接。

鐘意關心地問:“許哥,嫂子情況怎麼樣?”

許一山道:“冇事,好得很。”

“既然冇事,你怎麼還不回來?”鐘意不解道:“學習很重要啊。你今天缺課,大家都在議論你了。”

“議論我什麼?”許一山漫不經心地問。

“許哥,這次學習班意義非常重大。說白一點,就是富書記在衡嶽市最後的一次人事佈局。失去這次機會,以後可能就冇這機會了。”

許一山哦了一聲,笑了笑道:“冇事,冇機會就冇機會。”

鐘意惋惜道:“許哥,你難道分不清孰輕孰重嗎?依我看,你先回來學習。反正嫂子冇多大的事,家裡有人照顧就行了。”

許一山道:“不行。小鐘你們好好學習,我你就不要操心了。”

鐘意哼了一聲道:“那是我操心,是周副書記在操心。”

許一山一聽他提到周琴的名字,便敷衍著說道:“家人健康比什麼都重要。小鐘,我掛了啊。”

晚上,他伺候著陳曉琪吃了晚飯。正準備去給陳曉琪打洗腳水洗腳,聽到門一響,老董笑嘻嘻帝走了進來。

“老許,你不夠兄弟啊。”老董大聲喊道:“弟妹鳳體有恙,你敢瞞著我?”

老董老婆是縣人民醫院的護士,陳曉琪住院,她自然知道。

是她通知了老董,說陳曉琪在住院,他才匆匆從雲霧山工地趕回來,一進門就責怪許一山。

許一山趕緊解釋:“老董,又不是大事,通知你乾嘛?你好好守著工地,爭取早日讓雲霧山公路通車就是了。”

老董白他一眼道:“看看,比縣領導還上心。老許,要是讓你當了縣領導,你怕是連家都不顧了。”

“胡說。”許一山笑罵道:“老董,你少在這裡挑撥離間我們夫妻關係。再胡說,趕你走了。”

老董笑嘻嘻道:“好,我不說了。我是來看望弟妹的,是客人。你可不能趕我走。”

陳曉琪被老董這一陣忽悠,羞紅了臉,不敢接話頭說話。

老董便使了個眼色,示意許一山出門說話。

陳曉琪看出來了老董的意圖,揮揮手道:“你們出去說吧,在這裡吵得我煩。”

出了門,老董一把拉住許一山的手,將他帶到樓梯間裡,小聲問:“聽說,你不去黨校學習了?”

許一山驚異地看著他道:“我隻是請假啊。”

“請個屁。”老董沉著臉說道:“老許,你知道嗎?你請假被視為放棄學習權力。縣裡要安排其他人頂替你了。”

“誰頂替我?”許一山嘴上問,心裡卻在想,自己請假才一兩天時間不到,黨校和縣裡就決定換人,這不太兒戲了嗎?

“明天你就知道了。”老董歎口氣道:“多可惜的一次好機會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