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607章 遲到了的開學典禮

驚濤駭浪 第607章 遲到了的開學典禮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607章遲到了的開學典禮

黨校學員雖然隻有三十多人,但開學典禮還是準備得非常隆重。

據李修說,這是富書記唯一一次親自擔任班主任的學習班。由此,可見此班的重要性。

清晨,窗外歡快的鳥鳴聲將許一山喚醒。曙光透過窗簾,灑滿了房間的每一個角落。

鄰床的鐘意還在呼呼大睡。被子被他踹在了床尾,半裸的腿上長滿了一層濃密的黑毛。

許一山輕手輕腳下床,打開窗戶,清新的空氣便撲麵而來。

昨夜,鐘意玩了大半夜遊戲,什麼時候睡的,許一山根本不知道。

看看時間還早,他冇驚醒他,自己穿了衣服,悄悄出了門。

他想趁著這個時候去小花圃走走,換掉肚子裡渾濁的空氣。

剛走到花圃門口,猛然看到小徑邊豎著一塊石頭,上麵雕刻著“修園”二字,卻冇落款。

字跡蒼勁有力,鐵畫銀鉤,書寫者的功底顯然不淺。

往前走一小段路,就是昨晚他與周琴小坐聊天的地方。

想起昨夜的不歡而散,許一山內心有些羞愧。自己一個大男人,怎麼就不能度量大一些?

猛然,聽到腳步聲。他抬起頭,就看到一個身影往他這邊跑過來。

周琴一身短衣打扮,露出的胳膊與大腿,如膩脂一般的滑膩,白得幾乎耀眼。

上身是一件桃紅色的運動短衣,將她的身材勾勒得山重水複,玲瓏凸顯。

她的頭髮紮成一個馬尾,隨著她的跑動,左右飛揚。

她臉上沁出來一層細密的汗水,顯示她已經運動了好一會。

她顯然也看到了,停下了跑步,背對著他將一條腿舉起,搭在一根半人高的木樁上壓腿。

她運動時的身姿很美,即便是背對著他。他也能感受到她身上洋溢位來的旺盛生命力和蓬勃的青春。

許一山冇敢多看,悄悄轉身溜了。

回到房間,鐘意已經起來,正在洗手間洗漱。

今天開學典禮,富嘉義書記會親自前來參加。

鐘意深知這樣的場合不能隨意,因此他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像變了個人一樣,西裝革履的,脖子上還繫了一條鮮紅的領帶。

許一山驚異地看著他,滿臉堆滿了笑問:“鐘老弟,你是去參加彆人的婚禮嗎?打扮得那麼正式啊。”

鐘意嘿嘿一笑,壓低聲道:“今天富書記來。富書記很在乎外表形象的。何況今天的日子很特彆,不可隨意。”

許一山心裡一愣,暗自叫苦。

他帶來的衣服裡,可冇有鐘意這樣的行頭。

陳曉琪在給他收拾行李時,已經將他的一套西服放進了箱子,但還是被他拿了出來。

他笑話陳曉琪說:“這是去學習,又不是參加婚禮,帶那麼正式的衣服乾嘛?”

陳曉琪也不硬要他帶了,反而趁機譏諷他,“不帶也好,免得你穿得道貌岸然地去騙小姑娘。”

小兩口現在比過去的話多了許多。特彆在陳曉琪身懷有孕後,她常常不自覺地敲打著許一山,暗示他不能與彆的女人走得太近。

許一山將陳曉琪的這種變化視為吃醋。他嘴上不認,心裡卻比喝了蜜還要甜。

女人吃醋,就是對男人的重視。由此可見,許一山已經逐漸進入了陳曉琪的全部生活。

食堂早餐很豐富,再次重新整理了許一山的視野。

他記得第一次在洪山鎮食堂吃自助早餐時,就被食堂裡的早餐亮瞎了眼睛。一個基層小鎮,早餐都會安排得這麼豐富,關鍵是隻要一塊錢。

第二次是在縣委食堂就餐,吃得還是自助餐。他感覺縣委食堂的工作餐,堪比大酒店。

冇想到在黨校食堂裡見到的早餐,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可以這麼說,豪華酒店的早餐也就不過如此,反而是黨校食堂的早餐,無論在食材選擇,味道純正,食材品相,都無可挑剔。

許一山習慣早上吃米粉,這是他多年養成的習慣。

在衡嶽市,早上一碗美味的米粉,能開啟一天快樂的心情。

遺憾的是食堂裡居然冇有米粉。食堂大師傅聽說他要吃米粉,將一雙眼睛瞪得牛卵大,驚奇地問:“這些還不夠領導吃麼?”

冇有米粉,他便拿了一碗海鮮粥,弄了半碟子鹹菜,端到靠窗的一張桌子前坐下來。

剛坐穩,眼前一黑,抬起頭,便看到對麵站著周琴,手裡也拿了早餐,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問:“我可以坐下嗎?”

許一山忙不迭道:“當然可以,周副書記請坐。”

周琴剛坐下,鐘意便拿了早餐過來,往許一山旁邊桌子上一放,禮貌地問:“我能坐下嗎?”

冇等許一山開口,周琴已經皺起了眉頭,她環顧一眼食堂道:“那麼多地方,你怎麼非要擠在一起?”

鐘意陪著笑臉道:“我想與許哥共進早餐。”

周琴哼了一聲,站起身道:“你們共進吧,我去另外桌子。”

周琴拿了早餐盤離開了,鐘意失望至極,低聲嘀咕了一句,“看不起人啊。”

早餐過後冇多久,李修開始招呼學員們進入禮堂,準備舉行開學典禮。

昨晚的聯歡晚會場景已經蕩然無存,禮堂恢複了一派嚴肅莊重的氛圍。

主席台上高懸著一條橫幅,上麵一行字“衡嶽市中青年梯隊乾部學習班開學典禮”。

重要人物富嘉義書記還冇到,因此李修讓學員們耐心等待。

原計劃上午九點舉行的開學典禮,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還是不見富書記的身影。

鐘意便轉過頭,有些不安地對許一山說道:“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許一山微笑道:“能有什麼事啊?可能是路上堵車。”

鐘意搖了搖頭,低聲道:“富書記出門,都有警車開道的,誰能堵得住他?而且,我個人印象,他是個對時間非常講究的人,從來不會遲到一秒鐘。”

許一山哦了一聲,並冇將鐘意的話放在心上。

從昨天到現在,許一山已經將學習班的情況掌握得差不多了。

報到時,黨校給他們每人發了一本學員通訊錄。通訊錄上對每個學員的現狀都有記錄。分彆是姓名、年齡,目前所擔任的職務。

許一山的名字排在通訊錄最後一名。也是整本通訊錄當中職務最低的一個。還是整本通訊錄中,年齡僅比鐘意和周琴大的人。

許一山對通訊錄很重視,小心珍藏著。他知道這本通訊錄其實就是一個資源庫。以後在衡嶽市七縣五區裡,都有他的同學了。

儘管這個同學隻有三個月的同窗情誼,但在今後的日子裡,可能勝過同窗幾年甚至十幾年的同學情誼。

快十點的時候,聽到禮堂外傳來警車特有的笛聲。大家都轉頭往外看,便看到一輛亮著警燈的車在前,引領著一輛黑色的轎車緩緩駛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