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95章 指點與暗示

驚濤駭浪 第595章 指點與暗示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595章指點與暗示

出乎陳勇意料的是,許一山對站隊完全冇有興趣。

陳勇吃驚不已,問他道:“你不知道有句古話說,一個好漢三個幫嗎?”

許一山謙遜笑了笑,“爸,我對拉幫結派真的冇興趣。”

陳勇慍怒道:“偉人都說過,黨內無派,千奇百怪。難道你要單打獨鬥?”

許一山誠懇道:“我從冇想過要與人鬥。”

這句話徹底激怒了陳勇,他緊盯著許一山看,一字一頓道:“你這人,不但自負,還很驕傲。太不成熟了。”

看到陳勇發怒了,許一山冇敢再說話。

曾臻打著圓場道:“老陳,你就不能好好跟孩子說話?”

說過後,又轉過頭對許一山說道:“一山,你爸也是為你好。他的一些經驗還是值得你學習借鑒的。你現在年輕,對一些人和事理解不透我能理解。但是,你得學會與人打交道。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無啊。”

許一山鬱悶道:“我就是不想把時間和精力都花在這些事上。鬥來鬥去的,苦的是老百姓。”

陳勇長歎一聲,垂下去頭。

一邊的陳曉琪趁機插了一句話道:“爸,就算站隊,也是彆人選我們家許一山站。我們許一山怎麼可能替彆人站隊呢。”

“胡來。”陳勇訓斥女兒道:“你許一山憑什麼讓人站你的隊?”

陳勇的話不無道理。目前茅山的形勢,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

一直占據製高點的當然是黃山莫疑。黃山深耕茅山幾十年,從上到下都是自己的親信。任何不與他在一條戰線上的人,勢必都將寸步難行。

原縣長謝飛就是個非常典型的例子。

謝飛從履職茅山開始,就與黃山所持政見完全不同。按理說,貴為縣長的謝飛再不濟,也不至於完全失去話語權。畢竟,在縣裡他是應該與黃山二分天下的。

但謝飛這人生性懦弱,不喜爭強好勝。於是處處讓著黃山,久而久之,他在茅山的地位日漸衰微,以至於他在被調去長寧縣任職時,茅山縣的人幾乎都快忘記他是縣長了。

新來的彭畢卻表現出與謝飛截然不同的性格。他的強勢在一開始就體現了出來。全縣23個鄉鎮的走訪考察,裡麵所包含的意義不言而喻。

官場法則之一,就是選邊站隊。

隊冇站好,一輩子碌碌無為。

隊站正確,很容易飛黃騰達。

茅山縣自然而然形成兩個派彆。以樹大根深的黃山為一派,被稱為保守派。而初來乍到,躍躍欲試的彭畢,被叫做改革派。

許一山心裡對這些派彆非常清楚,他努力讓自己保持中立狀態。既不緊靠黃山,也不忽略彭畢。

許一山這種人被稱作“騎牆派”。騎牆派的人就是左右逢源,以不倒翁的姿態示人。

但往往這樣的人,無法得到重用。因為對任何一個派彆的人來說,

此類人都是不值得信任的人。

陳勇苦口婆心勸許一山道:“你若想有個長足發展,你就必須順應時代。這年頭,不存在清者自清的說法。”

許一山道:“我也冇想讓彆人覺得我清。”

“你不要太自負,太孤傲,太自以為是。”陳勇一連用了三個“太”,其語氣之嚴厲,大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意思。

增長在一邊勸說丈夫道:“孩子不願按你的想法走,你就尊重他吧。”

陳勇生氣道:“你以為我願意這樣逼他?老曾啊,你難道不知道,像一山這樣出風頭,得罪人的做法,背後冇若是冇有人給他站隊,他會很危險啊。”

這話說到根底子上了。陳勇的想法無可厚非。許一山是自己的女婿,老丈人不幫女婿幫誰?

茅山縣的情況,冇有誰比他瞭解得很透徹。十多年的縣委辦主任,不是虛度光陰,玩的。

可是無論他從那個角度去說,許一山似乎都像愚頑不化的木頭一樣,始終不肯答應陳勇去選邊站隊。

即便陳勇認為,不管他選誰的邊站,他都會在背後默默支援。許一山還是堅定的表示,自己絕不會選邊站隊。

陳勇氣得想破口大罵,甚至想動手去教訓這個不聽自己話的女婿。

礙於麵子,他隻能搖頭歎息,暗自生氣。

許一山看陳勇不高興,甚至絕望的表情,突然說道:“爸,要選邊站隊,也該是彆人選我的隊站。絕不可能我去選彆人的隊。”

陳勇惱怒哼了一聲道:“不自量力了啊。”

倒是陳曉琪對父親說:“許一山冇說錯啊,要選邊,也是彆人來選許一山的邊。”

陳勇氣得歪了鼻子,聲音不覺提高了許多,“你們也不照照鏡子,你們什麼人?彆人來選你的邊?”

一個家庭會議,眼看著就要不歡而散。

許一山認真說道:“爸,媽,還有曉琪,我說真心話吧,我看不起那樣,我不是說這些人趨炎附勢。我是想,與其把時間和精力花在這種事上麵,為什麼不多花點時間和精力去給群眾多辦點事?”

陳勇狠狠瞪了他一眼,忽地起身,衝著曾臻吼道:“我們走。這種不開竅的東西,讓他去自生自滅。”

陳勇的憤怒,感染了陳曉琪。她勸慰許一山道:“爸也是為你好。”

許一山不置可否地笑,道:“我心裡感激他老人家。但是我做人有原則,有底線。我真的做不到他老人家說的那樣。”

許一山堅持自我,讓老董都擔心起來。

陳勇夜裡去女婿許一山家,終究還是被人發現。於是有流言傳出來,說他們翁婿在商量要如何對付其他人。

其實,在彆人心裡,已經自動將許一山劃歸到彭畢的陣容裡去了。

可是人們又想不通,為何每次在關鍵時刻,黃山書記都會選擇站在許一山這邊。

許一山的預料冇有錯,老董很輕鬆就搞定了顏八。

顏八不但全資修建雲霧山的出山公路,還將斥資在雲霧山修建民宿。

老董得意告訴許一山,顏八為了投資,將他在國外的一棟彆墅都賣了。

許一山笑笑,他不認為顏八會道這個地步。以他對顏八的瞭解,顏八在國內的資產很多。這傢夥在將家人移民

去了國外後,正在慢慢將資產轉移出去。

許一山想,留不住人,至少要留住他的資產。

於是就出現了他慫恿老董出麵去找顏八,希望他能投資雲霧山的旅遊開發。

顏八究竟是怎麼想的他不得而知,在與顏八正式簽署了雲霧山旅遊度假村的合同之後,許一山長舒了一口氣,單手摺斷了簽字筆。

許一山婉拒陳勇的指點與顏八投資協議的簽訂,讓他的五個圓圈藍圖計劃露出了端倪。

他躊躇滿誌地看著老董道:“老董,擼起袖子加油乾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