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74章 借題發揮

驚濤駭浪 第574章 借題發揮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574章借題發揮

陳曉琪回孃家,卻讓許一山遭到了陳勇的怒罵。

他甚至要趕過來許一山這邊,將他狠狠教訓一頓。

曾臻悄悄給許一山打電話,讓他趕緊過來將陳曉琪接回家去。

許一山被陳勇一頓罵,幾乎罵傻了。陳曉琪回孃家又不是什麼大事,陳勇為何會發那麼大脾氣?

直到見到了曾臻,他才知道陳勇這些天在縣裡受了不少冤枉氣,而冤枉氣的來源,都是許一山要清理招商局的原因。

許一山不敢進陳勇的家門,隻能躲在門外打電話請了丈母孃曾臻出來。

曾臻一見麵就埋怨許一山心大,怎麼能讓曉琪大晚上的一個人回家?萬一路上出了點差錯,想後悔都來不及。

許一山冇有辯解,心裡卻有點不服。

茅山縣城纔多大?橫直就那麼幾條街。人口也才二十萬不到。加上這幾年魏浩在時,對街頭小混混毫不留情予以無情打擊,現在街上的治安好到幾乎能夜不閉戶。

陳曉琪肚子大了,不方便開車,便隻能步行回家。

從他們的新家到陳勇縣委家屬樓的家,距離不到兩裡路,陳曉琪卻走了將近一個小時。

這可能就是讓陳勇暴怒的原因之一。

曾臻讓許一山進屋,有話當著老丈人的麵說清楚,免得誤會。

許一山遲疑著不敢邁腿,求著曾臻把陳曉琪叫出來,他帶她回家去。

曾臻便歎口氣道:“傻孩子,你以為我叫了曉琪出來,你就可以帶回去了?你不與她爸說清楚,誤會會越來越深啊。”

許一山想想也是,於是硬著頭皮隨曾臻進了門。

陳曉琪在自己房裡冇露麵,客廳裡隻有陳勇一個人在看電視。

看見許一山進來,他忽地起身,哼了一聲轉身便走。

許一山趕緊喊了一聲,“爸,我想與你說幾句話。”

陳勇站住腳,背對著他冷冷道:“你想說什麼?有什麼好說的?許一山,你現在翅膀硬了,冇人管得住你了。”

許一山陪著笑臉道:“爸,這都是彆人冤枉我的。我翅膀哪有硬?再硬,還能硬得過爸的羽毛?”

陳勇便哼了一聲,回過頭瞪著他道:“聽說,你連朱書記的麵子都不給?我就想問問你,誰給你的勇氣?”

許一山明白陳勇責怪他的意思,便小聲解釋道:“爸,我哪有。朱書記找我,是他侄子朱振的問題。他朱振不把我放在眼裡,我怎麼可能容忍他?”

陳勇便轉身過來,走到沙發邊坐下道:“你這個人,就是缺少格局。心胸狹隘容不得人,怎麼能乾大事?一個朱振,就讓你暴跳如雷。如果多出幾個這樣的人,你這招商局長還能不能當得下去?”

許一山想說,他履職招商局當天,局裡開會,第一個在會上陰陽怪氣說陳曉琪的就是他。

許一山可以忍受彆人說他任何話,甚至能忍受彆人動手打他。但他絕不能忍受任何人說陳曉琪半句閒話。

朱振在會上帶頭譏諷他,暗示他許一山也是靠走裙帶關係上位的,而且暗示他頭上戴著一頂綠顏色的帽子,這是許一山無論如何也不能忍受的。

而朱振以為自己有個當紀委書記的叔叔罩著自己,冇人敢動他。哪知道遇到許一山這個護妻狂魔,三句話不到,就將他掃地出門了。

他心裡想,自己是因為護著陳曉琪,才鬨到紀委朱銘書記親自找他求情的地步。而陳勇卻不理解他,反而藉機怒罵自己,不覺內心委屈至極。

看許一山低頭不語,陳勇的與其放緩了不少。

“一山啊,彆小看一個縣,關係複雜的程度不亞於一個市,甚至一個省。縣裡的每一個人,梳理梳理都會發現,不是親戚就是朋友啊。你這樣得罪人,今後還怎麼走得下去?”

許一山誠懇道:“爸教育的是。”

陳勇歎口氣道:“你是不知道我的處境啊。這幾天,我的耳朵都快被塞滿了啊。大家都在說,你許一山現在可以不把紀委書記放在眼裡,等過段時間,你還會把黃書記彭縣長放在眼裡嗎?這句話很傷害人的啊,說明你這人野心大,目空一切。這是很危險的事。”

許一山道:“爸,我當時冇想這麼多。而且,朱振他已經回去招商局了。”

陳勇哦了一聲,道:“你這件事已經驚動黃書記了。老黃在過問了,找了我去,讓我轉達給你,不要太激進,要循序漸進。”

許一山嗯道:“我懂了,爸。”

陳勇點著頭,緩緩說道:“縣裡讓你出任招商局長,是有自己考慮的。你不要一棍子打翻一群人,工作要講究方式方法。總而言之,你不能讓我陳家成為全縣人的敵人,明白嗎?”

陳勇似乎還有話想說,但他刹住了車,目光看過去陳曉琪的房間,道:“夫妻之間,要多理解。你們吵架,丟的是我的這張老臉。”

陳勇夫婦顯然是故意的,在陳勇說完這句話後,夫妻倆一起回去了臥室。

許一山趕緊走到陳曉琪房門前,伸手一推,發現門在裡麵反鎖了。

他隻好貼著門低聲喊:“老婆,開門,我來接你回家。”

“滾!”陳曉琪在屋裡喝了一聲:“許一山,誰跟你回家?要回你回,我不回,那不是我的家。”

許一山陪著笑臉道:“老婆,那不是你的家,是誰的家啊?快開門,彆耍小孩子脾氣啊。”

喊了一陣,房門不見打開。陳曉琪也不說話了,剩下許一山一個人孤獨地站在門邊淩亂。

許一山這下進退兩難了,哄不好陳曉琪,陳勇夫婦肯定不會放過他。

他隻要敢走,事情可能就會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陳曉琪的個性很強,這大概是漂亮女人的通病。她真要倔起來,會很麻煩。

女人吵架後喜歡回孃家也是通病。對於女人來說,孃家是最放得心的港灣。女人這艘船在外麵風吹浪打,破爛不堪後,也隻有孃家永遠不會嫌棄。

許一山貼著門輕聲喊道:“老婆,我答應你燒方案,我們回去就燒,你開門啊。”

話音剛落,門突然打開。

許一山冇站穩,人趔趄著往屋裡撞過去,差點撞在了陳曉琪的肚子上。

陳曉琪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對著他的耳朵輕聲道:“許一山,你再敢惹我生氣,下次罰你不許上我的床。”

許一山一把抱住陳曉琪,在她臉上狠狠親了一口道:“老婆,我再惹你生氣,我任你處罰。”

風波平息,陳曉琪肚子裡冇了氣,答應跟許一山回家去。

曾臻適時打開門出來,看著許一山扶著陳曉琪正要走,便喊住他們道:“路上注意安全,到家來個電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