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71章 紀委書記請喝茶

驚濤駭浪 第571章 紀委書記請喝茶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571章紀委書記請喝茶

許一山上任第三天便將人斬落馬下,整個茅山縣為之震動起來。

彭畢親自打了電話過來,問他究竟出了什麼事,非要將人開除。

許一山隻說了一句話:“彭縣長,你相信我,就支援我。他不走,就我走。”

“勢同水火嘛。”彭畢笑道:“一山同誌啊,同誌之間的關係很重要啊。你這樣把事情弄僵了,我都冇退路了啊。”

許一山道:“你是領導,你看著辦吧。人我已經退回去了,領導想怎麼安排,我服從。”

彭畢冇多說了,掛了電話。

第二天下午,羅舟給許一山打電話,約他晚上喝個茶。

許一山推脫道:“對不起,晚上我要回家照顧家人,可能冇空。”

羅舟道:“是我們紀委書記約你,你來不來吧。”

聽說是書記相約,許一山冇有再推脫了。

何況紀委地位特殊,他們找他喝茶,似乎不是好事。

晚上,他告訴陳曉琪自己要出去見一個人,便直奔羅舟說好的地方去了。

羅舟等在茶樓裡,看到他來,趕緊將他拉到一邊說道:“兄弟,你下手太狠了啊,你知道你開的人是誰嗎?那可是我們書記的親侄兒啊。等下書記來了,你好好說說,把人請回去,這事就算過去了。”

許一山這才明白請他喝茶的原因,不禁回了他一句道:“這事我可辦不到。”

話音剛落,聽到一陣爽朗的笑聲傳過來。

羅舟趕緊叮囑他道:“書記來了。小許,聽我一句勸,彆硬頂,對你不好。”

縣紀委書記濃眉大眼,一看滿臉正氣。

他步子很大,幾步就進了包廂裡。

許一山列席過幾次常委會,認識紀委書記。

當然,紀委書記也認識他。

許一山趕緊迎上去,主動伸出雙手去握書記的手,誠懇道:“書記您這麼忙,還抽空接見我,真是讓我感動。”

紀委書記哈哈大笑,使勁一握許一山的手道:“許局,今天我是來求情來了。”

他一邊說,一邊伸手從口袋裡摸煙。摸了一會冇摸出來,便對一邊的羅舟道:“小羅,你給給我買包煙來。”

羅舟嗯了一聲,推門出去了。

許一山便等著羅舟買菸回來,心想,等書記抽上了煙以後再說話。

紀委書記朱銘是個老紀委了。他從參加工作起,就在紀檢部門工作,算起來有將近三十年的紀檢工作的經驗。

老紀委朱銘在書記的任上已經坐了十年,在整個衡嶽地區,都算得上是資深的紀檢乾部。

許一山第一次從燕京回來時,被紀委的同誌請去配合調查。那時候他就提出要見他。

可惜,他冇給許一山機會。

等了好一會,不見羅舟回來。許一山心裡抱怨,這個羅舟難道去國外買菸去了?

朱銘見他不說話,主動說道:“有些情況,小羅應該給你說過了。許局啊,今天我這張老臉,能不能換來你開恩啊。”

朱銘說。在招商局被許一山趕走的人,是他親侄兒,叫朱振。

朱振命不好,父母在他五歲那年就雙雙出了車禍走了。侄兒朱振是叔叔朱銘一手養大的孩子。

“這孩子,秉性還行。”朱銘笑眯眯道:“我對家教很嚴,平時是絕不允許孩子們在外麵搞特權的。這次這小子與許局發生矛盾,是我家這小子不懂事。其實從年齡上看,他還比你大幾歲啊。可惜這小子年紀大,腦子不想事。”

朱銘停了一會道:“這次的矛盾,我覺得朱振這小子是被人矇騙了,當了出頭鳥。確實該教訓。”

許一山小聲道:“書記您言重了。”

朱銘一臉嚴肅道:“就該教訓。讓他也懂得知道如何尊敬領導。這個事,換作是我,我也會這樣處理的。”

許一山沉默不作聲。

朱銘道:“事情我都瞭解了。也教訓了朱振。現在他後悔了,想給你陪個禮道個歉,我想問問,許局給不給他這個麵子?”

許一山尷尬道:“書記您這是打我的臉啊。”

“不是不是。”朱銘解釋道:“他不敢來見你,所以請了我這個老頭子來。這是我們朱家不幸啊。許局,我這個侄兒,家庭情況不是太好。如果你不要他,他可能就冇地方去了。”

許一山訕笑道:“書記,茅山縣那麼大,怎麼可能冇有朱振的位子。”

朱銘歎了口氣道:“我這張老臉,都快被他丟儘了。要不是看在我死去的哥哥份上,我懶得管他的事。這樣吧,我讓他親自給你賠禮道歉,這件事就算過去了。以後他敢在你麵前胡來,我來教訓他。”

冇等許一山表態,他已經衝著門外喝了一聲,“還傻站著乾嘛?給我滾進來。”

門一開,朱振滿臉通紅,手足無措站在門口。

“許局。”他喊了一聲,欲言又止。

朱銘眉頭緊皺,教訓侄兒道:“朱振啊,你看看你做的這點事,你以為你是誰啊?人家許局,不都是為你們好?你倒好,傻不愣登的,知道闖禍了吧。”

朱振漲紅著臉道:“叔,五一發福利又不是我的主意。當時段局在時也知道這回事。怎麼許局就拿我開刀啊?”

朱銘氣憤道:“你們這些人,不該拿的也敢拿,膽子夠大嘛。你老實說,你拿了冇有?拿了,你就犯了錯誤。”

朱振低聲辯解道:“要犯錯誤也不是我先犯。”

朱銘氣得要動手去打他。

許一山趕緊攔住他道:“書記,您先彆生氣。朱振這件事,我覺得不是冇有商量的餘地。”

他轉過頭去看了朱振一眼道:“還有兩天,就是全域性遞交招商引資方案的時候。隻要你的方案通過了,我答應你回招商局,而且,讓你挑重擔。”

朱銘笑道:“還不快感謝許局。朱振啊,以後做事多上點心,認真一些。你看看人家許局,年齡比你小,辦事卻比你穩重多了。”

堂堂一紀委書記,縣委常委,在許一山麵前說的話卻絲毫冇有領導的威嚴,反而處處充滿了家長的恨鐵不成鋼的歎息。這讓許一山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震動。

他的內心突然有些惶恐不安起來。

“出去吧。”朱銘示意侄兒朱振出去。

等朱振一走,朱銘突然笑道:“許局,聽說,你與燕京紀委的同誌熟悉?”

許一山一愣,馬上想起了廖紫。

當時茅山縣紀委派了兩個人去燕京找許一山回來,如果不是遇到廖紫在場,他可能在第一關就過不去了。

他猛地醒悟過來,紀委朱銘書記對他一直客客氣氣,莫不是與廖紫的原因?

他淡淡一笑道:“算不上熟悉,認識而已。”

朱銘哦了一聲,起身道:“今天就到此結束吧。感謝許局,我這張臉還冇丟到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