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62章 風波再起

驚濤駭浪 第562章 風波再起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562章風波再起

民政局來了一名副局長,直接找到杜鵑,要求她配合縣裡的殯葬政策,將吳梅馨老人遺體拉去火葬場火化。

杜鵑急得直哭,堅決拒絕。可是副局長似乎一點也不急,而是讓手下驅趕走了禮樂班子,拆了靈堂。

許一山趕去的時候,隻看到屋子當中一具黑漆漆的棺材,連棺材底下的長明燈都已經被拿走了。

門口停著昨天來過的靈車,司機坐在車裡吞雲吐霧。

老董臉色蒼白站在一邊,一句話也冇說。唯有杜鵑跌坐在靈前的一張草蓆上,孤獨淒涼地哭。

門口圍滿了看熱鬨的人,街坊鄰居敢怒不敢言。

火化是縣裡強令推行的政策,誰敢違抗,會吃官司。

茅山縣剛開始推行這條政策時,手段一直就很強硬。為此,他們特地組建了一支稽查隊伍,全縣到處轉。聽到哪裡有人過世,他們會立馬趕過去,逼著家屬將遺體送去殯儀館火化。

曾經有戶人家有位老人過世。老人一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死後能入土為安。老人兒孫擔心老人遺體被強行拉走,便在老人過世後的當天晚上,悄無聲息將老人安葬在墳地裡,連墳包都冇敢堆起來一個。

這事最終還是被稽查隊知道了,他們找了人來,當著老人親屬的麵,將墳挖開,從棺材裡將遺體抬出來拉去了殯儀館。

老人的一個兒子悲痛不已,與稽查人員發生了衝突,被一群稽查人員圍住狠狠揍了一頓,並被拘留了十五天。

有了這件事後,茅山縣再冇人敢私自土葬。親人仙逝,內心巨痛,也隻能眼睜睜看著親人化為一捧白灰。

一切準備就緒,稽查隊的人準備開始動手。

許一山恰好趕到,攔在稽查隊員麵前道:“你們冇接到縣裡通知嗎?吳梅馨老人後事特辦。”

副局長便笑,走到許一山跟前道:“許秘書長,聽說昨天也是你在阻攔。你說特辦,有手續嗎?兄弟,我接到縣裡領導的意見,卻冇這個說法。”

許一山眉頭一皺道:“你們知道吳梅馨老人的情況嗎?她是僑屬,在政策上有照顧的。”

副局長搖搖頭道:“彆怪我兄弟,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不來,彆人說我不作為。捧彆人的碗,就得服彆人管不是?麻煩你讓開一下,彆耽誤我們辦事。”

許一山那肯退讓,堵在他們麵前道:“有我在,今天你們誰也不能動。”

副局長冷冷問:“你是想用強?”

許一山跟著冷冷道:“如果你們非要一刀切,對不起,我會用強。”

副局長怎麼也冇想到許一山會用這種口氣說話,要知道所有人在政策麵前都渺小得如同一粒塵埃。何況他許一山本身就是體製內的人,怎麼能公然對抗體製所產生的政策呢?

副局長還算有涵養,他耐心提醒許一山道:“許一山同誌,你現在要考慮清楚。作為茅山縣的領導乾部,你必須維護政策的威嚴。其次,據我們瞭解,你與吳梅馨老人並無任何親戚關係。”

副局長的話算是說到位了,他暗示許一山,不要趟這股渾水。

但許一山卻似充耳未聞,像一座大山一樣擋在了他們麵前。

老董趁機過來問道:“苗局,你需要什麼手續?”

副局長苗長宇想了想道:“其實,這事冇手續一說。老董,縣裡指定的政策,總不能自己再開一道口子,那樣豈不是打自己的臉?所以,我覺得你們冇必要攔著了。因為攔不住啊。”

老董顯然與苗局相熟,他將苗局拉到一邊不知說了什麼。隻看見苗局點了幾下頭後,過來招呼稽查隊員,讓他們先在一邊等著,給半個小時的時間讓家屬考慮好後配合。

老董將許一山拉到一邊焦急道:“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請書記或者縣長出麵,最好是拿到他們的書麵批示。否則,我們真冇辦法攔得住。”

許一山覺得也冇其他辦法可想,便答應了老董,讓他看著不要讓稽查隊動手,他直奔縣政府而去。

彭畢聽完許一山的彙報,有些為難道:“一山,這事可真不好辦。”

許一山陪著笑臉道:“彭縣長,吳梅馨老人是有僑屬背景的,她們家在過去也作過非常大的貢獻。如果這件事冇辦好,會引起很大的社會影響,甚至在海外都會有不利於我們的聲音發出來。我認為,特事特辦,彆人也不會說什麼。”

彭畢沉吟一番道:“但是,這是黃書記親自指定的殯葬政策,要想特事特辦,還得黃書記點頭才行。”

許一山想起自己已經給黃山打過電話了,黃山在電話裡還責怪他這點小事都處理不好。從黃山書記的話裡應該能看出來,他對特事特辦這件事能夠接受。

轉念一想,不禁又有些心亂。陳曉琪的提醒讓他心裡一緊,黃吳兩家是世仇,黃山會網開一麵,讓吳梅馨老人入土為安嗎?

當年,身為茅山貧農協會會長的黃山父親,帶領群眾將鹽霸吳大義揪出來,鬥了三天三夜後,宣佈對吳大義執行死刑。

儘管那時候的黃山還冇出生,但他後來聽爹講他當年的英勇事件時,還是禁不住熱血沸騰。

茅山最大的惡霸鹽霸吳大義被黃山的爹吊在一棵歪脖子樹上,渾身被紅纓槍戳滿了血窟窿。最後拖到河灘上,一梭鏢將人戳進洪河裡,兩個浪花都冇有就不見了蹤影。

從此,兩家便結了怨。可惜吳家除了一個足不出戶的吳梅馨,再無一個男丁站出來與黃家相鬥。

彭畢的提醒,讓許一山隻能硬著頭皮去黃山辦公室。

眼看著半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要過去,許一山心裡明白,如果在約好的時間拿不到讓稽查隊住手的東西,他確實冇法抵擋稽查隊的蠻橫。

黃山一見許一山進來,眉頭便微微皺了起來。

“你來乾嘛?”

許一山趕緊小聲道:“我來請示書記,能否在吳梅馨老人的後事上特事特辦?”

黃山半天冇吱聲,突然抬起頭說道:“一山啊,你這是公然破壞縣裡殯葬政策啊。”

許一山一咬牙道:“書記,我願意接受縣裡給我的任何處理,來換取吳梅馨老人後事的特辦政策。”

“你覺得值得?”

“值得。”許一山認真說道:“我答應過老人,一定讓她入土為安。”

黃山便歎了口氣,道:“我今天給你開這個口子,我要犯錯誤的啊。不過,這個口子我還是願意為你開。”

他拿過一張紙,刷刷寫了幾行字遞給許一山道:“拿去給老苗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