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54章 有驚無險

驚濤駭浪 第554章 有驚無險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554章有驚無險

衡嶽市委組織部就舉報一事,特地安排一名副部長來茅山縣宣佈調查結果。

從舉報到調查結束,前後經曆了一個月時間。

按理說,調查結果應該由紀委來宣佈。可是這次紀委冇來,而是組織部門來人。

茅山縣委縣政府十一位常委悉數到場。整個縣委大樓的氣氛變得異常緊張。

調查結果直接影響到茅山的政治生態。這一場博弈,誰勝誰負,決定未來的日子誰纔是茅山的話事人。

彭畢顯得很輕鬆,臉上一直掛著微笑。

倒是段焱華,一張臉繃得就像一張拉滿了弓的弦。

上午十點,會議正式開始。

副部長親自宣佈,經市委有關部門詳細調查,舉報彭畢同誌的情況與實際情況不相符合。彭畢同誌是清白的,是經得起考驗的好同誌。

同時,市委市政府歡迎舉報。對歪風邪氣,違法亂紀的乾部,就予以堅決的鬥爭。

懸在頭頂的劍終於落下,彭畢平安度過。

黃山代表茅山縣委縣政府發表講話,真誠感謝上級領導對茅山的照顧和支援。對本次發生的舉報事件,黃山明確表示,今後將會采取措施,儘量做到不麻煩上級領導機關等等。

會議到此,算是結論明確。

就在副部長宣佈要散會的時候,段焱華突然要求發言。

組織部副部長看了他一眼,似乎想拒絕他的發言。但經不住黃山表態,儘量做到讓每一位同誌都心無芥蒂,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段焱華開口第一句話就帶著明顯的質問口吻:“請問市委領導,這次調查是認真的嗎?”

組織部副部長一愣,眉頭微皺道:“段常委你有什麼意見,可以直接說出來。調查的過程和結果,你也可以提出異議。”

段焱華搖搖頭道:“我不是持有異議。我就是覺得,像這種特彆嚴肅的問題,必須深入徹底地調查清楚。絕不能給當事人帶來心理上的陰影。”

他將頭轉向彭畢,微笑著道:“我說得對不對?彭縣長。”

彭畢頷首道:“對。”

段焱華便繼續說道:“剛纔領導已經講過了,這次調查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市裡同誌辛苦了。現在的結論是,我們彭縣長是清白的,是無辜的。但是我個人覺得,這種調檢視起來有走過場的嫌疑,很難服眾。當然,我不是懷疑上級的調查結論。我就是認為,要想讓廣大乾部群眾認可這件事,市裡的調查還應該要深入一些。這樣纔會讓大家心服口服,也能徹底洗刷彭縣長身上的汙泥濁水。”

段焱華的話,聽起來冠冕堂皇。

他似乎是在替彭畢抱不平,意思是市裡給出的結論,不足以澄清彭畢身上的汙跡。

在舉報這件事上,有明文規定要保護好當事人。

因此,此次茅山縣出現的聯名舉報信,組織部副部長按規定是不需要說出來舉報者是誰的。

換句話說,在正式公開場合上,誰是舉報者,無人得知。

段焱華說的這段話,顯然是在替彭畢叫屈抱不平。從而讓人產生出他不但與舉報無關,而且還深惡痛絕舉報人。

段焱華的發言,引起了一陣騷亂。

與會領導開始交頭接耳。

組織部副部長咳嗽兩聲道:“今天不討論這件事的具體內容。市委已經給出結論,請在座的各位尊重市委的意見。今後,繼續歡迎各類舉報。散會吧。”

副部長一錘定音,與會乾部都起身,魚貫從會議室出來。

一場驚心動魄的聯名舉報被彭畢巧妙化解於無聲無形,足見彭畢的睿智,要超過段焱華許多。

段焱華拉人聯名,本意是以人多勢眾的優勢讓上級重視,可是他怎麼都不會想到,彭畢作為後備梯隊的乾部,市委在一定程度上不會不照顧。

當然,衡嶽市委還是對舉報表現得非常重視,否則,怎麼也不可能派一名副部長來親自宣佈調查結果。

調查結論既冇說出來誰是舉報者,也冇就舉報的具體內容逐條澄清。而是籠統地用了一個“與實際情況不符”作為結論。

市裡來的領導在宣佈完調查結果後,飯都冇吃就直接回去了市裡。

這次會議的級彆相對很高,除常委一級的外,其他任何人員不得列席。

但訊息還是很快傳了出來。彭畢遭此舉報,無驚無險。舉報者心事重重,擔心遭到打擊報複。

老吳氣急敗壞地找到許一山,牢騷滿腹道:“市裡這幫人到底是吃什麼的?這麼明擺的違法亂紀,他們都視而不見,這是想將茅山縣推進火坑啊。”

老吳最後還是在聯名舉報信上簽了名。他不想失去任何一個機會。

在老吳看來,這次舉報的勝算很大。

舉報信上所列的彭畢十大罪狀,條條都存在。雖說有些似是而非,但總能扯上去那麼一點意思。

最關鍵一點是,老吳在確定這次舉報是以段焱華為主的訊息後,他當仁不讓站在段焱華這一邊。

然而,事情的走向完全超出了老吳的預想。

老吳發一頓牢騷之後,試探地問許一山:“老弟,你說,這次簽名舉報的人,會不會遭到報複?”

許一山分析道:“應該不會。第一,這次簽名的不在少數,影響麵太大。如果秋後算賬,茅山縣要死一半。如果真這樣了,縣裡就會亂。所以,大概率不會出現你說道這種情況。第二,據我所知,彭縣長也不是小雞肚腸的人。他能理解大多數的同誌都是被矇蔽的。”

老吳苦笑道:“我這是不是偷雞不著,反丟了一把米?”

許一山大笑道:“老吳,事情做都做了,你就冇必要再後悔了。”

老吳嗯了一聲,歎口氣道:“我就是個老糊塗,當時怎麼就冇聽你一句話啊。這下好了,玩完了。”他突然將頭湊到許一山跟前,滿臉堆著笑道:“我聽說,老弟你與彭縣長的關係不錯。看在我們曾經同過事的麵子上,麻煩老弟找個機會在彭縣長麵前解釋一下,告訴他我是被騙簽字的。”

許一山哭笑不得,終於明白老吳找他的用意了。

他當即回絕他道:“要解釋你自己去解釋,我怎麼好解釋?再說,我也不是你說的那樣,與什麼彭縣長關係好。”

老吳麵露絕望,訕訕道:“我這一把年紀,怎麼張得了這張嘴啊。”

許一山鄙夷地想,你老吳就是投機主義者。但凡投機的人,總有跌跟頭的時候。

但他表麵上卻冇表現出來,而是安慰老吳道:“放心吧,彭縣長還冇閒心來報複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