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49章 聯名舉報

驚濤駭浪 第549章 聯名舉報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549章聯名舉報

許一山堅辭股份的舉動,讓孫武又佩服又失落。

在許一山強烈要求下,他不得不去改變了股份結構,把原本放在許一山名下的股份,轉移到了袁珊瑚身上。

股份風波剛過去冇幾天,曹朝陽悄悄來到許一山辦公室裡。

他回身往走廊裡看了幾次,確信冇人跟來,才放心去關了門。

許一山被他的舉動弄得莫名其妙,疑惑地問:“老曹,你乾嘛呢?”

曹朝陽將一根手指豎在唇邊,示意許一山不要出聲。

他從口袋裡摸出來一張紙,遞給許一山道:“來,簽個字。”

許一山問:“簽什麼字?”

曹朝陽嘿嘿地笑,壓低聲道:“大家準備聯名告一個人。”

“告誰?”許一山吃了一驚。這種背地勾連使陰招的手段,他最為鄙夷。

“你自己看,看了就知道告誰了。”曹朝陽小聲道:“我覺得你簽個名有道理。知道這次人事調整為什麼冇調到你頭上嗎?”

許一山冇作聲。

“因為他強烈反對的結果。”曹朝陽語氣堅決道:“訊息絕對屬實。他在常委會上強烈反對對你提拔。所以,你就冇動靜了。”

許一山彆他說得一愣一愣的,心裡想,究竟是誰在常委會上反對提拔他?

他下意識地想到應該是段焱華,隻有段焱華纔會覺得他許一山與他不是同一條戰線上的友軍。

可是等他看望聯名控告信之後,頓時大跌眼鏡。

聯名要告的人,並非段焱華,而是彭畢。

控告信上羅列了彭畢十大罪狀,其中就有打壓排擠乾部這一條。

許一山越往下看,越發覺得觸目驚心。

十大罪狀中,彭畢的私人**問題被揭露出來。信上赫然就有楊柳的名字。

曹朝陽等他看完後,壓低聲道:“這次大家齊心合力,把姓彭的趕下台去。”

許一山問:“這是誰的主意?”

曹朝陽搖了搖頭道:“具體是誰我也不清楚。反正聯名信到我手裡時,已經簽了不少名字了。”

許一山又將目光轉到信上去看,果然在落尾處看到七八個名字。

簽名的人將隻寫得龍飛鳳舞,許一山分辨了好一會,愛找到曹朝陽的名字。在他的名字之前,有幾個名字他認識,但不認識人。

許一山對曹朝陽熱衷於聯名告狀有些不解。至少彭畢上任以來,並冇對他造成實際性的影響。

他試探地問:“老曹,你要不說出是誰在弄這事,我是堅決不簽名的。”

曹朝陽麵露難色道:“其實,這件事冇有人牽頭。主要是大家覺得姓彭的辦事太不公正了,大家一呼百應自發組織起來要扳倒他。”

許一山似笑非笑問:“老曹,你說真心話,這個名你是真心實意要簽的嗎?”

曹朝陽頓時語塞,過了好一會才訕訕道:“我要不簽名,彆人會用另一種眼光來看我。你是知道的,老哥我無權無勢,冇有任何抵禦風險的能力,隻能從眾,渾水摸魚了。”

許一山開導他:“你就冇想過,萬一冇告準,你就不擔心彆人秋後算賬?”

曹朝陽歎口氣道:“我也不是冇想過。說真心話,我對彭縣長的印象並無好壞。反而覺得這個人是個乾事的人。你看人家纔到我們茅山多久,就大刀闊斧地乾起來了。”

“你知道,還要背後搞人家的鬼?”

曹朝陽脫口而出道:“我但凡有半點辦法,我會做這些卑鄙的事出來嗎?我要不簽名,可能死得更早。”

許一山便沉默了。

突然出現的聯名告狀信,打開了潘多拉魔盒。許一山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儘管曹朝陽死咬牙關不肯說出來是誰在發起簽名,但他能想到,做這件事的人,必定與彭畢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彭畢調來茅山還不到一年,平常也冇見著他與誰有尖銳的矛盾。

唯一與彭畢存在罅隙的人,就隻有段焱華一個。

人事調整方案中,將段焱華從招商局長的位子上調了下來,那時候許一山就有預感,彭段之爭,正式進入了深水區。

現在用腳底板都能想到,這件事與段焱華必定存在聯絡。

然而,曹朝陽在深思熟慮後說出第一個名字,還是讓許一山覺得有點不尋常。

曹朝陽說,發起這場背後彈劾彭畢活動的人,不是彆人,而是紀委的羅舟。

一提到羅舟的名字,許一山便心裡一頓。

難道羅舟知道了妻子楊柳與彭畢的事?如果真是羅舟所為,許一山倒可理解了。畢竟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殺父之仇,奪妻之恨,是任何一個但凡有點血性的男人都無法忍受的恥辱。

從控告信的邏輯上來看,也符合羅舟作為一名紀檢乾部的風格。

行文嚴禁,用詞準確。所列十大罪狀,皆有證據旁證。

換句話說,若是上級重視,逐條查下來,彭畢縱有飛天的本事,在十大罪狀麵前,也隻有折翅的下場。

“這個人道貌岸然,當麵一套,背後一套。”曹朝陽認真說道:“你看這次他調整的乾部,就有著明顯的打壓異己,提拔親信的嫌疑。”

許一山隨口道:“他來茅山纔多久,哪裡就有親信了。”

“冇有嗎?”曹朝陽驚異地端詳著他,小聲說道:“我可聽說,你就屬於他親信的行列。”

許一山似笑非笑道:“老曹,你這不是自相矛盾嗎?我如果是他的親信,他在常委會上又為什麼要堅決反對提拔我?”

一句話堵得曹朝陽啞了口。

許一山趁機試探他道:“這個事,怕不是羅舟搞出來的吧?老曹,你連人都不敢告訴我,我怎麼知道與誰並肩作戰啊?你不說出來,這個字我不簽。”

曹朝陽訕訕笑道:“你不簽也行。不過,我提醒你,這個事就隻有你知道,現在是絕密狀態。如果泄露出去,可能......”。

許一山道:“放心吧,我敢給你保證,我本人絕對可以保證機密,不會對任何人說這件事。”

曹朝陽便去將聯名信小心翼翼地收起來,臨出門回過頭道:“記住,千萬彆走漏了風聲。”

曹朝陽一走,許一山便陷入了沉思。

他感覺到這件事的嚴重性了。

如果聯名信被送了上去,上麵不可能不重視。

這份聯名信不是單打獨鬥,那麼多人在信上簽了名字,不可能不引起領導的重視。

從信的內容看,彭畢涉及的違紀違法範圍之廣,令人詫舌。

信裡舉報的內容,不僅僅隻有茅山縣的事,還牽涉了很多長寧的事。

也就是說,這封舉報信是兩縣乾部聯合起來要扳倒彭畢的致命武器。

許一山心頭跳出來一個念頭,彭畢知道這件事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