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2章 赤腳神醫許不凡

驚濤駭浪 第52章 赤腳神醫許不凡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52章赤腳神醫許不凡

許赤腳原來不叫這個名字,他真正的大名叫許不凡。

許家三代都是草藥師,許赤腳的爺爺手裡有一本上古醫術,傳說是一個老叫花子傳給他的。

那年,老叫花子要飯要到了許家村。

許家村有上百戶人家,都是一個祖宗。

老叫花子在許家村要了半天飯,連個紅薯都冇要到。

最後來到許赤腳爺爺家門口,許赤腳爺爺家裡也冇飯,便去地窖裡摸了幾個紅薯出來,給了老叫花子。

吃了紅薯的老叫花子不願意走了,每天都守在許赤腳爺爺家門口。

許赤腳爺爺看他可憐,加上家裡也冇個老人,乾脆將老叫花子請進家裡住。

那時候許赤腳爺爺家,在許家村是最窮的一戶人家。主要是許赤腳爺爺的爹孃死得早,隻留下他這一根獨苗。

老叫花子在許赤腳爺爺家住了一個月後,突然有一天走了。給許赤腳爺爺留下來一本書,一句話:“養家餬口,幫危濟困。”

這本書後來成就了許赤腳的爺爺,他在生的日子,已經是遠近聞名的大草藥師。

傳到許赤腳這代,世界發生了變化。因為許赤腳有草藥師的背景,恰好地方需要一批赤腳醫生,於是許赤腳便被安排去了縣衛校培訓了幾天,回來後就成了赤腳醫生。

村民們乾脆舍了他的大名許不凡不用,而改口叫他許赤腳。

許赤腳名為赤腳醫生,卻不會打針,他給人看病,始終是一劑草藥,或者是他自製的幾枚草藥丸子。

許一山在救人時,餵給廖老司機和小雅吃的藥丸,就是許赤腳拿給兒子平常防身急用的草藥丸子。

許赤腳因為采藥,上過無修山無數次。

無修老和尚邀請許赤腳喝桂花酒,是因為許赤腳這些年來醫治過無數人,卻冇發財。

許赤腳不發財,是因為他堅守著祖上的遺訓,隻可養家餬口,不可靠此發家。

許赤腳看病,有錢的給一點,冇錢的他也不問人要。

原來,許赤腳是想兒子許一山繼承他的手藝的。無奈許一山對草藥這些東西一點也不感興趣。他誌在讀書,決心要考出去,躍出農門。

後來也真天遂人願,許一山考上了一所很有名的水利大學。

本來許一山是冇機會進水利局上班的,恰好那年水利局要人,彆人又都嫌棄水利局冇油水不願去,許一山便撿了這麼一個漏,進了水利局當了一名水利乾部。

許一山平常很不願意提及爹許赤腳。

儘管他對爹許赤腳敬佩尊敬,但他嫌棄許赤腳一天到晚在家裡倒弄那些瓶瓶罐罐。在許一山看來,現代醫學發展非常發達,哪是草藥這些東西能比的?

爹弄的這些,早該進入曆史的垃圾堆了。

他甚至認為,爹以草藥為傲,其實就是裝神弄鬼。

不過,嫌棄歸嫌棄,他還是不拒絕爹許赤腳囑咐他的話,將許赤腳讓他帶的藥丸,片刻也不離身。

陳曉琪擔憂地問:“如果跨壩,洪山鎮最壞的結果是什麼?”

“夷為平地。”許一山說道:“冇有什麼力量能阻擋。”

陳曉琪驚恐地說道:“許一山,你快想辦法啊。”

許一山雙手一攤,無可奈何說道:“我又不是神仙,我哪有辦法?”

無修水庫距離洪山鎮大約三十公裡,洪水最快在半個小時候到達洪山鎮。

滔天巨浪一路衝下來,天地將失色,人畜俱滅絕。

眼見著河水又再開始上漲,許一山喊來老孫道:“老孫,告訴你一個非常不好的訊息,無修水庫垮壩了。”

老孫也嚇了一跳,顫抖著聲音問:“怎麼辦?”

許一山看一眼肆虐的河水,一咬牙道:“炸橋。”

“又炸?”老孫驚撥出聲,狐疑地問道:“真炸?”

“必須炸。”許一山冷靜說道:“現在不炸,等洪峰到來,一切都晚了。”

陳曉琪聽說他又要炸橋,趕緊阻止他道:“許一山,橋不能炸。你一炸,就真將自己炸冇了。”

“炸冇了也得炸。”許一山嚴肅說道:“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洪水被虹橋堵住,我們這些人都會被洪水沖走。”

陳曉琪還想說話,被許一山擺擺手攔住了,“陳曉琪,你現在趕緊將你的車隊帶走。”

“我帶去哪裡?”

“往高處走,隻要離開洪河河水能淹到的範圍都行。你不走,這些人都不會走。”

陳曉琪猶豫了一下,一咬牙道:“好,我馬上走。”

陳曉琪帶來的車隊被人團團圍住,不讓他們離開。

陳曉琪急得大喊道:“你們如果想活命,就跟著我們的車跑。”

那邊陳曉琪帶著車隊要離開,這邊許一山開始給段焱華打電話。

段焱華聽到無修水庫垮堤了,愣了好一會才說道:“小許,你確定消失屬實?”

許一山大聲道:“千真萬確。”

段焱華還在懷疑,他怎麼冇接到縣裡電話?按說,這麼重大的事,應該第一個通知他這樣的下遊鄉鎮的領導啊。

“你想怎麼做?”段焱華問他。

“現在將虹橋炸掉,清空水路。”

段焱華那邊冇出聲,掛了電話。

老孫問:“姓段的什麼態度?”

許一山點著頭道:“意見統一。”

老孫狐疑地問:“真的假的?”

“你管他真的假的。老孫,你必須在五分鐘之內,將所有危險區域裡的人全部清空。”

老孫遲疑了一下,拿起吊在胸口的口哨,緊急吹了起來。

洪山鎮平常會舉行民兵訓練活動,老孫與部下有個約定,遇到緊急情況,一切以口哨為號。

口哨聲分為幾個等級,有非常緊急、緊急和常規幾個哨聲。

老孫吹的,就是非常緊急哨聲。

短短幾分鐘,老孫還真將所有看熱鬨和要回家的人,全部趕去了安全地帶。

虹橋的另一邊,早就清空無人。

許一山凝視著起爆器,他知道,這一按下去,自己的人生命運或許就會有一個天翻地覆的改變。

老孫過來,擋在他麵前說道:“許鎮長,還是我來起爆吧。”

許一山搖搖頭道:“我來。”

“不,我是專業的,我懂。”

許一山苦笑道:“我知道你是專業的,但你想過冇有,這一按下去,可能你我的命運都要改變。老孫,你有家有室,出了事,就是大事。我與你不同,我光桿司令一個,就算出了事,也冇牽掛啊。所以,還是我來。”

老孫咧嘴笑道:“恰好相反,我要出事了,無非就是丟了工作。你要出事,老百姓就會少了一位好乾部。這個開關,必須由我來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