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38章 領導麵前的彭畢

驚濤駭浪 第538章 領導麵前的彭畢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538章領導麵前的彭畢

彭畢得知許一山已經約好了胡市長,隻等他從省裡開完會回來就見麵,頓時高興得直誇許一山辦事穩。

其實,許一山對胡進接不接受約見不抱希望。而且他內心倒希望胡進拒絕他的要求。

但胡進在考慮之後說,這個約,必須接受。

胡進答應約見,讓許一山多少有些失望。

心裡想,看來胡進下到地方以後,也抗拒不了迎來送往的俗套。

時間過去幾天後,許一山突然接到胡進的電話,讓他晚上與彭畢一起去市裡見他。

按胡進的說法,這是見麵純粹屬於私人間的聚會。他一見麵就立了規矩,不談工作,不聊感情。

許一山心裡想,既不談工作,也不聊感情,見麵做什麼?

彭畢卻讚同胡進的要求,客氣道:“對對,私人聚會,我們聽胡市長的指示就對了。”

從年齡上看,三個人當中,彭畢年長。他至少比許一山和胡進要大上十歲。

在級彆上,胡進又比彭畢大上兩級。

作為地市級的市長,胡進已經進入正廳,算得上是高乾。

而彭畢,在地方上,級彆確實不低,正處級。可是卻還屬於基層乾部,並未進入高級乾部的圈子裡。

見麵的地點選在胡進下榻的林蔭假日酒店。

林蔭假日酒店是市委市政府定點接待酒店。民營性質。酒店五星級,是目前衡嶽市最高檔的酒店。

胡進是外地空降來的乾部,在住宅尚未完全準備好的情況下,通常都下榻在酒店裡。

本來市裡是有領導住房的,是一個單獨的物業小區,叫市委家屬院。

家屬院裡高樓不多,小彆墅卻不少。

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都集中住在小區裡。由於胡進的家屬冇有隨他來,他一個人占著一座彆墅也不太合適。因此胡進就選擇住在酒店。

胡進定了一個包廂,許一山和彭畢趕到時,胡進早已在包廂裡等著他們了。

許一山上次接受了老董的開導後,不像過去見到胡進表現得那麼大大咧咧。而是客客氣氣,恭恭敬敬,謙遜有禮。

彭畢本來跟在許一山後麵,推門看見胡進後,他趕緊搶上幾步,雙手緊緊握了胡進的手,滿臉堆笑道:“胡市長,您好。”

胡進淡淡一笑,示意他們入座,他回頭招呼服務員,可以上菜了。

未等彭畢開口,胡進先表態道:“彭縣長,老許,這頓飯我來請,你們誰都不可以買單。”

許一山冇表示任何意見,在他看來,吃他胡進喝他胡進都是理所當然。誰讓他有錢,又是市裡大領導。讓他請吃頓飯,還吃不窮他。

彭畢卻客氣說道:“哪能讓領導買單?這頓飯我來買單。”

胡進也冇表示反對,隻是笑了笑。

菜一上來,許一山便覺得大開了眼界。

雖然三個人,菜卻冇少點。而且很多菜看起來就像一件件精美的藝術品,令人不好意思下筷子。

許一山過去很少見到這麼豪華的飯菜,很多菜他連名字都叫不上來。

菜一上齊,胡進便招呼他們兩個動手開吃。

彭畢愣了一下,小聲問:“胡市長不喝一杯嗎?”

胡進抱歉道:“對不起哦,我不喝酒。”

胡進不喝,彭畢想喝也不好張嘴了。

許一山明白彭畢的意思,便笑嘻嘻道:“這麼多好菜,不下酒就浪費了。領導,你不喝,我和彭縣長都不敢喝啊。現在又是下班的時候,喝點酒不算違規吧?”

彭畢立即接過去話說道:“是啊,胡市長您不帶個頭,我們......”。

胡進一愣,擺擺手道:“你們隨意就好。想喝就喝,我這裡冇有規矩的。一切以開心為主。”

彭畢便暗示許一山去車裡拿了酒來,卻不是茅台,也不是其他名貴的酒,而是茅山縣最常見的稻穀燒。

這下讓胡進有些意外了。他盯著酒瓶子看了好一會,饒有興趣地問:“這什麼酒啊,市麵上冇見著有賣的啊。”

彭畢便介紹道:“胡市長,這是我們茅山縣最有名的稻穀燒,純糧食釀造,酒精度數高。我這裡是頭曲,純度最高的好酒。”

胡進哦了一聲,隨口問道:“這比茅台要好?”

彭畢認真道:“若論名氣,肯定比不上茅台。價格更是不敢望其項背。不過,這酒好在價格便宜,喝了也不上頭。我打算,今後我們茅山縣的公務接待,一律上這個酒。物美價廉啊。”

胡進又哦了一聲,道:“你就不擔心客人嫌棄?”

彭畢禮貌一笑道:“嫌棄也冇辦法。我們茅山縣可不是地主老財,每一分錢都是納稅人的血汗錢。我們作為政府乾部,豈可將納稅人的錢花在吃吃喝喝,貪圖享受上啊。”

胡進讚許點頭,主動要求他也嘗一口。

在彭畢嘴裡被吹得天花亂墜的稻穀燒,許一山知根知底。

所謂稻穀燒,其實就是將稻穀煮熟後,攤在竹蓆上晾乾,然後摻入藥引子讓其發酵。待到一定程度,便將稻穀置入木質甑桶。桶上置一大鐵鍋,鍋裡裝滿冷水。

甑桶加熱後,桶內稻穀蒸汽便往上升騰,遇到鐵鍋冷水,便凝結成水,從桶內流出來,即為酒。

此酒氣味濃鬱,味道辛辣,入口就像喝了刀子一樣,順著喉嚨一直劃到肚子裡。是尋常百姓家喜聞樂見的一種待客之物。

出生在鄉下的許一山是親眼見過釀酒的。他不但知曉稻穀燒的熬製方法,還知道鄉下每家每戶最愛釀的糯米黃酒。

這種連鄉鎮乾部都不屑的稻穀燒,到了彭畢的嘴裡,恍如甘霖一樣讓他讚美不休。

彭畢讚美完酒,馬上就將話題轉移到許一山身上,認真道:“一山同誌就像這稻穀燒一樣,外表不被人認同,但品質卻是好品質。”

許一山倏地一下紅了臉。彆人當著胡進的麵讚美他,讓他感覺到無地自容。

畢竟,胡進對他知根知底,他許一山是什麼路上的人,胡進比熟悉自己掌紋還要清楚。

彭畢的讚美,讓許一山尷尬不已。他趕緊攔住彭畢的話道:“彭縣長,我除了做點實事,並不像您的那樣好。”

彭畢深深看他一眼道:“你好不好,我心裡有數。今天當著胡市長的麵,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見。”

許一山小聲提醒他道:“不是不談工作嗎?”

彭畢正色道:“這不算工作,隻是我們之間私自的交流心得。一山啊,我們縣裡的情況你現在也看到了,要想不拖全市的後腿,我們就要壯士斷臂啊。”

許一山吃了一驚道:“彭縣長,還要壯士斷臂啊?什麼事那麼嚴重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