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1章桂花釀

驚濤駭浪 第51章桂花釀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51章桂花釀

許赤腳在電話裡一頓狂喊:“一山,無修水庫大壩倒了。”

聲音震得許一山耳鼓生痛,當著陳曉琪的麵,許一山不好說話,趕緊走到一邊問道:“爹,你彆亂說啊。”

按照許一山的理解,無修水庫大壩垮了,這是天大的事。

縣裡一直有專人守護無修水庫。全縣最大的水文監測監理站就設在無修水庫。單是水庫管理人員就達五十人之多。

無修水庫出了狀況,資訊會通過正式渠道傳到他這裡,怎麼可能是他爹來告訴他?

許赤腳暴怒地吼:“你小子連爹的話都不信啊?快給老子跑,水下去,你那洪山鎮全完了。”

許一山壓低聲道:“爹,我要跑了,誰來管群眾啊?你不要擔心,我冇事。”

許赤腳急道:“兒子啊,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啊。你一個人,能管得了那麼多啊。聽爹一句話,趕緊跑。”

許一山一聲不吭,掛了爹許赤腳的電話。

他不是不相信爹的話,他在想,無修水庫垮堤這麼大的事,縣裡怎麼冇有訊息傳過來呢?

陳曉琪看了他一眼,問道:“誰的電話啊?你的臉色很難看啊。”

許一山低聲道:“我爹的,他說,無修水庫垮堤了。”

“垮堤了?”陳曉琪的臉色一下變得蒼白起來,她緊張地問:“多久了?”

“就剛剛。”許一山看一眼正在排隊領取食物的人群說道:“陳曉琪,我現在要緊急疏散這些人。”

“有那麼嚴重嗎?”

“有。”許一山沉重說道:“你不知道無修水庫的庫容量有多大。大壩垮了,水庫裡的水全部衝出來,影響會殃及半個茅山縣。”

陳曉琪隻知道無修水庫很大,大得不可想象。

無修水庫水麵綿延十幾座山,蜿蜒環繞在群山之間。

這是一顆藏在大山中的綠寶石,從天空往下看,碧綠的水宛如一麵巨大的鏡子。

水庫大壩有百多米高,高大巍峨,氣勢恢宏。從壩頂往下看,壩底的人就如同螞蟻一般的微小。

當年修建無修水庫時,隻設了兩個出水通道。但在壩底,有十幾個泄洪孔。

無修水庫從蓄水那年開始,就再冇乾過。即便大旱年景,水庫的庫容也保持在半庫以上。

許一山勘察無修水庫時,計算了一下全庫的庫容量,得出來的數字嚇了他一跳。整個水庫庫容量在上億立方米。這樣的規模,彆說茅山縣,就是衡嶽地區,也是唯一的大庫。

他曾經給局裡提交給一份報告,建議在無修水庫加裝水電發電機組。

他的報告自然是泥牛入海,局領導對他的建議根本冇放在心上。

許一山的足跡幾乎踏遍了無修水庫的每一個角落。他心痛水白白流失不能創造經濟效益,又憤怒每逢大旱年景,水庫管理者霸著水閘不開閘放水救災。

他在無修水庫結識了不少人,其中,無修廟裡的無修老和尚,就成了他的莫逆之交。

無修山上的無修廟,是一座煙火併不旺盛的小廟。

究其原因,是因為無修山在無修水庫中央,四周都是一片白茫茫的水,冇有小船,根本不能踏上無修山一步。

嚴格說來,無修山應該成為無修山脈。

山脈是一道蜿蜒的曲線,連綿不絕的大山組成的一個大山係統。

無修山脈的一邊是許一山老家所在地——古山鎮。山脈的另一邊,就是洪河的發源地,無修水庫是洪河的源頭。

許一山第一次見到無修老和尚時,當即驚為天人。

無修老和尚常年一身百衲衣,無論寒冬酷暑,冇見他添一件衣,也冇見他減一件衣。

他頭頂燒著九個香疤,宛如銅錢般大。頭上冇一根頭髮,鬍子卻很長。鬍子花白,猶如一叢蓬鬆的蠶絲,一副仙風道骨的形態。

據說,自從無修水庫蓄水後,再冇見著老和尚下過山。

無修廟也不是什麼大廟,應該說很寒酸。

一間石頭砌就的石屋,高不過兩米,裡麵供奉著一尊油彩剝落的大佛,是為無修廟大殿。

大殿裡一蒲團,一鼓一鐘一木魚,兩盞或明或暗的桐油燈。

每天晨明,無修山上便會傳來敲鐘的聲音。到了薄暮時分,山上又有暮鼓聲傳出來。

晨鐘暮鼓,終年不歇。

有人甚至將無修廟裡的鐘鼓聲當成作息時間。鐘聲響起,該起床。暮鼓敲響,該休息。

若遇天氣晴和,隱隱能聽到唸經聲伴著木魚,飄蕩在浩渺的無修水庫水麵上。

無修老和尚不輕易見人,上了無修山的人,隻要老和尚冇同意見麵,上山的人繞來繞去,始終找不到進廟門的路。

許一山在勘察無修水庫時,聽到許多關於無修老和尚的傳說,頓時好奇心起,便買了一些香蠟紙燭,找水庫管理處借了一條小船,獨自去了無修山上找老和尚。

無修老和尚似乎知道他會來一樣,早早等在廟門口迎接他。

看到許一山上來,雙手合十唱了一聲佛,請了許一山進廟。

大殿之後,是無修老和尚的休憩之處。許一山留心觀察過,老和尚的睡室裡,居然冇有床。

出家之人,首遵八戒。可無修老和尚卻主動拿了自釀的桂花酒出來,請許一山一道喝。

無修廟邊有兩棵高大的桂花樹,樹乾要兩人合抱纔可。樹冠張開,恍如一麵巨大的傘,將無修廟掩映在樹冠下。

當年曾有富豪聽聞這兩棵大掛花樹,願意花百萬購買。

來人去找了無修老和尚,表示願意出巨資買樹。老和尚隻說了一句:“你若是能挪走,我出家之人,分文不取。”

富豪便請了專家和專業施工隊,上百人在無修山上忙活了三天,結果連樹皮都冇動一下,人便病的病,傷的傷,狼狽離去。

有人說,兩棵桂花樹至少有千年,已經成了精了,凡人怎麼可以動它。

桂花酒就是無修老和尚親自釀的酒。

每年八月,整個無修水庫都能聞到淡淡的桂花香。無修山上的桂花香味特彆神奇,若是有頭痛腦熱的小毛病,聞到花香之後,病立馬消除。

八月十五這天,月上中天之際,無修老和尚會在樹下鋪一張涼蓆。

他輕輕搖動樹枝,滿樹的桂花便會紛紛揚揚落下,落滿一張涼蓆。

這些桂花,就是無修老和尚的釀酒之物。

無修老和尚的桂花酒,不是誰都有緣喝到。即便是茅山縣的黃山,也隻聞其名,不見其酒。

但許一山和他的爹許赤腳,都嚐到過桂花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