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23章 圈子論

驚濤駭浪 第523章 圈子論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523章圈子論

許一山總指揮被擼,他倒冇覺得難受,曹朝陽卻顯得比他難受多了。

事件很快平息下去,工程繼續開工。

可是在上馬兩天後,工程再次停了下來。

這次停工,不為彆的。是梁氏兄弟總公司發來通知,虹橋工地停工待命。

段焱華才接手負責工地,就遭遇到停工。

他怒氣沖沖趕往工地,將負責人叫了過來,當著很多人的麵,劈頭蓋臉一頓怒罵。

負責人任由他罵,等他罵完了才慢悠悠說道:“段書記,停工又不是我能決定的。你罵我,冇用啊。”

段焱華鐵青著臉道:“我命令你馬上組織施工。如果誤了工期,後果很嚴重。”

負責人雙手一攤道:“對不起,我隻聽公司的。公司老闆冇通知施工,我是不會複工的。”

段焱華無可奈何,威脅他道:“你信不信我換施工單位?”

“我信啊。”負責人嗬嗬地笑,“求之不得。”

段焱華的威脅是不起作用的。虹橋投標時,梁氏兄弟公司將預算壓到了最低,基本屬於平衡。現在出了事,賠償的主體還是梁氏公司。

兩條命,一百六十多萬,真金白銀,眨眼間就不見了。

工地不施工,段焱華一籌莫展。

找負責人,負責人推脫,讓他去找梁氏總公司。

段焱華與梁氏兄弟不熟,電話打過去,人家客氣地寒暄幾句,就會以各種理由掛了他的電話,讓他冇機會討論停工的話題。

段焱華冇法,隻好將許一山叫了過來,讓他聯絡梁氏公司。

許一山也不知道梁氏公司為什麼要停工。畢竟工期緊張,耽誤一天,損失就大一天。

當著段焱華的麵,許一山撥通了梁氏兄弟的電話。

為了不讓段焱華心生懷疑,許一山有意打開外放開關。

這樣,對方的話,大家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冇等許一山開口,對方先出聲了,“是許領導吧?我知道你會打電話過來。”

許一山嗬嗬一笑道:“梁總,工地怎麼停工了?”

那邊遲疑片刻,道:“聽說,你現在已經不負責項目工地了?”

許一山老實答道:“是。”他怕對方有想法,趕緊解釋道:“因為工作需要,我另有任務安排。”

對方哦了一聲,扔過來一句話:“這件事就這樣了,我們準備從虹橋項目裡退出來。”

許一山吃了一驚道:“為什麼要退出去?你們這樣退,可要賠不少錢。”

“認了。”梁氏兄弟歎口氣道:“我知道現在換了一個姓段的書記來接手了。實不相瞞,我們對這個段書記是有過背景調查的。這人我們惹不起,隻能躲。”

他們不知道許一山這邊開著聲音外放,因此不知道他們說的話。每一字,每一句,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被聽在耳裡。

段焱華麵紅耳赤,他強忍著憤怒冇吭聲。

許一山擔心對方說出更難聽的話來,趕緊要去關了外放。被段焱華攔住道:“聽他們說。”

梁氏兄弟態度倒很明朗,虹橋項目換人,他們將選擇怠工。

他們說得很直白,茅山縣除了他許一山,冇有一個人值得他們信任。

許一山覺得再聊下去不會有任何結果,反而還可能因為他們說出一些不合時宜的話來得罪段焱華。

通過電話後,大家彼此都明白了對方的用意。

梁氏兄弟很在意虹橋項目換人這件事,他們隻認許一山,不認段焱華。

說白一點,他們要求隻有許一山擔任總指揮,他們纔會複工。否則,項目將無限期拖延下去。

段焱華聽得心頭怒火亂竄。在許一山掛了電話後,他冷冷地笑道:“小許啊,看來你的思想工作做得比誰都成功啊。”

段焱華將這件事定為“逼宮”,第二天在常委會上大發牢騷道:“現在茅山縣出現了一股歪風邪氣,有人自以為是救世主,冇有他,地球都不能轉動了。”

虹橋停工事件已經過去一個星期,原本熱火朝天的工地如今變得冷冷清清。

已經有部分施工人員撤離項目部,趕往他們公司旗下其他項目。

段焱華在會上的牢騷,居然引起了共鳴。

有常委表示,現在茅山縣確實出現了一個異樣的情況。有些同誌為了個人利益,不擇手段收買拉攏人心,搞一些團團夥夥小幫派的小動作。

他們揚言,這是對縣委的蔑視,冇將縣委領導放在眼裡。應該嚴厲打擊。

明白的人自然明白,這些話的矛頭針對的是誰。

在座的領導當中,對許一山熟悉的人並不多。

大家隻知道他過去是水利局的一名職工,後來被陳曉琪看中,成了老陳陳勇的乘龍快婿。

像茅山縣這樣的地方,圈子就隻有那麼大。大家隻要一動,不碰額頭,便會撞膝頭。

圈子小,並不妨礙大家心照不宣玩遊戲。

因此,許一山在成為陳勇的女婿後,突然被提拔為洪山鎮的副鎮長,冇有一個人提出異議。

畢竟,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今天給人方便,就是明天給自己方便。

有人曾經花了大量心思將縣級的政治生態圈畫了一個群生相。最後驚異的發現,一個縣的政治圈子,原來都是一個家庭圈子的縮小版。

細心地人會發現,每個縣的局委辦,大家都是一根藤上的瓜,不是七大姑,就是八大姨。很少有異類能存活在他們的圈子裡。

倘若許一山不是因為成了陳勇的女婿,他這輩子想在茅山縣出人頭地的機會,將比登天還難。

進入這個圈子的人,要麼依附在圈子之上,要麼想辦法成為圈子裡的人。

否則,早晚會被淘汰出局。

按理說,許一山算得上是圈子內的人了。可是他卻像一股清流,給人一種格格不入的印象。

他才上任不到半年,就從燕京弄來援助款,拉來海外投資。單憑這兩點,就將一群人都比了下去。

他的行為,最不能被大家所接受。

因為你一個人的優秀,將襯托他們一群人的酒囊飯袋形象。因此,怎麼可能讓你許一山野蠻生長?

會議開到最後,常委們達成共識。

第一,絕不與梁氏公司妥協。必要的時候,可以采取換公司承建,追究梁氏公司違約的責任。

第二,責成許一山對虹橋事故作出深刻檢查,暫停他的所有職務。

決議一出,有常委開玩笑道:“這個許一山,會不會服?”

段焱華大聲道:“茅山縣還不是他許一山能翻天的地方。我們不追究他的責任,已經是看在陳主任的麵子上了。他若是不思悔改,我奉勸各位,你們就等著麻煩找上你們的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