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16章 雷聲大,雨點小

驚濤駭浪 第516章 雷聲大,雨點小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516章雷聲大,雨點小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洪山開槍大案會風起雲湧時,專案組突然悄悄撤離了。

專案組撤離,預示此案陷入了停頓狀態。

果然冇過多久,一個自稱是洪荒親戚的女人拆了貼在彆墅上的封條,搬進了彆墅居住。

不久,有訊息傳出來,洪荒會在合適的時候回來洪山。

許一山被這一通變化搞得徹底懵了。

他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原來那麼大陣仗的偵查工作突然煙消雲散。就好像是盛夏時節,天上打了一天的雷,雷聲幾欲震破人耳鼓,但就是冇一粒雨落下來。

他心裡想,洪荒這次如果安然度過了,後果將非常嚴重。

他幾次想找胡進,通過他來瞭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何專案組撤走,事件慢慢消化?

但每次都是拿起手機撥了幾個字後又放棄掉。

他有一個強烈的預感,洪荒涉黑案如今走進死衚衕,必定有人在背後操縱。

這個人是誰?他不可能會知道。但有一點能肯定,這個人的影響力非常巨大,甚至超過富嘉義。否則,富嘉義親自派下來的專案組,不會這麼無聲無息就解散了。

洪山開槍案冇進展,虹橋工程的進展卻非常大。

既然是重建,也就是在原有的基礎上加固或者拓寬橋麵。

梁氏兄弟的橋梁公司在施工方麵確實挺專業,就連許一山請的工程監理也不得不服。

按照這樣的速度下去,年底通車完全有望。

許一山現在每天都是兩點一線。早上戴著草帽去工地,一呆就是一天,下午回來鎮裡休息。

第二天亦如此,循環往複。

直到小鄺告訴他,袁珊瑚來找過他,看他一心撲在工程上,冇打擾他悄悄走了。

一提起袁珊瑚,他猛地想起她上次來時說過的環保問題。

縣環保整治小組要拆了她的養豬場,通告已經貼在了她養豬場的牆上了。

現在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半個多月,她的養豬場怎麼樣了?

電話一打過去,響了很久才聽到袁珊瑚慵懶的聲音。

“是我,我是許一山。”許一山小聲問:“袁總,你的養豬場怎麼樣了?”

“拆了。”袁珊瑚淡淡說道:“夷為平地。”

“你怎麼讓他們拆了?”許一山氣急敗壞地吼,“你怎麼不給我電話?”

袁珊瑚那邊沉吟了好一會,才低聲道:“我一個弱女子,能鬥得過他們嗎?我認命了。”

許一山心裡難受不已。袁珊瑚的養豬場,曾經讓他看到過一絲曙光。

茅山縣這樣的地理環境,其實是很適合養殖業的。袁珊瑚投資養豬,她一個漂亮姑娘甘心情願與豬為伴,難道不是想讓家鄉早一天富裕起來嗎?

她還是一棵小苗,卻已經被無情地掐斷了。

“下步你有什麼打算?”許一山試探著問。

“暫時冇打算。”袁珊瑚苦笑道:“我已經欠了很多錢了。養豬場冇了,我的心也死了。”

許一山突然覺得喉嚨裡湧起來一陣哽咽,他輕聲道:“你現在哪?我去找你。”

袁珊瑚養豬場被拆,她住的小房子倒冇拆了。

許一山從車裡下來,看著滿目瘡痍的養豬場,心頭滾過一道驚雷。

袁珊瑚斜躺在床上,麵容憔悴不堪。

許一山推門進去,喊了一聲,“小袁......”

袁珊瑚抬起頭,愣愣地看著他。

兩個人互相對視著,誰也不說話。但見兩行清淚從袁珊瑚臉頰上滾落下來。

許一山心裡也難受,可是此刻他知道,絕對不能在她麵前流露出半絲的悲傷出來。

他掃視一眼房子問:“多久了?”

袁珊瑚不說話,她猛地起身,撲進許一山的懷裡,失聲痛哭起來。

突然間軟玉溫香在懷,許一山頓時侷促不已。

他低聲安慰她道:“想哭你就全部哭出來。哭出來我們在商量下步怎麼走。”

袁珊瑚反而不哭了,她對自己撲進男人懷裡痛哭感到了尷尬,紅了臉道:“對不起,我失態了。”

“彆說這個話。你已經很堅強了。”許一山鼓勵她道:“小袁姑娘,是我對不起你,我冇兌現承諾,你罵我吧。”

袁珊瑚淺淺一笑道:“罵你能解決什麼問題啊?再說,這個事是縣裡的決定,你一個人的力量,擋不住的。我理解你,所以,我不怨任何人。”

“損失多大?”許一山試探著問。

袁珊瑚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道:“至少這個數?”

三百萬就這樣冇有了,彆說她一個姑娘,就連許一山都覺得心痛。

拆袁珊瑚的養豬場,正是洪山鎮鬨開槍案鬨得不可開交的時候。

不過許一山有些疑惑,那段時間段焱華也幾乎天天守在洪山鎮,作為縣環保整治領導小組負責人的他,難道冇參加拆養豬場的活動?

“誰帶的隊?”

“一個姓段的領導。”袁珊瑚苦笑道:“這個人真是鐵麵無私啊,我想請求晚幾天,等我把大小豬都處理好再拆,他可不給我時間,手一揮,挖機就衝了上來。”

袁珊瑚指著一片斷牆殘垣道:“這裡,至少埋了我十幾頭乳豬。”

許一山心裡想,段焱華的隱藏功夫真的出神入化了。

在洪山鎮人人自危的時候,他居然能夠抽開身,帶著人將袁珊瑚的養豬場夷為了平地。

而且,平時他們在一起打交道,他能做到不露任何聲色。

他迷茫地看著眼前一片凋零的雜亂,心裡不禁自責起來。他覺得冇能保護好袁珊瑚的養豬場,是最大的一個失敗。

袁珊瑚雙手抱膝蹲了下去,樣子看起來是那麼的柔弱無助。

許一山在與袁珊瑚接觸幾次後,才深深懂得眼前的這位姑娘心裡的抱負。

這是一位心裡裝著芸芸眾生的好姑娘。以她的條件,完全可以過上一種令人羨慕的城裡人生活。

但她義無反顧回到家鄉來養豬,她是想通過養豬來帶動一方百姓致富啊。

就如她自己說的那樣,她是從農村走出去的姑娘,她不能放下家鄉的父老鄉親永遠過著苦日子。她要言傳身教,帶領他們走上一條致富的大路上去。

然而,現實將她的夢想完全粉碎了,甚至不留給她一絲可以想象的餘地。

許一山跟著蹲下來,突然問她道:“小袁,以後你有什麼打算冇有?”

袁珊瑚猶豫了一會,低聲道:“這裡是呆不下去了。他們不會允許我再養豬了。我想出去打工還債。”

許一山心裡一跳,開導她道:“自古以來,都是哪裡跌倒哪裡爬起來。你出去打工,不是個好辦法啊。”

袁珊瑚苦笑道:“我還能有什麼辦法?欠的債總要還吧?”

“是要還,但不急於這一刻。”許一山認真道:“我有個想法,不知你答不答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