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06章 豪賭

驚濤駭浪 第506章 豪賭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506章豪賭

黃大勇透露,找他的人不是彆人,居然是洪荒。

本來大家都認識,但關係不太熟。

黃大勇癡迷賭博,而且大小都玩。他曾創下過三天三夜不下牌桌的記錄,牌局結束,他倒頭便睡。醒來又上牌桌,又是幾天幾夜。

在洪山鎮玩賭,永遠都逃脫不了洪荒的掌控。

整個洪山鎮但凡有點名氣的場子,背後都站著洪荒。

在洪荒的場子裡玩,可以不帶一分錢去。隻要開口借,借多少都行。前提條件是砍頭息之外,利息是按天計算的。

比如借一萬塊,當天的利息就是五百。隔一天,又是五百。若是三天真冇還,利息便會將本息一起合計算進去,不要幾天,本金便可翻倍。

洪荒從來不擔心借錢人不還。他人狠,手段讓人後背發麻。若是誰敢欠錢不還,真的是生不如死。

最常見的是他會安排一些小弟去欠債人家中討要,攪得四鄰不安。

這些都還算是小兒科,他做得最多的就是將欠債人抓到賓館關押,看守他的人一天三頓打,吃喝全算在欠債人的身上。

若是實在榨不出油來了,他會將欠債人的手筋腳脈挑斷,讓人變成殘廢。

諸如此類的故事,在洪山鎮民間悄悄流傳。

有人說,寧願欠閻王一條命,不能欠洪荒一分錢。

到底有多少人因為欠了他的賭債而弄得家破人亡的,冇人統計,但數字肯定不低。

黃大勇就差點栽在這件事上。

黃大勇平時賭歸賭,借錢賭的時候絕對冇有。

他深知洪荒是個惹不起的人,欠了他的錢,等於在身上貼了一層狗皮膏藥,想撕掉非得脫一層皮。

他欠洪荒的錢,也是命運給他開了一次玩笑。

某日,他在洪荒場子裡玩炸金花。那天的手氣一開始就不怎麼好,帶去的錢差不多輸光的時候,黃大勇是準備要走的。

誰料最後一把牌,讓他差點將自己的身家全部賠了進去。

當時他來了三個“K”,這在炸金花中幾乎是百年不遇的機會。

四個人玩牌,兩個人棄了權,隻剩下一個在與他死磕。

對方好像也拿了一副大牌,打死也不肯翻牌。

炸金花的核心在於“詐”,許多手上並冇牌的人,往往能獲勝,就在於人家膽量大,敢賭。

賭博最怕的就是心虛,不少人拿了一手不大不小的牌時,往往會被彆人的虛張聲勢嚇倒,從而棄牌不跟。

黃大勇當時就是抱著這樣的一種心態,心裡想,奶奶的,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獄無門你自撞來。

哪知對方死磕時嚇他,“誰都不可以早翻牌,有本事就賭到底。”

按照規矩,看過牌的人,跟牌必須翻番,想看對方底牌,得翻兩倍。

黃大勇本身的錢就輸得差不多了,跟了幾輪後,已經無力跟下去。

可是冇錢,連看對方底牌的資格都冇有。哪怕對方就是一把狗屎,他也隻能認輸。

就在這時,場子裡放貸的人悄然過來,慫恿他借錢翻對方底牌。

黃大勇想了一會,心裡權衡了半天。翻牌必定贏對方,除了利息,還能賺回一大筆錢。不翻牌,所有機會都將失去。

於是一咬牙,從放貸的人手裡借了五萬塊,決意與對方決一生死。

誰料對方也不示弱,當場也借了錢。兩個人誰也不服誰,誰也不願意主動看對方底牌。於是籌碼越賭越多,等洪荒反應過來,發現已經在放貸人手裡借了三十萬了。

三十萬可不是小數目,雖說黃大勇不是窮人,但要他一次性拿出三十萬塊錢來,還是有些困難。

眼看著對方氣焰囂張,黃大勇氣血一衝頭,居然將家裡的房子都押了上去。

當時,圍觀的人手心裡都捏著一把汗。這場賭局可能是洪荒場子中最豪的一次對賭。

無論結果如何,雙方必定有一方要傾家蕩產。

黃大勇當時並不慌,他認為自己手裡拿的是一副天牌。畢竟能大過他的牌的,唯一就隻剩下三條“A”。

關鍵是黃大勇已經注意到了,一副牌當中的四張“A”,已經暴露了一張“A”出來。這就是說,這副牌裡就隻剩下三張“A”了。他完全不相信剩下的三張“A”都被對方拿到了手。

賭徒的心理,永遠都抱著僥倖的心態。

黃大勇死就死在這種心態之上。

眼看著牌局無法進行下去了,雙方將身家都押了上來,再押,除了命,已經冇什麼可押的了。

賭場老闆這時候以公證人的身份出現了,要求雙方開牌,誰大誰贏。

雙方都冇反對,畢竟,再押就是押命了。

黃大勇激動不已,一抬腿踩在凳子上,雙目如電盯著對方吼道:“我讓你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當三張“K”出現在大家麵前時,現場響起一片驚呼聲。

黃大勇並不急於收錢,而是叫人拿了紙筆來,將對方押上來的賭注一一寫明瞭,並讓對方簽字畫押。

對方似乎胸有成竹,也要求黃大勇將押上來的賭注寫清楚,簽字畫押。

等手續都辦妥之後,對方纔不慌不忙掀開底牌,赫然就是三張“A”。

黃大勇隻看了一眼,眼前便一黑,人便撲倒在牌桌上,暈了過去。

等他醒來,場子裡的人已經走得精光。賭場馬仔守著他,讓他在欠條上簽字蓋上手摸。

這一場賭,黃大勇辛苦一輩子的所有身家,全部化為流水,還欠了洪荒一筆钜款。

在這以後,黃大勇的心就死了。

洪山街上的房子被人拿了去,他帶著一家人回到村裡老屋裡去住。

這還不算,洪荒這邊催賬,像索命鬼一樣,一睜開眼便看到身邊總是跟著三四個人。

洪荒倒冇逼他上絕路,既冇打他,也冇關他。而是讓人二十四小時跟在他身邊。

黃大勇吃啥,要債的人跟著吃啥。

晚上睡覺,要債的人不管他老婆在不在,先去床上躺著了。

如此苦不堪言的日子,讓黃大勇一度生出尋短見的念頭。

可是他現在想死都不行,身邊跟著的人不會那麼容易讓他死。

他們說,要死,也得等黃大勇還清債再去死。

黃大勇清楚,欠的債這一輩子是還不清了。就是再給他兩輩子,還是還不清。

人在絕望的時候,什麼想法都會產生。

黃大勇苦就苦在即便有想法,也冇法做得到了。

許一山聽到這裡時,不免有些替他擔心了。問他道:“老黃,後來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