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05章 危機四伏

驚濤駭浪 第505章 危機四伏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505章危機四伏

虹橋施工在緊鑼密鼓進行。

許一山每天都必須去工地走走看看。

梁氏兄弟在工地開工後,先後離開了茅山縣,留下公司的一個經理在洪山鎮管理工地。

吃過早餐後,許一山正準備出發要去工地,被曹朝陽拉去了他的辦公室。

曹朝陽將門關上後,緊張兮兮地對他說道:“你現在還敢出去?”

許一山不解道:“我怎麼就不敢出去了?”

曹朝陽壓低聲道:“你都不知道現在全鎮的老百姓恨不得你死啊。他們都說,洪山街拆遷是你惹出來的禍。”

許一山不想反駁他,似笑非笑道:“難道我就必須躲在鎮政府裡?”

“這比你在外麵安全啊。”曹朝陽一臉嚴肅道:“一山,你是知道的,法不責眾。萬一出了什麼事,這個冤可就難申了啊。依我看,你就老實呆在鎮裡,少出門。等這陣風聲過去了再說。”

“什麼風聲?”

“拆遷啊。”曹朝陽一臉頹喪道:“你是不知道,我昨天去找他們做工作,被他們指著鼻子罵了一天,唾沫星子濺得老子一臉。就差冇動手扇老子耳光了。”

許一山幸災樂禍笑道:“誰讓你們好端端的要去將人家拆了啊,不罵你罵誰。”

曹朝陽苦笑道:“這決定又不是我做的,憑什麼罵我嘛。我這個屁鎮長,現在比孫子還難當。依老子脾氣,辭了這破鎮長,還是回我的無修水庫去。”

“你哪水庫都長草了,你回去又能乾什麼?”許一山逗著他笑道:“老曹,乾工作,肯定有被誤解的時候。我相信,隻要你講清楚道理,群眾還是會理解你的。”

“我去!”曹朝陽罵了一句:“依我看,段書記搞這個拆遷,就是將我放在火上烤。”

他沉吟片刻,“我還好,至少大家都曉得我是個冇實權的人,他們罵歸罵,出點氣,還不會把我怎麼樣。你就不同了啊,現在群眾的怨氣都在你身上。”

許一山知道曹朝陽不是在嚇他,小鄺在將情況給他詳細說過之後,他心裡已經亮若明鏡。

這件事起因是虹橋橋麵加寬,段焱華以橋建成後,橋麵與路麵不協調,不匹配為藉口,要求沿路房屋往後退五米。

於是,製定出令人震驚的拆遷通告出來。

段焱華是想以此激發群眾的憤怒,並且成功將矛頭轉移到了許一山身上。

他想要讓洪山鎮的居民深刻理會到,造成他們巨大損失的人不是彆人,就是許一山的目的已經達到。

但是,段焱華表麵的工作做得滴水不漏。幾乎找不出他要拆遷的任何毛病。

曹朝陽歎道:“一山啊,看來,你還是玩不過人家啊。”

曹朝陽分析,段焱華此舉,目的是逼許一山離開洪山鎮。

隻要許一山放手虹橋重建的事,虹橋重建的任務必定落到他身上。

全茅山縣的乾部都能看明白,在洪山鎮這一畝三分地裡,他段焱華纔是唯一的主人。

許一山試探地問:“老曹,你的意思是我主動向縣裡請辭?”

曹朝陽嗯了一聲道:“或許,這是最好的一個結局。”

“如果我不請辭呢?”

“兩敗俱傷吧。”曹朝陽說了一句很有水平的話。苦笑道:“這個老段啊,他的對手應該不是你嘛,怎麼他老是算計你呢?”

許一山心裡一動,連曹朝陽都能看出來他段焱華的想法,看來段焱華也不是什麼高明的人。

曹朝陽的勸說,並冇嚇住許一山。

他要是能被他嚇住,也就不是許一山了。

早上的太陽一出來,氣溫便蹭蹭往上爬。

洪河裡波光粼粼,偶有一葉扁舟飄過。

季節已經進入酷暑,最高氣溫已經達到了40度。

缺少無修水庫注水的洪河,顯得比過去要淺了許多。

小鄺的水文觀測站標尺已經露在了水麵,這表明洪河的水現在正處在最低水位。

若是到了冬季枯水季節,恐怕河水會斷流。

洪河冇水,就像一個人冇有靈魂。

許一山對茅山的水文地理太清楚不過了。洪河的水,主流來自無修水庫。如今無修水庫已經乾涸,源頭失去水源,這條河遲早會成枯河。

沿河的防洪大堤在強烈的太陽光下顯得笨拙而生硬。河堤上的楊柳樹,隨著微微的風,輕輕擺動萬千條柳條。

許一山頭戴草帽,一出門便感覺被一股熱浪包圍住了。

渾身的毛孔瞬間打開,汗水便湧了出來。

從鎮政府到工地,大約有一千米的距離。

許一山正匆匆忙忙走著,突然聽到有人喊他,抬頭一看,便看到黃大勇站在一塊招牌下的陰影裡看著他笑。

他客氣地與他打著招呼,卻看到黃大勇往他麵前過來了。

黃大勇低聲道:“許鎮長,我有話想跟你說。”

許一山站住腳道:“老黃,你說,我聽。”

黃大勇也是洪山街上的一戶人家。洪山鎮賣地時,黃大勇敏銳地感覺到了這裡麵的機會,他是第一批以最低價拿到洪山街邊的土地的人之一。

等到後麵的人反應過來,土地的價格已經翻了四五番。

“借個地方說話。”黃大勇往四周看了看說道:“許鎮長,你不會不去吧?”

許一山笑道:“行啊,老黃,你想去哪說話都行。”

黃大勇壓低聲道:“去我家。”

黃大勇一家也在這次被拆遷之列,他全部身家就在洪山街的這棟房子上。

如果房子一拆,他將一無所有。

黃大勇認真道:“許鎮長,現在外麵都在說,拆遷是你的主意。我就想問問,你這個主意還能改嗎?”

許一山道:“改不改,可能我說了不算。”

“誰說了算我們就找誰。”黃大勇一臉愁容道:“哪有這麼做事的,拆我們屋,還不給賠償,這不是明搶嘛。”

“政府的決定,希望你能理解。”許一山安慰著黃大勇道:“老黃,你是村乾部,又是本次拆遷對象,很多工作還需要你配合啊。”

“配合?”黃大勇冷笑道:“你們都要把我們逼上梁山了,你還要我配合?”

許一山笑笑冇作聲。

黃大勇歎口氣道:“許鎮長,我也是覺得你是個真男人,好人,我才與你說。你們的這個拆遷政策,天怒人怨,會出大事。”

許一山苦笑道:“天要下雨。”

黃大勇咧開嘴笑了,他突然湊到許一山跟前,壓低聲道:“我知道拆遷這主意不是你出的。許鎮長,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你多多小心一點。明白的老百姓,都不希望你出事。”

“放心吧。”許一山深受感動道:“老黃,謝謝你提醒。”

黃大勇苦笑,手往外一指道:“昨晚,有人找到我家裡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