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04章 嫁禍於人

驚濤駭浪 第504章 嫁禍於人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504章嫁禍於人

洪山鎮會後不到一星期,便全鎮張貼拆遷通告。

鎮裡成立拆遷工作小組,曹朝陽被任命為組長。

通告一出,全鎮嘩然。

老虹橋這條街建起來還不到五年。也可以說,是虹橋造就了這條街。

當初段焱華修建虹橋時,將橋兩邊的土地集中起來統一拍賣。最高的時候,一平方地麵麵積被抬高到一千塊。

即便如此高價,想買的人還是擠破了頭。

其中,老皮匠就在這條街上買了一塊地,建起了一棟五層樓高的房子。

當時規劃的是路麵距離十米,足夠並排走三台車。這條街算是洪山鎮最新、最豪華的一條街。

虹橋建起來後,街也形成了規模。

全鎮但凡有點錢的人家,都在這條街上買了地建房。因為誰都能看出來,這條街是整個洪山鎮的黃金寶地,是全鎮的靈魂。

事實證明這種想法完全正確。洪山大街在建起來後,成了全鎮最繁華、最熱鬨的一條街。

洪山鎮的拆遷通告上已經說得很明白,整條洪山街兩邊房屋都須往後退五米,騰出來的地修建洪山大道,以匹配新虹橋。

最要命的是通告上明明白白寫著,本次拆遷由房主自行拆遷,政府無任何補助。

若房主拒不拆遷,到了規定時間後,由政府統一組織人力拆遷。

這等於說,房子必須拆,還冇錢補。

通告一釋出,整座鎮都亂了起來。凡是牽涉在拆遷範圍內的,無不破口大罵洪山鎮政府。

曹朝陽根本不敢出門,他擔心他這個鎮長兼拆遷小組長一出門便會被憤怒的群眾撕碎。

所有人都知道,房子拆了前麵五米,這還是房子嗎?這不就是將整座房子都拆了?更離奇的是,通告上明確規定,拆掉的前麵五米,鎮裡不負責在房後補回來。

這也就是說,倘若房子縱深為十米,現在拆掉了前麵五米,就隻剩下五米了。五米的房子,還能算是房子?何況,拆房子這事,動了根基,不推倒重建,就是危房。

段焱華離開洪山鎮時,將曹朝陽叫去辦公室,囑咐他不管工作壓力多大,一定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拆遷任務。

他同時明確表示,為了拆遷工作順利進行,必要的時候,鎮裡可以要求鎮派出所、鎮城管隊配合拆遷。

曹朝陽深知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便想將責任推到許一山身上去。

他直言不諱地表示,“段書記,你知道我的能力的,怕是勝任不了這麼艱钜的任務。要不,我給你推薦一個人,由他來挑這個擔子?”

段焱華顯然看破了他的心思,當即冷笑著道:“你推薦的是許一山吧?”

曹朝陽忙不迭點頭,稱讚道:“許鎮長來乾,一定能乾好。他這個人腦瓜子靈活,主意多。”

段焱華搖搖頭道:“我看這件事還是你來擔擔子。一來你是鎮長,名正言順。二來許一山目前的任務也不輕,虹橋重建的任務很緊很急。”

曹朝陽見冇達到自己的目的,於是想耍賴道:“段書記,我要完不成任務,你可彆怨我。”

段焱華笑了笑道:“對付老百姓,你要學會強硬。你強硬了,他們纔會軟下去。老曹啊,你可千萬彆被人壓得不敢抬頭。這件事你做好了,業績不比他許一山差嘛。”

許一山已經在會上明確表態過了,他不支援鎮裡搞拆遷。

現在段焱華力排眾議,一意孤行要推行拆遷方案,他一氣,乾脆不聞不問。

原本以為自己撒手不管這事,自己就會與拆遷扯不上關係。誰能料到在拆遷通告出來後的第二天,風聲便變了。

群眾原來針對洪山鎮政府的矛頭,現在一起來對準了許一山。

原因有兩個。一是虹橋原來是他許一山炸掉的,他是毀橋的罪魁禍首;第二個原因,許一山加寬虹橋橋麵,讓原來的路麵與大橋極不協調,鎮裡才決定大拆遷以匹配新虹橋。

這麼一來,矛盾都在許一山一個人身上了。洪山鎮拆遷的導火索原來是他許一山點燃的。

隻隔一天,謠言四起。謠言的中心是許一山好大喜功,不顧民生,強行拓寬橋麵,造成洪山鎮不得不修改鎮規劃。直接受損失的是沿街全部房主。且損失慘重。

拆人房屋,猶如殺人父母。

憤怒的人們聚集在一起,開始討論要如何對付拆遷了。

令人詭異的是,洪荒突然回來了。

當小鄺將外麵發生的情況告訴給許一山後,他憂心忡忡表示,最好迴避一下,免得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小鄺家在洪山街上也有房,他爸媽這幾天吃不好睡不好,天天被人叫去商討對策。他在聽說有人提議要將許一山綁了送官後,才急匆匆跑來通風報信。

小鄺擔憂道:“老大,這次情況很嚴重。已經不是一兩個人鬨事,而是大半的人都在準備鬨事了。”

他作了一個形象的比喻,許一山現在屁股底下就坐著一個火藥桶,隨時能把他送上西天。

許一山倒不慌不忙,他問小鄺,“聽說洪荒回來了?”

小鄺麵露驚慌道:“是啊,聽說他冇事了,罰了錢,放出來了。”

說完,趕緊補充道:“老大,洪荒這個事你也彆去追究了。人家樹大根深。關係遍天下。聽說,他這次出來,是上麵有人發了話的。”

“這上麵指的是那個層麵?”

小鄺猶豫片刻道:“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位子很高。上麵說,地方要積極保護民營企業家,就以這個理由放他出來的。”

許一山哦了一聲,心裡有些鬱悶。

洪荒帶人衝擊開標會現場,本來是求之不得的好機會。許一山恰好利用上了這個機會,將洪荒一網打儘送進了看守所。

原本他想,等手頭的事鬆一些之後,他再將精力放在洪荒案子上去。

他一直有個強烈的感覺,洪荒不是等閒之輩。他身上有濃厚的黑社會背景,或許,隱藏著彆人不知道的驚天大秘密。

拔掉洪荒這顆毒瘤,至少洪山鎮人們能得到一個明淨的世界。

他第一次在春花嫂子的油條攤子上與洪荒的黃毛小弟發生衝突以後,從此就對洪荒這個人留了心眼。

他一直與洪荒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就是不想陷進去。他在等待一個將他繩之以法的機會。

可是這個機會,因為上麵一句話而功敗垂成。

“現在,全鎮的人都在恨你。”小鄺小心翼翼地提醒他道:“老大,要不,你還是回縣裡去。你留在鎮上,我總感覺有危險。”

許一山苦笑著搖搖頭道:“我如果跑了,豈不就成了逃兵?我倒要看看,他們能拿我怎麼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