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490章 投標前夜

驚濤駭浪 第490章 投標前夜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490章投標前夜

整個招標期間,出乎意料的是黃山和彭畢,兩人冇一個人出麵給任何人打招呼。

許一山現在出門還是回家都被人圍追堵截,令他苦不堪言。

茅山縣一共收到標書十五份。要從這十五個單位中選出來一家單位承建虹橋,真正難住了許一山。

他知道在這十五份標書中,有關係的不下十家。

而且這十家他誰都得罪不起,項目給了誰,都必然會得罪另外十四家單位。

原計劃是誰的標的最低,項目給誰做。現在看來,各家的標的都會差不多。

畢竟,現在任何工程都是公開透明的,不存在貓膩的說法。

許一山的辦公室門口,一天到晚都有人守著。回到家,有時候半夜還有人敲他家的門。

陳曉琪為此發了脾氣,埋怨許一山為什麼要出頭擔這副擔子。

重建總指揮表麵看似光鮮,其實是個得罪人的角色。

可是他現在想推已經推不了,就如他自己開玩笑對陳曉琪說的那樣,已經上了賊船,想下,冇有了可能。

開標的時間定在標書截止後三天。

這三天裡,各路神仙各施神通,甚至有省城的電話直接打到他的手機上來,指名道姓要他照顧誰誰誰。

每來一個電話,許一山都是一樣的口徑,“請領導放心。”

究竟誰是領導,誰不是領導,他心裡並冇有底。

曾臻給他出了一個主意,最好還是請示一下黃書記和彭縣長,叮囑他千萬不可自己做主。

項目給誰建都是建,誰建都一樣的要錢。隻是在質量和

價格上存在絲絲差異。

與其自己為難,不如將皮球踢到領導腳邊去。

陳勇對曾臻的意見冇有反對,但也冇表態支援。

許一山思來想去,覺得曾臻的主意有可取之處,於是與黃山和彭畢的秘書分彆約好,他要給領導彙報工作。

黃山很快就回了信過來,讓他下午直接過去他辦公室聊。

許一山準備好了資料後,去了黃書記辦公室。

還冇等他開口,黃山書記先笑了,問他道:“是不是在為項目發包的事發愁啊?”

許一山訕訕地笑,低聲道:“是,黃書記您明察秋毫。我是來請教書記的,請書記指示。”

黃山擺擺手道:“冇指示。”

許一山於是將十五家公司的情況選重點彙報了幾家。冇彙報的公司,已經被他排除在外了。

黃山倒冇表現出不耐煩,安安靜靜地聽他把事情講完後,突然問了一句:“這些公司裡,願意墊資的有幾家?”

許一山一下冇反應過來,愣愣地回道:“我們不需要墊資,資金很充足。”

黃山便笑,態度無比和藹地提醒他,“能墊資的單位,都是實力雄厚的單位。我們與他們合作,冇有後顧之憂。不願意墊資的單位,可以先排除在外。”

許一山還真冇想到這一點。虹橋重建勢在必行,而且早就有訊息傳播了出去,建橋資金來自燕京的水利基金,不差錢。

正因為不差錢,因此不少單位慕名而來,趨之若鶩。

誰心裡都清楚,寧願少賺,也不能墊資和拖欠。

虹橋項目工程不算大,但利潤卻非常可觀。

主要是施工條件好,環境不複雜。風險係數低,獲利的機會就會更多。

黃山冇有明確指示工程該交給誰去承建,但他提出來的這樣一個主意,卻讓許一山茅塞頓開。至少,這樣會不動聲色排除出去一部分公司,而且還不得罪人。

黃山那邊彙報完畢後,他又立即轉身去彭畢辦公室彙報。

彭畢比黃山更乾脆,他讓許一山仔細覈查一下投標公司的資質,註冊資金低於一個億的可以排除在外。

兩位領導都給了他的意見,許一山頓覺信心百倍。

首先,公司註冊資金的多少,已經限製了一部分公司失去機會。許一山暗中瞭解了一下,這樣至少會有六家公司因為註冊資金的不足而與項目失之交臂。

其次,黃山提出來墊資方案,又嚇退了一部分人。

等待許一山清點投標公司數時,十五家單位已經隻剩下了不到四家。

其中,張誌遠的公司赫然在列。

黃大嶺的公司之前因為資質的問題被拒之門外,但他不知用了什麼辦法,拿了一家資質完整的公司來參加投標。

人家手續齊備,許一山冇理由將他拒絕。於是就出現了這兩家相互爭搶的局麵。

再過一天就要開標。標書一開,塵埃落定。

許一山想得很簡單,不管公司背後站的認識誰,誰的標的低,誰就是項目的承建方。

主意已定,他開始安心等待最後一刻的到來。

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到了他的手機之上。

對方自報家門說是市委富書記的秘書,富書記請許一山連夜去一趟市委,領導有事要接見他。

衡嶽市一把手親自相邀,許一山多大的膽也不敢拒絕。

他請老董開車,兩個人直奔衡嶽市委而去。

第一次見大領導,許一山不知是激動還是緊張,一雙手微微顫抖,怎麼也冇法平靜下來。

老董笑他道:“老許,你這樣子不行啊。燕京的領導你都不怕,怎麼還怕市裡的領導?”

許一山解釋道:“我不是怕,我是緊張。”

老董大笑,“緊張不就是怕嗎?看來你的心理素質還有待提高。你告訴我,你到底擔心什麼?”

許一山直言相告道:“市裡橋梁公司這次也來我們縣投標了,而且他們是拿了富書記的字條來的。我擔心的是富書記萬一非要指定施工單位,我怎麼向彆人解釋?”

老董搖著頭道:“你想多了。冇有那個領導會愚蠢得指定單位。如果他們願意指定,當初就不會讓你搞招投標了。”

許一山遲疑道:“你的意思是領導不會乾預?”

老董又搖頭,“乾預這件事,是不需要明目張膽說出來的。你要領會領導說話的意圖。即使領導心裡想指定單位,他們也不會直接說出來。如果你領會不夠,就會給領導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

許一山愁眉苦臉道:“老董,這麼一點小事都那麼複雜,那麼難,真愁死我了。”

老董笑得眉開眼笑,打趣他道:“你以為你這個秘書長好做啊?我實話告訴你,難的還在後麵。”

許一山聞言,愈發的緊張起來了。

他實在是冇任何經驗應付這些問題,他第一次感受到做事的難處。

富嘉義書記約許一山晚上見麵,這樣在見過麵後,許一山就不用連夜往回趕。

在囑咐老董去找地方休息後,他一個人去了市委。

前途吉凶難料,但他已經做好了全部準備,等待暴風雨的降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