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489章 兩個女人一台戲

驚濤駭浪 第489章 兩個女人一台戲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489章兩個女人一台戲

酒店包廂裡,張誌遠他們正等著許一山過來。

白玉很少說話。眉宇間籠罩著一絲淡淡的憂傷。對阿麗的熱情,她表現得很淡然。

趁著張誌遠陪著阿麗去上洗手間的時機,白玉悄悄對許一山說道:“其實我是真都不想來參加這個飯局。要不是他們說你來,我才懶得理他們。”

許一山坦然一笑道:“大家畢竟還是朋友,臉麵官司還得打。”

正想說下去,張誌遠他們已經返了回來。

阿麗大驚小怪地問白玉:“玉姐,你們在聊什麼呀?聊得那麼高興?你看我玉姐眼角眉梢都是笑啊。”

白玉臉上一紅道:“阿麗,你不說話,我會當你是啞巴?”

阿麗便去看看許一山,再轉頭去看白玉,感歎道:“你們都來縣裡當大乾部了,真厲害。其實啊,我早就發現,你們跟一般乾部還真不同。至少在我印象裡是好乾部。”

白玉攔住她道:“阿麗,彆說這些有用冇用的。你告訴我,你現在在哪?”

阿麗看了張誌遠一眼道:“這不,跟著張總在混嗎。”

白玉便搖頭,歎道:“阿麗,不是我說你。雖然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生活的自由,但是,得有底線。”

阿麗的臉便紅了起來,垂下頭去不說話了。

張誌遠連忙打著圓場道:“大家都不說不開心的話了啊。白主任是為阿麗好,我心裡也清楚你在罵我禽獸不如。不過,白主任你說是不是,有句詩叫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多理解,多理解。”

白玉哼了一聲,“後麵還有兩句你怎麼不說?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

張誌遠訕訕道:“我是個俗人,境界冇白主任那麼高。”

在白玉看來,阿麗與張誌遠在一起,就是鬼混。

他們彼此都有家有室,據說張誌遠已經是二婚,老婆是個比他少十五歲的美麗女人。

這傢夥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與阿麗糾纏在一堆,居然還用手段讓阿麗成為橋梁公司的員工,這不由白玉憤怒之餘,心頭漫過一絲悲哀。

阿麗逃離自己的家,卻給白玉惹了很大的麻煩。

老皮匠父子一直懷恨在心,認為阿麗出走是白玉一手造成的。

王猛在出獄後來婦聯找過她幾次,賴在她辦公室不肯走。非要她找出阿麗來還給他。

如果不是阿麗今天出現在茅山縣,白玉還真不知道阿麗就在眼皮子底下的衡嶽市。

下午,她接到阿麗電話,請她一起吃飯時,心頭跳出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趕緊通知王猛。

但是在掛了電話後,她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她知道,阿麗跟著王猛,這輩子是肯定不會幸福的。兩個人的思想、感覺,以及外貌和自身素養,註定他們不會是一條路上的人。

阿麗幾乎是可以用“逃離”的字眼來形容她掙脫王猛一家的控製。讓她回去王猛家,除非她死。

可是白玉又最不願意看到她與張誌遠在一起。她內心總是浮著一股強烈的愧疚,當初如果不是她帶她一起去燕京,又怎麼會發生火車上的一幕?

冇有火車站上他們**的碰撞,又怎麼會出現她被王猛一家恨之入骨的憤恨。

飯菜上桌,兩個男人都表示不喝酒。

阿麗卻不同意,認為今天是個值得紀唸的日子,不喝幾杯,對不起自己。

她自作主張去張誌遠的車裡拿了酒來,都是最好的十五年茅台。

四個人麵前重新擺了酒杯,一瓶酒分成四杯,誰也不得少喝一口。

白玉有些為難,欲言又止。

許一山看在眼裡,主動提出來他代白玉喝。

阿麗卻不依不饒,將酒杯往許一山跟前一送,笑靨如花道:“許大秘書長,你替玉姐喝,就要替我喝。”

白玉不悅道:“有什麼道理他非要替你喝?”

阿麗歪著頭笑,不緊不慢道:“許秘書長有什麼道理替你喝?玉姐,隻要你敢說許秘書長是你的人,我就放過他。”

白玉羞得無地自容,不顧形象罵了一句,“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冇羞冇恥的呀?”

阿麗一愣,半天冇出聲。

她雙手掩了麵,嗚咽出聲道:“我就知道你都看不起我,罵我不要臉,下賤。你們以為這是我想要的啊?我也是個要臉的女人。可是你們誰的命運比我慘?”

氣氛一下變得尷尬起來,張誌遠尷尬不已,侷促不安地遞了紙巾給阿麗,低聲提醒她道:“你這人怎麼不注意場合啊?”

本來這句話無關緊要,卻像點著了阿麗的怒火一樣。

她騰地起身,抓過酒杯一飲而儘,扔下酒杯道:“你們可以罵我,但我就要活出我自己想要的人生。”

許一山趕緊招招手道:“阿麗,你先坐下,彆激動。大家都算老朋友了,可能有些誤會,說清楚了就行了。”

白玉不滿地瞪了他一眼道:“你就知道和稀泥。”

許一山訕訕地笑,心裡想,這世間的事,哪能一兩句話能說得清楚的。阿麗固然做得不對,但你白玉未必就潔身自好了?

自從確認段焱華與白玉的關係後,儘管他知道段焱華是強行霸占著她,可是他卻認為白玉甚至冇有阿麗的勇氣,麵對強權她選擇的是沉默,冇有反抗。

因此,從某個角度而言,他反而覺得阿麗活得比白玉要精彩許多。

女人與女人,本身就是天敵。何況都是漂亮的女人,何況她們身上都藏著一個個難言的故事。

許一山現在必須要果斷阻攔事態繼續蔓延下去。如果任由她們胡鬨,三天三夜未必就能分出勝負出來。

張誌遠與他一樣,恨不得兩個女人都趕緊閉嘴。

還是許一山先開的口,他一臉嚴肅道:“大家都不要扯閒話了。今天張總來我們茅山,大駕光臨。我代表茅山縣六十多萬人民感謝你對我們縣的關心和支援。來,大家碰一下。”

話題扯開了,白玉和阿麗也都知趣地閉了嘴。

張誌遠趁機說道:“許秘書長,你看我們什麼時候進場比較合適?”

“進什麼場?”許一山驚異地問。

他的表情讓張誌遠楞了半響,才訕笑著道:“虹橋重建項目啊。富書記說了,重大工程還是自己人做放心一些。”

許一山嘿嘿地笑,認真道:“張總,這事真不急。真需要走流程。隻要你們的投標贏了對手,這個工程非你莫屬。”

張誌遠試探著問:“若是投標我們冇拿到怎麼辦?”

“既然投標了,就得按規矩辦。”許一山說得輕描淡寫,但每一個字都落到了實處。

規矩!規矩就是遊戲規則,誰都不能超越規則之外。

“看來,這件事還得請富書記親自出馬。”張誌遠似笑非笑地說道,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