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467章 無功不受祿

驚濤駭浪 第467章 無功不受祿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467章無功不受祿

正如許一山預料的那樣,第一天的會議結束之後,洪荒攔住了他,邀請他去黃大嶺在頂樓的辦公室喝茶。

這次喝茶的除了魏浩冇在外,黃大嶺和段焱華悉數都在。

黃大嶺弄來了一種很貴的大紅袍茶。據說一斤的價格要達萬元。

萬塊一斤的茶,其實並不算最好的貨。在行家眼裡,隻能算比大路貨稍微要高檔一點的茶。

黃大嶺親自燒水煮茶,一邊笑眯眯問:“一山兄弟,忙不忙啊?我聽老爺子說,你這段時間在忙虹橋的事啊?”

許一山道:“確實是,這是段書記交給我的任務,我不認真完成,對不起段書記啊。”

說著,將頭轉向段焱華道:“段書記,燕京那邊來了電話,申請報告收到了,他們也過會了。如果不出意外,在這幾天之內,援助款就該到賬了。”

段焱華麵無表情道:“這是好事嘛。一山啊,你為洪山鎮群眾辦了一件好事,你的功績要刻在橋頭的功勳碑上。”

虹橋過去就有一塊功勳碑,記載著虹橋從無變有,從小變大的曆史過程。

虹橋早在滿清時期就有了,當時洪山鎮的一戶富裕人家,為了方麵兩岸人的來往,斥資三萬兩白銀,在洪河上修建了一座橫跨兩岸的石拱橋。

因為石拱特彆大,遠看就像拱在洪河上的一道彩虹,由此命名為“虹橋”,曆經百年風吹雨打,原石拱橋堅固如磐石。

段焱華重修虹橋,是考慮到石拱橋在車輛通行方麵存在安全隱患,兼之過去的老石拱橋橋麵隻能容一輛大車通過,顯然適應不了日漸發達的交通需要。

於是,將原老石拱橋推翻,在原址上架設了一座標準現代化的鋼筋水泥橋。

老橋過去兩邊都建有涼亭,供來往人歇腳之用。

涼亭裡,豎著一塊高過人頭的青石大碑。

碑上刻有橋的來曆,捐建人的名字,以及當時建橋的費用。

段焱華在推了老石拱橋後,將青石大碑保留了下來,換成了漢白玉的碑。

他將原碑文一字不落複刻上去,在後麵添了一段話,大意是說明新橋的來曆與改造的原因。

其中,段焱華的名字就與一百多年前捐資建橋的古人並排而立。

段焱華說要將許一山的名字刻上漢白玉碑,被許一山婉言謝絕。

茶泡好,茶水果真不同。雖說茶水呈暗紅色,卻顯得很清澈。不像有些茶,泡出來的茶水渾濁無比。

洪荒問,“魏局怎麼冇來?”

段焱華冇做聲,黃大嶺歎口氣道:“魏局可能要高升了,他在忙自己的事,脫不開身。”

許一山心裡一動,試探著問:“魏局準備當局長了?”

黃大嶺搖搖頭道:“茅山這小地方,人家怎麼看得上啊?”

“那去哪?”

“肯定比在茅山要高。”黃大嶺道:“我聽老爺子說,魏局這次被省廳直接點名要走了。”

“去省廳了啊。”洪荒驚喜地說道:“果然是高升了。我就覺得吧,魏局這人誌向高遠,不會永遠屈居在茅山縣。這不,應驗了吧。”

段焱華道:“洪老闆,你有這本事,何不開個看相算命館啊?我保證你的生意茂盛達三江。”

洪荒聽出來他話裡的譏諷,訕訕笑道:“段書記,我就開個玩笑。”

段焱華哼了一聲道:“魏浩的事,非你我能控製。人家都是有來頭的人。升遷不升遷,與我們的關係不大。”

黃大嶺道:“其實老爺子還是很喜歡他的。”

段焱華道:“就是老爺子放縱了他,所以魏浩這幾年在縣裡有點飛揚跋扈了。你們都不知道他到底得罪了多少人。聽說,市裡接到很多舉報他的材料。”

洪荒咬著牙道:“我最反感背後放冷槍的人。要是我遇到誰在背後放我的冷槍,就是追到天涯海角去,我也要將他碎屍萬段。”

許一山心裡一動,知道洪荒這句話是衝著自己來的。

他冇動聲色,裝作品茶,讚歎道:“好茶!”

聊了一會閒話,話題開始進入正題。

洪荒說,他已經與全體代表都見過麵了。重要人物都表示了,現在就等選舉當天爆新聞了。

黃大嶺問:“老洪,這些事是誰在做?”

洪荒一本正經道:“都是我親自出麵的。事關重大,我不敢掉以輕心。交給任何人我都不敢放心啊。”

黃大嶺讚許地點頭,道:“老洪,你這人做事比較靠譜,我相信你。我們這一次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想儘一切辦法將某人拉下來。扶段哥上去。”

洪荒得意地笑道:“黃總你放心,這事我保證不會出現偏差。”

段焱華不吭聲,許一山卻覺得十分的尷尬。

他們當著他的麵討論這件事,難道真的就將他視為一個陣容的人了?

猛地,一個念頭浮上來,他們這是在綁架他啊。

他們有意製造出來一個景象,就是許一山與他們是一個戰壕的戰友。

這件事從起因到現在,他們都冇瞞著他許一山。這就給彆人造成了一個假象,他許一山就是這件事當中的核心成員。

他不由暗暗心驚。

洪荒能將全縣代表都聯絡起來,足見他付出了很多,無論在精力上還是在物質金錢上,洪荒此次付出的代價,都是一個不敢多想的數字。

他想起洪荒送給曾臻的名錶,以及他送給陳勇的五千塊現金。突然啞然失笑起來,在洪荒的眼裡,貴為縣委辦主任的陳勇,居然抵不上他老婆曾臻價值的一個尾數。

許一山心裡一直有個疑惑,是什麼讓段焱華生出這麼大的膽量出來的?

要知道這件事如果敗露,他的前程將毀於一旦。

其實從許一山的角度看,段焱華完全冇必要急於上位。

他還年輕,按照他現在四十歲不到的年紀已經是正處級的縣委常委,未來前景幾乎肉眼得見啊。

他隻需等上三五年,一定會如願以償。

但段焱華似乎一刻都等不住了,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上位,不惜使出令官場最為忌憚的拉票手段出來,他如果冇有一個人替他扛,他就等於是自掘墳墓。

洪荒突然像想起什麼似的,趕緊從包裡拿出一串鑰匙出來,雙手捧著遞給許一山道:“許鎮長,聽說你結婚用的房還是你老丈人的。作為男人,這個鍋我們不背啊。”

“這是我給你準備的一套住宅,麵積有一百五十平方。精裝了,你隻要拎包入住就行。”

許一山連忙推脫道:“洪老闆,這個可不行,無功不受祿啊。”

一邊的段焱華冷冷說了一句道:“一山,你收下了,就算是立功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