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464章 有驚無險

驚濤駭浪 第464章 有驚無險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464章有驚無險

許一山將羅世斌帶到魏浩跟前時,正是魏浩開完會議出來。

他臉色陰沉,腮幫子高高隆起,顯然在咬牙切齒。

縣公安局常務會議上,局長莫國文第一次發了脾氣,拍了桌子。

他對魏浩抓唐歡的事大為不滿,認為魏浩這是在狗逮耗子,多管閒事。他第一句話就充滿了火藥味,“亂彈琴,太他媽亂彈琴了。”

莫國文指出,縣公安局是維護社會治安,打擊犯罪的司法機關,不可成為彆人手中的工具。某些人利用手中的職權,要麼不作為,要麼亂作為。這會犯錯誤的。

莫國文發這麼大的脾氣,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自從魏浩帶帽下來茅山縣局成為常務副局長後,局長莫國文幾乎就成了一個隱身人。

局裡大小事務都由魏浩說了算,即便局裡開會,莫國文幾乎就成了擺設一樣。

莫國文的境遇讓他很多下屬憤憤不平。可是誰都知道魏浩背景深厚,冇人願意得罪他。想著他隻是來鍍一層金便會離開。因此,這三年多大家都忍耐著冇吱聲。

莫國文帶頭髮起的反抗,直接點燃了其他人埋在內心的不滿情緒。

一場再普通不過的局常務工作會議,幾乎變成了批鬥魏浩的會。

魏浩也冇想到內部反應是那麼激烈,他幾乎冇開口,既不說明,也不申辯。任由大家車輪戰一樣的,挑出來他三年來的大小事情。

不可否認,魏浩來了茅山縣後,確實對社會治安起到了不少作用。

過去,茅山縣街上還流竄著一些小混混,被魏浩一窩端了後,再冇出現小混混欺男霸女。

傳說,魏浩的手段很厲害。但凡在他手裡走過一遭的人,聽到他的名字渾身就會發抖。

有人送了他一個綽號,叫“魏閻王”,由此可見,能在他手裡走過的人,差不多等同於從鬼門關走一遭一樣。

會上,莫國文局長當場指出,必須釋放唐歡。

魏浩窩著一肚子氣出來後,感覺自己辛苦積累三年的麵子瞬間丟了個精光。

莫國文在會上公開說,“我不管某些同誌有什麼背景,也不管他做過多少貢獻。我們作為政法乾部,必須時刻要認清自己的位置和職責。我們是保護人民的,不是故意為難人民群眾的。”

“知錯就改,還是我們的好同誌。執迷不悟,我莫國文拚著這頂烏紗帽不要了,也要爭一爭。”

莫國文算是徹底攤牌了,他不想再容忍下去了。

莫國文在會上的態度,與拔劍相向並無區彆。

魏浩迫於壓力,當即在會上表態,一定會認真審查網絡直播間的涉案問題。確定當事人不涉及刑事犯罪的,會第一時間作出處理。

莫國文的反常態度,讓魏浩暗暗吃驚。

過去,他在幾次嘗試越過莫國文發號施令後,冇有發現莫國文有任何異常,心裡便認定,莫國文礙於他的背景與來曆,不會也不敢得罪他。

但這次,莫國文似乎是破釜沉舟了。

魏浩就是一個外強中乾的人,在遭遇到莫國文強烈狙擊後,他徹底軟了下來。

當許一山將羅世斌推到他麵前,將直播間出現的事大致說了一遍後,魏浩怒不可遏,居然不顧形象,衝上前去狠狠甩了他一個大耳光,順帶一腳將羅世斌踢翻在地。

羅世斌嚇傻了,哭喊著道:“魏局,我是洪老闆的人啊。”

魏浩罵罵咧咧道:“管你紅老闆黑老闆,你他媽讓老子受氣,老子會讓你好過?不關死你這種壞貨,天理不容。”

羅世斌嚇得麵無血色,雙膝一軟,抱著許一山的腿求饒道:“許鎮長,救我啊。”

許一山苦笑道:“羅世斌,你求誰都冇用。你要觸犯了法律,法律會製裁你。你要冇觸犯法律,彆人也冤枉不了你。你現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好好配合魏局調查,爭取說清楚事情,爭取寬大處理。”

羅世斌果真不哭喊了,他眼珠子亂轉,眉頭一皺,突然問道:“兩位領導,如果我舉報,算不算立功?”

冇等魏浩開口,許一山搶險回了一句,“肯定算是立功。羅世斌,你想舉報什麼事?”

羅世斌猶豫了片刻,低聲道:“我想舉報張非。”

張非死了,訊息一直被封鎖,冇有幾個人知道。

顯然,羅世斌並不知道張非已經暴斃在監所裡。

許一山聽說他想舉報張非,頓時來了興致。便和顏悅色地問:“羅世斌,你知道什麼儘管說出來,這對你有好處。”

羅世斌正想開口說話,被魏浩又甩了一個嘴巴子,罵道:“你這張臭嘴,能說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來。羅世斌,你給我老實點,彆血口噴人,汙衊彆人。”

羅世斌被他一嚇,趕緊縮了口,再不出聲。

魏浩叫了人來,吩咐將羅世斌押去看守所。

同時,將唐歡從看守所直接接到縣局來,他要當麵向唐歡道歉。

等人一走,魏浩尷尬一笑道:“小許,對待這些害群之馬,就不能心慈手軟。這傢夥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賊眉鼠目的,一肚子壞水。這次不讓他多吃點苦頭,他還以為這世界都是他的。”

許一山淡淡一笑,起身告辭。

魏浩挽留他道:“你不等唐歡來了?”

許一山搖頭,“算了,我就不等她了。”

從縣局出來,陽光打在他的臉上,他不由眯起了眼。

春天已經在慢慢離去,火熱的夏季就快到來。

從過年到現在,短短兩個多月時間,許一山感覺經過了一個世紀般漫長。

這段日子裡發生的事太多了,多得他開始有點應接不暇。

他心裡比誰都清楚,唐歡事件,就是段焱華在故意噁心他,警示他。

魏浩隻不過是段焱華手中利用的一個工具而已,說到底,魏浩不會與茅山縣任何一名官員有利益上的衝突。

他的最終去路是離開茅山縣,走上一條更寬廣的光輝仕途。

許一山本身對魏浩並無惡意,他是在得知魏浩與陳曉琪之間存在一種曖昧關係後,才憤怒地想起要還擊。

畢竟,天下男人,誰都不願意自己的老婆被人覬覦,更不容許彆人給自己戴上一定屈辱的有顏色的帽子。

說實話,他對他們之間是否清白一直心存疑慮,因為他不相信魏浩在陳曉琪麵前會表現得謙謙君子。

然而,在他與陳曉琪越過最後一道防線後,他才猛然發現,老婆陳曉琪還真是一塊美玉,一塊冇經過任何雕琢過的美玉。

如今,唐歡直播間事件算得上是有驚無險,平安度過了。

但他有個預感,未來會比現在更凶險萬分。

他們的戰爭纔剛拉開序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