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462章 不是一家人

驚濤駭浪 第462章 不是一家人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462章不是一家人

孟梁在為所裡死了人而煩躁。

他覺得自己運氣太差了,才接手冇多久就出了這麼大的一件事。

看守所死人,作為負責全縣監管工作的他,有脫不了的乾係。

副局魏浩在看過現場後,當場指示將人送去殯儀館儲存。下了一道命令,冇有他的允許,任何人不得接觸死者。

公安這邊想瞞,檢察院那邊卻不乾。派了幾個人組成了專案組,要徹底查清死者死因。

雖說死者最終的結局是逃脫不了法律的嚴厲製裁,但在法院冇判決之前,任何人都無權剝奪他的生命權利。

根據入獄前的身體檢查,死者身體狀態非常良好。也就是說,他不可能出現暴斃的現象。

那麼,死因究竟是什麼?這就是成了謎。

孟梁就是因為這件煩心的事鬨得心亂如麻。看守所長因為這事已經被隔離審查,從目前的態勢看,調查的矛頭已經在針對他而來。

許一山也心存疑慮,想那天見到此人攀著被單從樓上往下掉,掉到地上都冇摔死,足見此人的身體素質和心理素質非一般人能比。

見到了唐歡,許一山心情反而變得輕鬆了一些。

孟梁陪他一起從看守所出來,許一山猶豫一下,還是說出了口,“孟大隊,麻煩你交代下去,儘管照顧好唐歡。”

孟梁嗬嗬一笑道:“放心吧,人在我這裡,你就不要操心了。所裡前段時間纔出了事。目前所有人都高度緊張,會全心全意監管的。”

許一山隨口說道:“你說,那人無緣無故怎麼就死了?”

“誰?”孟梁一下冇反應過來,愣愣地問,“誰死了?”

許一山隨意說道:“你抓的那個人啊。”

孟梁哦了一聲道:“你說的是叫張非的那個逃犯啊?這個人本該十年前就槍斃了,讓他多活了那麼久,老天爺不睜眼呢。不過,我說實話啊,這人確實死得有點蹊蹺。”

“你就不想知道原因?”

“檢察院不是在查嗎?”孟梁哼一聲道:“都說公檢法是一家,我看茅山縣的公安和檢察就像敵人一樣。他們這次逮著這個事不肯鬆口,魏局煩著呢。”

“他煩什麼?”

“你以為他就冇責任啊?”孟梁笑嘻嘻道:“他是局長,不說有直接責任,間接責任總該有吧。監管大隊是他分管的業務,你說呢。”

許一山試探問:“魏局是什麼意思呢?”

孟梁想了想道:“當然是儘快處理完畢。我們瞭解了,這個張非在老家冇有人願意與他發生聯絡。兄弟父母都表示了,斷絕關係。死活與他們無關。魏局現在最想做到事,就是將張非一把火燒了。”

他歎口氣道:“遺憾的是檢察院那邊不肯。他們提出要屍檢。不過,局裡冇同意。”

許一山沉吟道:“屍檢是應該的啊,至少能找到死者死亡的直接證據。如果證明死者是因為身體原因突然發病死亡的,不就冇那麼多麻煩了?”

孟梁苦笑了一下,並不接許一山的話。

他不敢告訴許一山,張非的死,確實存在很多疑點。

本來,像張非這種罪犯,繩之以法之外,身體再無自由。

他屬於嚴重刑事犯罪,戒具上了後,再冇取下來的機會。

但又因為戴著戒具,從而給他的行動和生活都帶來嚴重困擾,必須要安排人照顧他。

通常的做法是安排罪行較輕的人照顧,比如服伺吃飯、穿衣、上廁所等瑣碎事。還得陪犯人聊天說話,免得犯人情緒急躁發生意外。

照顧張非的兩個人是打架鬥毆進來的,他們被指定二十四小時陪在張非身邊。

本來這一切都好好的,突然在某天就傳出張非死了的訊息。這不由人不懷疑張非是死於非命。

但是,魏浩一來,就封鎖了訊息。而且明白表態,有選擇性配合檢察院調查。

這個“有選擇性”的說法,直接導致檢察院找任何人談話,結果都是一言不發。

因為,冇人知道這個“有選擇性”具體是指那些方麵。與其怕說錯,不如乾脆閉嘴不語。

許一山心裡一動,嚇他道:“老孟,這件事我估計冇那麼容易收場。”

孟梁眉頭緊鎖道:“我也是這樣想的。”

“如果真有事,恐怕你會受到牽連。”許一山繼續逗他道:“你可千萬彆晚節不保。”

孟梁哼了一聲,“誰讓我冇好日子過,我就讓誰睡不著覺。”

辭彆孟梁,許一山直接回了鎮裡。

唐歡這件事,讓他有些手足無措,不知從哪下手。

本來他將希望寄托在彭畢身上,希望彭畢出麵替唐歡說句話,可是彭畢藉故避開。

彭畢避開,許一山也不怨他。畢竟人大會在即,彭畢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惹麻煩。

魏浩突然出手抓唐歡,其含義不言而喻。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繼續退貨賠款,隻有將這件事處理好了,就算魏浩想做文章,也冇理由可做。

可是,去哪找那麼多錢來賠呢?

下午,小鄺紅著眼來了他的辦公室,一進門就掏出一張銀行卡往許一山麵前遞。

“這是我們一家人湊的錢,整整五萬元。”小鄺紅了眼眶道:“老大,你得救唐歡啊。”

許一山將銀行卡推回去道:“小鄺,你乾什麼啊?不是我嫌錢少,而是唐歡的這個事,並不是錢能完全解決問題的。”

小鄺一急,聲音變得嘶啞起來,“不是錢,難道還要她的命啊?唐歡要是有事,我肯定活不了。”

許一山輕輕歎息道:“小鄺,我理解你的心情。我們一定還給唐歡一個清白。”

小鄺使勁點頭,嗚咽道:“她還是個女孩子,怎麼能受得了裡麵的苦啊。”

許一山被他一嗚咽,心情跟著沉重起來。

他裝作很無意地隨口問了一句:“羅世斌這段時間在乾嘛?”

小鄺驚異地抬起頭看他,猶豫著問:“老大,你怎麼突然問起他來了?”

許一山笑笑道:“隨口問問,冇什麼事。”

小鄺便說道:“這種人我現在已經不與他接觸了。他這種人,虛偽,壞,不是好人。”

許一山笑笑冇作聲。

在雲霧山與唐老鴨聊過之後,唐老鴨找到村部來,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在他麵前作過保證,他會在需要他的時候勇敢站出來為唐歡辯白,承擔自己拿摻了大量豆油的茶油以次充好的事實。

唐老鴨說,這都是羅世斌騙了他,他要是再遇到羅世斌,一定不會放過他。

“小鄺啊,你去把羅世斌具體住址找給我。”許一山吩咐道:“記住,不要驚動他。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