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44章 霸道的段焱華

驚濤駭浪 第44章 霸道的段焱華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44章霸道的段焱華

段焱華對許一山提議讓他撤離很不高興。

他環顧一眼乾淨整潔氣派的辦公室問許一山:“你讓我撤去哪裡?”

許一山小聲道:“書記,這裡不安全,你是洪山鎮主帥,不能有任何差錯。我強烈要求,你去更安全的地方指揮。”

段焱華淡淡一笑道:“這裡就是我的戰場,哪有主帥臨陣脫逃的?”

段焱華表現出一副誓與洪山鎮共存亡的豪邁氣概,讓許一山有些手足無措。

段焱華不走,他總不能綁著他離開。可是他留在鎮政府裡,風險又將那麼大。

從目前的狀況來看,洪峰的**還未到來。一旦上遊無修水庫出現潰壩情況,滔天巨浪會排山倒海而來,洪山鎮的防洪大堤,根本抵擋不了洪流的衝擊。

如果洪山鎮防洪大堤也出現潰堤,整個洪山鎮將有一半會被洪水直接沖走。

許一山越想越怕,可是麵對著一副沉靜神態的段焱華,他又束手無策。

白玉趁機在一邊勸道:“段書記,我覺得小許的建議不錯。目前汛情很難確定,我個人的感覺,這次汛情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來得猛多了。”

段焱華看了白玉一眼道:“不用太擔心。這次洪水正好檢驗一下我們抗洪的能力。我提醒你們兩個一句話,洪山鎮在修建防洪大堤時,是按照百年不遇的前提修建的。我們有些同誌,過分杯弓蛇影了啊。”

許一山聞言,知道他在暗指自己,卻不知要如何反駁。

段焱華算是給足了他麵子了,若是換了彆人,當眾敢吼他,必定一個耳光上臉。

段焱華動手打人已經不是第一次,據說武裝部的老孫,就吃過他的耳光。

有一年,鎮裡征兵,老孫作為征兵負責人,將應征青年集合在鎮大院裡,準備送往縣裡去。

隊伍正要上車時,段焱華回來了,將老孫叫去辦公室,讓他從隊伍裡隨便挑出一個人來,換上他安排的一個人進去。

老孫據理力爭,解釋說,這些人都經過了層層挑選,身體素質、政治條件都符合征兵條件。現在突然臨時挑出來一個,不讓人去,道理上說不過去。

段焱華掃他一眼告訴他,在洪山鎮,他就是道理!

老孫不願剝奪任何一個青年的未來希望,段焱華便惱了,自己去到隊伍裡,隨便掃了一眼站得筆挺的年輕人,指著一個外貌清秀的青年說道:“你出來,脫了衣服,不用去了。”

老孫趕緊過來攔住,低聲道:“書記,他的條件各方麵都非常不錯,去了部隊,一定會是一個好兵。”

段焱華眉頭一皺道:“你說了算,還是我說了算?”

老孫脾氣一下上來了,鼓足勇氣道:“在征兵這方麵,我說了算。”

“你算個屁!”段焱華不顧那麼多人看著,罵了老孫一句道:“我命令你,馬上解決問題。”

老孫脖子一梗道:“不行,我不同意。”

話音未落,段焱華一記耳光已經呼上了老孫的臉。老孫一下被打懵了,站在原地哭都哭不出來。

後來,大家一起上前,將老孫拉回辦公室裡,勸他要尊重段書記。畢竟,在洪山鎮,段書記是當之無愧的當家人。

最後,人還是被換了,老孫喜歡的年輕人冇能如願去當兵。段焱華安排的人,順順利利去了部隊。

老孫挨的這記耳光,徹底讓洪山鎮的乾部們醒悟了過來,不管你能力有多大,不管你的立場有多正確,在段焱華的眼裡,都是一個屁。

許一山之前並不知道段焱華這種霸道的作風,至少在他印象裡,領導大多彬彬有禮,絕對不會當麵摻水,最多就是背後耍些陰謀詭計。

段焱華不走,許一山也拿他冇辦法。

白玉也不勸了。段焱華的脾氣,她太清楚了。

段焱華剛來洪山鎮時,全鎮乾部為他接風洗塵。白玉作為鎮婦聯主任,被安排坐在他旁邊。

酒酣耳熱之際,白玉的一隻手被人在桌子底下悄悄握住了。她大吃了一驚,低頭去看,發現緊握她的手的是段焱華。

她冇敢聲張,任由他握著。直到散場,段焱華藉口酒醉,讓白玉送他回房間休息。

白玉儘管為難,但看在他初來乍到,人又醉得厲害,隻好送他回去。

回到他的住處,段焱華將門一腳踢關上,簡單地說了一句話:“脫衣服吧。”

白玉當然明白他的意思,趕緊推脫說道:“書記,您醉了,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來看你。”

她想抽身跑走,段焱華豈能讓她得逞,冷冷說道:“我醉冇醉,心裡比你清楚。你脫了衣服,今後洪山鎮有我段焱華,洪山鎮就是你的。你若不脫,出了這扇門,你就不再是我洪山鎮的婦聯主任。”

白玉帶著哭腔道:“書記,我是有夫之婦啊。”

段焱華冷笑道:“我知道你是有夫之婦,不過那是形式。他不會再回來了。就算回來,你是我段焱華的女人,他能將我怎麼樣?”

那一夜,白玉雖然儘感屈辱,卻還是按照段焱華的要求,躺在了他的床上。

許一山的電話響了,老孫急吼吼地喊他:“許鎮長,水位又上漲了幾公分,虹橋兩個橋孔被堵了。”

許一山心裡一沉,指揮他道:“立即疏通橋孔。”

老孫為難道:“我拿什麼去疏通啊,看樣子,人力是冇法疏通得了的。”

許一山哦了一聲,掛了電話。

他試探著問段焱華:“書記,虹橋橋孔被上遊衝下來的雜物堵住了,現在洪水不能順暢通過虹橋,情況有點不樂觀啊。”

段焱華警惕地看著他,反問道:“你什麼意思?”

許一山硬著頭皮說道:“我想,炸掉虹橋,疏通水路。”

“你敢!”段焱華幾乎跳了起來,怒視著許一山道:“你好大的膽子,你知道虹橋造價多高嗎?你知道虹橋一斷,整個洪山鎮就會癱瘓嗎?”

“可是虹橋橋孔被堵,洪水不能順暢流往下遊,洪山鎮的壓力會更大。我直接說吧,洪水會漫過防洪大堤,可能造成大堤潰堤。”

“潰堤?”段焱華冷笑道:“你太小看了我們防洪大堤了吧。”

“段書記,虹橋炸了,洪水退後我們可以再修。若是洪水進了鎮裡,損失可能會更大。”

段焱華擺擺手道:“好了,不用說了。我警告你一句,不管發生什麼事,虹橋不能炸。”

許一山沉默不語,他憂心如焚,麵對著段焱華的蠻橫,他不知道下步該怎麼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