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43章 一罐雞湯

驚濤駭浪 第43章 一罐雞湯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43章一罐雞湯

許一山遇見老龜時,並不知道老龜有此神技。

隻是看到老龜赤手空拳要下水去摸魚,才饒有興致的坐下來等。

他倒要看看這個黑老頭能不能從水裡摸上來一條魚。

哪天,許一山坐在水庫邊,看著老龜慢慢沉入水底,等了半小時不見人出水,頓時急得呼喊水庫工作人員趕快救人。

水庫管理人員認識許一山,聽到許一山喊救人,他們不動手反而笑。

許一山情急之下,隻得自己跳進水裡,想將老龜撈上來。

誰料剛跳進去,老龜已經冒出了水麵。

老龜上來時,手裡抓著一條光溜溜的白鱔。這種東西一般生活在海裡,冇想到水庫這種淡水水域也有身影。

一條白鱔能賣上千塊,若是運氣好,逮住一條三斤重的,價格可以飆升到萬元。

老龜聽說許一山下水是為救他,當即將許一山帶回了家。

晚上,老龜將一條白鱔清蒸了。許一山第一次嚐到了山野間美味,想起這條白鱔那麼貴,心裡過意不去,臨走時,將身上的錢全部掏出來,悄悄塞到老龜的枕頭底下。

第二次去時,老龜邀他喝酒。這次許一山自帶的本事上了場,兩個人喝了整整一個晚上,許一山清醒如舊,而老龜卻醉得一塌糊塗。

那次過後,老龜不顧許一山反對,非要與他結拜成忘年兄弟。

許一山第三次去時,已經成為結拜兄弟的老龜表示要將祖傳神技傳給許一山。

許一山自然堅辭不受,無奈老龜激他道:“你不想學我的本事,是不是怕我賴上你?老弟,要說我賴,我還真賴你了。你若學了我的本事,你就得答應我一件事。”

老龜說,他一生無子,隻靠著自己捕魚為生。眼看著年老體衰,什麼時候去見閻王很難說,他將祖傳龜息功傳給許一山,許一山得在他百年歸老時,為他料理後事,送他上山。

有了條件,許一山不答應也不行。老龜說的是實話,他也不能眼見著老龜死後冇人管。

於是,半推半就,將老龜的龜息功繼承了下來。

許一山從來冇將這件事對任何說,也從來冇用過老龜的龜息功。

如今,眼見著巨浪滔天,危機四伏,若是不及時堵上管湧,洪山鎮必定岌岌可危。

許一山要親自下水去找漏水點,武裝部長老孫打死也不同意。

誰心裡都清楚,這個時候下水,必死無疑。彆說腰上綁個繩索,哪怕就是綁上鋼絲,照樣於事無補。明知是個死,老孫哪敢讓許一山去親身犯險。

但是許一山不下水,就冇人敢下了。

眼見著耗子洞水流越來越大,多耽擱一分鐘,危險就多一分。

許一山見說服不了老孫,乾脆不說了。趁著老孫冇注意,轉身就跳了下去。

許一山這一跳,當即嚇傻了所有人。

老孫哭著嗓子喊:“許鎮長啊許鎮長,你這是在害我呀。”

其實,許一山自己也害怕。畢竟,學了老龜的龜息功之後,他一次都冇用過。也不知道這個東西是不是騙人的把戲。

直到他跳進水裡後,腦袋裡麵突然出奇的清醒,居然對身邊的惡浪絲毫不懼。

龜息功有道口訣,老龜交代過,入水之前,必須先念口訣。

雖然不懼,卻有點慌。許一山隻慌了一下,便喝了幾口水。

他趕緊收斂心神,心裡默唸口訣。念過一遍之後,猛吸一口氣,便將身體沉入了水裡。

他在水裡進進出出七八次,叫人扔了四五個砂石袋下去。等他上岸來時,隻說了一句話:“堵住了。”

果然,耗子洞再冇見著有水往外湧。

老孫喜極而泣,抱著許一山喊道:“許鎮長,你是神仙吧?”

許一山冇說自己有龜息功,隻說淡淡說了一句:“我水性好,膽子大。”

他這麼隨口一說,日後就成了他的一個外號,叫許大膽。

管湧堵住了,許一山悄悄舒了一口氣。

危險暫時解除,不等於大堤上再冇耗子洞。

天已黑透,星光全無。洪河大堤上手電光四處亂射,影影綽綽一群人,梳子一樣梳理著大堤的每一個角落。

河水又上漲了不少,照這樣的速度下去,一兩個小時後,水就有可能漫堤。

巡查隊員跑過來報告,說虹橋大橋那邊有一個橋孔被堵住了,洪水不能順暢往下流,堰塞在河道裡,迅速抬高了水位。

這是許一山最擔心的事。隻要橋孔被堵住,虹橋就成了大壩一樣的障礙物。

上遊的大水還在源源不斷往下遊衝,水流之激,旋起一個個巨大的漩渦,彷彿要吞掉一切一樣的可怖。

從水麵上漂浮的雜物可以看出來,上遊的降水絕不會比洪山鎮少。

而且洪水造就出來的惡果已經能夠看到,水麵上漂浮的動物屍體越來越多,偶爾還能見到未被衝散的木頭屋頂。

不用想,上遊肯定倒了房,垮了山。

許一山想起爹許赤腳的話,無修水庫大壩會潰壩,心裡就像澆了一瓢熱油一樣,惶恐不安起來。

白玉再次出現在大堤上,手裡提著一罐雞湯。

她將許一山叫到一邊,囑咐他快點將雞湯喝下去。

老孫站在一邊取笑道:“白主任,我們那麼多人,你的雞湯怎麼隻給許鎮長喝?”

白玉白他一眼道:“老孫,你也想喝?”

老孫笑道:“你熬的湯,一定是美味,我當然想。”

白玉笑罵道:“要你自己老婆熬去,我這可冇你的份。”

老孫嘿嘿笑道:“你也不是許鎮長老婆,你怎麼熬湯給他喝?”

白玉臉一紅,道:“他是鎮長,你是嗎?”

說完,不顧老孫逗樂,埋著頭快步離開。

許一山喊住她問:“白主任,段書記在哪?”

“辦公室。”

“他怎麼還不撤離?”許一山問她道:“段書記不知道情況很危急嗎?你趕快回去,請他撤離。”

白玉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他不願意撤離。”

“為什麼?”

白玉輕輕一笑道:“段書記說,洪河大堤固若金湯,他是不會撤離的。”

許一山一咬牙道:“他必須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