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435章 背後

驚濤駭浪 第435章 背後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435章背後

許一山的婚禮在茅山縣引起轟動,並非婚禮豪華,鋪張浪費。而是因為縣委書記、縣長以及市長親自出席。

人們私下都在議論,這個許一山究竟什麼來頭,為何眾多領導都來給他站台?

許一山婚禮風波熱潮還冇散去,一個更令人驚訝的訊息傳來。

衡嶽市委組織部宣佈,經衡嶽市市委研究決定:黃山同誌任茅山縣縣委書記。

這個訊息來得很突然,超出所有人的預料。

依照組織任命原則,儘管黃山還有一年纔到退休年齡,但通常的做法是完全退休之前,他應該先卸任目前擔任的職務,退居二線。

而且,黃山在茅山縣已經擔任了兩屆的縣委書記,即使不退,也該換地方履職。

在一個地方連續擔任三屆地方主官的情況,絕無僅有。

任命書宣佈之後,第一個焦躁的人是謝飛縣長。

他托病拒絕出席書記黃山主持的新一屆縣委班子會議。

黃山繼續履職,他接替黃山成為書記的夢想正式破滅。

其實,在行政級彆上,書記與縣長都是同級彆的領導。儘管縣長也是縣委的副書記,但在實際工作中,縣長永遠都像一個受氣的媳婦。

謝飛與黃山已經搭了一屆多的班子,雖說都是班子成員,但留給謝飛說話的機會卻少得可憐。

黃山一貫強勢,說一不二。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他不但牢牢控製著縣委的全部工作,還在很多時候伸手乾預政府這邊的決定。

出身本土的黃山嘴邊常常掛著這樣一句話,“六十萬的茅山人民是他最堅強的後盾。”

事實上,他眼裡除了自己,彆人都冇法進入。即便麵對市委書記富嘉義,他也是唯一一個敢於當麵拍桌子罵孃的縣委書記。

富嘉義與黃山之間有過節,而且裂縫極深。

這些年來,富嘉義一直想將黃山踢下馬去,卻每次都在最後關頭化險為夷。

有高人深諳其中緣故,原來都在於燕京那邊的力量。

執掌十年茅山縣,黃山的功績還是可圈可點。

他首先摘掉了戴在茅山頭上二十幾年的貧困縣帽子,這就被視為他最大的政績。

雖然他摘帽的決定與時任縣長的謝飛發生了嚴重的衝突,但謝飛最終還是放棄了堅持,同意了他摘帽的決定。

茅山縣貧困縣摘帽,政績看起來是光鮮了不少,可對於主管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縣長謝飛來說,卻不亞於一場災難。

戴著貧困縣帽子,政策的傾斜度很高。縣裡不但不用上繳,還能獲得大量的補助。

摘了帽,什麼都冇有了,每年還得按政策上解財稅。

這讓腰包裡本來就不踏實的謝飛苦不堪言,曾經出現過他親自找銀行貸款發放工資的尷尬局麵。

茅山縣是個缺少工業的半山區小縣,經濟基礎薄弱,全縣最大的收入,來自人們每年外出打工彙回來的存款。

在段焱華的堅持下,茅山縣開啟土地財政的政策,一度緩解了縣財政入不敷出的尷尬境地。

如今,茅山縣再次由黃山來執掌,謝飛第一個感覺是絕望。

許一山是一個意外,他的出現,讓謝飛似乎看到了一線光明。

洪山鎮爆發百年不遇的大洪水時,縣委縣政府的領導全部集中在縣委會議室,等待來自一線的報告。

當時,謝飛的一顆心是吊在嗓子眼的,因為他深知洪山鎮的防洪堤壩不足以抗擊洪峰的衝擊。

他是第一個提出疏散群眾的人,但被黃山堅決否決掉了。

直到後來聽到洪山鎮傳來的訊息,一個叫許一山的副鎮長假冒縣委縣政府的命令,廣播疏散撤離全鎮居民時,他頓時激動得差點要哭出來。

當時,黃山是發了大脾氣的,命令縣公安局立即派人去洪山鎮抓散佈謠言,蠱惑人心,製造恐慌的許一山。

關鍵時刻,謝飛據理力爭,堅決反對黃山的決定。

或許是黃山心裡也冇底,他第一次妥協下來。

在聽到許一山將洪山鎮的虹橋炸燬之後,黃山氣得跳起來,拍著桌子大罵許一山是個敗家子,是個損毀國家財產的罪魁禍首,必須嚴懲不貸。

謝飛又在這時候挺胸而出為許一山辯護。

事實證明,許一山和謝飛的判斷都是正確的。當時如果不炸燬虹橋,洪山鎮將會被洪水夷為平地。

這件事後,大家都忌諱起來,誰也不主動提。既冇有對許一山在抗洪中的表現嘉獎,也冇有對他炸燬虹橋進行追責。

因為所有人心裡都明白,橋不炸,毀掉的是一座茅山縣唯一賴以自豪的大鎮。

許一山就在那場洪水時進入謝飛的視野的,他很欣慰茅山縣有一股新生的力量在崛起。這股力量是茅山縣未來的希望。

再後來,許一山赴京找援助,在所有人都準備看他笑話的時候,廖小雅帶著資金來無償援建虹橋,讓包括黃山在內的一幫人目瞪口呆。

但他們最後達成一致意見,拒絕援建,理由是茅山縣有能力恢複災後重建的大事。

謝飛氣得七竅生煙,可是在縣委縣政府裡,儘管他是一縣之長,但在黃山麵前還是顯得無比的勢單力薄。

他知道他們是故意想讓許一山下不來台,這個新生的小子,就像一棵野蠻生長的小草,讓所有人都側目而視。

許一山兩次被紀委約談,最後都是有驚無險的結局,這與他在縣委會上據理力爭不無關係。

他一直在默默關注許一山的舉動,心裡想著總有一天,他會讓他大放異彩。

然而,他的夢想被現實無情的打破。

黃山繼任茅山縣委書記,許一山永無出頭之日。

段焱華在常委會上公然說過,對許一山這樣的乾部,必須控製使用。這些人如果不加以控製,很可能會給茅山縣帶來嚴重的危機。

段焱華冇說明什麼危機,但每個人心裡都明白,如果放任許一山自由生長,他的壯大將會給段焱華他們帶來威脅。

唯一讓謝飛感到欣慰的是,許一山目前不會有危險。新市長鬍進親自過來參加他許一山的婚禮,無非就是向外界傳遞一個明確的信號。許一山是他的人!

組織決定已經塵埃落定,未來至少五年,茅山縣仍然掌控在黃山手裡。

黃山手裡的茅山縣,就是鐵板一塊。誰也休想改變格局。

此刻,浮在謝飛心裡的一片綿綿的悲哀。

就在謝飛擔憂著茅山縣未來發展的困局時,一道新的任命書打破了寧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