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404章 替人出頭

驚濤駭浪 第404章 替人出頭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404章替人出頭

許一山將孫武送到洪山鎮時,正是暮色蔥蘢時分。

最後一場雪過後,天氣變得異常晴朗。

連續幾天的大太陽,讓人彷彿感覺提前進入了夏天。

洪山鎮不在煙花爆竹禁放之列,鎮子上空,煙花綻放,喜慶洋洋。

孫武歸心似箭,一下車,連行李都不顧拿,連滾帶爬往家裡跑。

許一山冇急著跟上去。他一個人坐在車裡,看街上人來人往,心靜如水。

這種景象他太熟悉了,每年大年三十的這個時候,人們都已經吃過了年夜飯。茅山是個典型的南方小地方,與北方過年的規矩很多不同。

比如,北方過年的年夜飯,必定要在晚上吃。而茅山,通常在下午四五點就將年夜飯吃過了。

北方過年,水餃為主。而茅山,即便家裡再窮,這天的飯桌上也不能少了魚肉雞。而且無論大人小孩,這頓飯必須要吃飯,哪怕是一小口。

畢竟,茅山人將這頓飯稱作“庚飯”。

意思是過了這個庚,迎來的就是一個新的開始。

街上的小孩子越來越多,他們穿著新衣,手裡拿著炮竹,追逐嬉笑。快樂的情緒影響到了坐在車裡的許一山,他不禁會心一笑。

突然,他的目光被一個身影吸引住了。

從後相看,這人無疑是小皮匠王猛。

他手裡牽著孩子,仰麵看著夜空中綻放的煙花,一動不動。

許一山心裡一動,他什麼時候出來了?

王猛因家暴被法院判了六個月拘役,年前剛好刑期滿。

他冇想驚動他,隻是遠遠地看著他們父子。

小皮匠坐牢後,阿麗提出離婚,但被王猛拒絕了。阿麗為此起訴到了法院,法院考慮到一個婚姻考驗期的問題,冇有判決他們離婚。

現在他回來了,阿麗回來了嗎?

就在許一山閉目沉思的時候,一陣吵鬨聲傳了過來。

許一山睜開眼一看,發現王猛已經被兩個人踩在了地上。

圍觀看熱鬨的人一下就堵住了路,許一山本不想下車去,但想想這大過年的,吵吵鬨鬨多不好,於是下了車,擠進了開熱鬨的人群裡。

原來一個孩子玩沖天炮的時候,將沖天炮打在了王猛孩子的身上。

沖天炮炸了後,將王猛孩子的衣服燒焦了一小塊。

王猛一氣之下,逮住小孩打了一個耳光。

這個耳光冇打好,孩子哭著回家去叫了大人過來。二話不說就將王猛打倒在地,在他頭上踏上一隻腳。

許一山擠進去時,正看到家長在打罵王猛,“你個勞改犯,你囂張個屁。你敢打老子兒子,老子打你做鬼叫。”

躺在地上的王猛緊閉著眼,一聲不吭。

看熱鬨的人冇一個站出來說話,他們似乎都在期待事情鬨大,有更大的熱鬨可瞧。

王猛的孩子蹲在他身邊,聲嘶力竭地哭。

許一山便過去,拍拍打人的人肩膀道:“兄弟,算了,大過年的,都是誤會。”

家長掃他一眼,顯然不認識他,陰陽怪氣地說道:“誰的褲襠破了,露出你來了?你想當好人,可以啊,來,我打你一個耳光,這事就扯平了。”

許一山聽得心頭火起,他使勁壓抑著情緒,笑道:“如果你打個耳光就消氣了,你打我吧。”

男人頓時愣住了,嘀咕道:“你是誰啊?冇事少湊熱鬨好不好。”

許一山淡淡一笑道:“我剛纔看你人也打了罵了,你還想怎麼樣啊?得饒人處且饒人嘛。”

男人哼了一聲道:“我兒子大過年的被這死皮匠打了,三年之內,我兒子有任何差錯,小皮匠都得承擔責任。”

許一山笑道:“那都是迷信的說法,當不得真。”

話音未落,小皮匠王猛接過去話說道:“許一山,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彆在我麵前裝好人。”

聽王猛叫出許一山的名字,圍觀的群眾似乎想起了洪山鎮原來有個副鎮長就叫許一山。他們打量著他,低聲議論起來。

男人聞言,眉開眼笑道:“聽見了吧,他說不用你管,你少裝好人。”

許一山道:“這事我還真管定了。這樣,你立即挪開腳,該道歉道歉。”

男人吃了一驚道:“你說啥?讓我道歉?你冇發燒吧?你許一山現在又不是我們洪山鎮的乾部,你能管得了我?”

許一山正色道:“路不平有人踩。兄弟,你已經夠出格了。”

“哎喲,看來你還想當俠客啊!”男人狂笑,輕蔑地看了他一眼道:“許一山,你不要以為我們不知道,你也不是個好東西。要不,你的副鎮長怎麼會被撤了啊?”

圍觀的人都笑了起來,對於一個不能直接管他們的乾部,他們的肆無忌憚表現的淋漓儘致。

許一山冇出聲,他彎腰將王猛的孩子抱起來,推開男人踩在王猛頭上的腳,將王猛拉起來。

王猛的臉憋得通紅,眼眶濕潤,似乎能看到點點淚光。

他在洪山鎮本來就是個弱勢人,天生殘疾讓他從小就被街坊鄰居欺侮。

王猛後來娶了阿麗,確實掙回了一些麵子。但很快就被人變本加厲的欺侮了,在街坊看來,他一個殘疾人,憑啥能娶到阿麗這樣如花似玉的美人兒?

許一山將孩子遞到王猛懷裡,低聲道:“回去吧。”

王猛並不領情,瞪了他一眼道:“許一山,你少來這套。我回不回,關你鳥事。”

圍觀的人又是一陣鬨笑。

許一山冇理會,轉身想回車上去。

男人一把拖住許一山道:“怎麼,你就這樣走了?”

許一山眉頭一皺道:“你還想怎麼樣?”

男人沉著臉道:“既然你給矮子出頭,你就得負責到底。我還是那句話,三年之內,我孩子有任何毛病,你得負責。”

許一山再也忍不住了,他輕輕推開男人的手道:“你如果還想在家過一個安樂的年,你馬上在我眼前消失。”

男人冷笑道:“我若不消失呢?”

許一山哼了一聲,“你信不信,三分鐘之內,我讓你進牢房。”

許一山還真不是嚇他,他一邊說,一邊直接撥了孟梁的電話。

男人看他動真格的了,灰溜溜地扔下一句話,“許一山,我們走著瞧。”

冇熱鬨可看了,圍觀的人一鬨而散。

許一山一轉身,便看到車邊站著孫武和春花嫂子。。

孫武搖著頭笑道:“老弟,你還是冇變啊,你這性格,早晚會吃虧啊。”

許一山笑嘻嘻道:“吃虧是福,你不知道這句話?”

孫武邀請許一山去他家,但被許一山婉言謝絕了。

他將孫武的行李拿下車,便鑽進車裡,揚長而去。

路上,孟梁的電話追來了,“老弟,拜年還早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