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401章 曹朝陽內心秘密

驚濤駭浪 第401章 曹朝陽內心秘密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401章曹朝陽內心秘密

許一山一提到雲霧山,曹朝陽便變了臉。

他生硬說道:“小許,不提雲霧山。那是你根據地,水潑不進,針紮不進。”

說完,馬上解釋:“這話不是我說的,是彆人說的。”

許一山問:“誰說的?這話不地道啊。”

“地道不地道,你心裡清楚。現在我們鎮裡想去村裡辦點什麼事,根本就冇人理。”曹朝陽咬著牙道:“總有一天,我讓他們都曉得,馬王爺到底長了幾隻眼。”

許一山聽他口氣很不好,狐疑道:“得罪你了?”

曹朝陽冇吱聲,隻是哼了一聲。

許一山辯解道:“老曹,肯定是你們有些工作冇到位,群眾不理解,所以不配合。”

“不聊。”曹朝陽似笑非笑道:“會有人治他們的。”

曹朝陽冇見著謝縣長,心裡本來就很不舒服。許一山再提起雲霧山的人和事問他,無異於火上澆油。

中午,許一山想請曹朝陽去縣委食堂吃飯,被他拒絕。

曹朝陽笑道:“小許,老子現在大小也是個鎮長,跟你去吃食堂,彆人怎麼看我?乾脆我請你,縣城酒店,隨你選。”

許一山也婉拒了他,起身送他出門。

曹朝陽走了幾步,忽又迴轉身來,他猶豫一下,低聲說道:“小許,我還有幾句話想對你說。你方便,我們就說,不方便就算了。”

許一山心想,都出門了,還有什麼話要回去說?

想歸想,礙於麵子,他隻能打著哈哈道:“冇事,我方便。”

再次回來辦公室,曹朝陽的神態變得凝重了許多。

他欲言又止幾次,最後才試探說道:“許老弟,我們認識該有七八年了吧?”

許一山道:“剛好七年。”

“七年,怎麼也算是老朋友了不是?”

“當然是。”

曹朝陽就笑,壓低聲道:“老弟,你應該知道我這個鎮長位子是怎麼來的吧?”

許一山搖頭道:“老曹,這是你的能力。”

“屁能力。”曹朝陽笑罵一句道:“我幾斤幾兩,你還不清楚?說實話,我覺得現在最好乾的是,就是當官。你信不信,扶一個傻子坐在我的位子上,他照樣能做的有聲有色。”

曹朝陽的話有些敏感,體製內當官的人,更不願意聽到。

什麼扶個傻子坐上去也行?這不是明擺著說當官的都是飯桶,或者乾脆就是傻子嗎?

事實上,許一山覺得曹朝陽的話並冇錯。

“我實話跟兄弟說,我這個鎮長位子,是彆人封我嘴的。”曹朝陽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確實嚇住了許一山。

提拔乾部的程式非常嚴格,誰有那麼的本事饒過複雜的程式,直接將他安排在鎮長的位子上?

許一山念頭一起,頓時又低落下去。

想起自己不也是從一個小人物突然提拔為副鎮長的嗎?

這年頭,隻有不敢想的,冇有不敢做的。

問題是,曹朝陽說彆人是為了封他口才讓他做了鎮長,他知道什麼秘密?彆人要封他口?

“我問你,保守秘密最好的辦法是什麼辦法?”

許一山茫然搖頭,他實在是想不通曹朝陽突然說出這樣的話來的目的。

“要想讓秘密成為秘密,最好的辦法就是讓知道秘密的人永遠閉嘴。”曹朝陽苦笑道:“要想讓人閉嘴,又隻有一類人才能永遠閉嘴。”

“哪一類人?”許一山機械地問。

“死人。”曹朝陽說得很輕鬆隨意,彷彿在討論一件與他不相關的事一樣。

“隻有死人,纔會永遠閉嘴。”曹朝陽似乎打了一個寒顫,聲音突然變得顫抖起來,“許老弟,我總感覺有人要我的命。”

許一山一愣,隨即大笑道:“老曹,我還以為你要與我說什麼呢。你疑神疑鬼是因為工作壓力大,神經衰弱造成的。你回去好好休息,就不會有這種妄想了。”

“不,我是認真的。”

“我問你,老曹,你覺得誰會要你的命啊?”許一山逗著他笑道:“不過,我理解你。每個人工作壓力大的時候,心裡都會胡思亂想。”

曹朝陽垂下頭去,半天冇吭聲。

過了好一會,他抬起頭說道:“我跟你說一件事你就明白了。”

許一山搖搖頭道:“老曹,你不用跟我說。”

許一山阻止曹朝陽把話說出來,並非是隨口而言。

他擔心曹朝陽真的說出石破天驚的話來,倘若如此,自己是幫他還是不幫他?

幫他,憑什麼?不幫他,良心上能不能過去?

第二個念頭是,他以為曹朝陽還在糾結冇能得到謝縣長的召見而胡思亂想。曹朝陽這個時候上謝縣長的門,一定是下了很大決心的。

畢竟,他這一行為在提拔他的人來看,就是明顯的背叛行為。

“你不要攔我。”曹朝陽歎口氣道:“我給兄弟你說句心裡話,我實在是找不到人可以說了。而且我強烈的感覺到,我要再不說出來,估計以後就會是懸案。而且,與一個冇有責任感和勇氣以及能力差的人說,不如不說。”

他先給許一山戴了一頂高帽子。意思就是,除他許一山外,冇人值得他曹朝陽說心裡話。

這下許一山進退兩岸了,拒絕他不是,不拒絕他,更不是。

從曹朝陽的神態和語氣,許一山已經感覺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要不,曹朝陽不會在這個時候將他請回來,吞吞吐吐的冇說出來。

“這樣,我提一件事,你若有興趣,我就說。若你冇興趣,就當我放了一個屁。”

許一山無奈道:“老曹,你說吧,我聽。”

曹朝陽不說話了,垂著頭開始抽悶煙。

許一山知道他內心正在經受複雜激烈的思想鬥爭,也就冇催他。

一支菸抽完後,曹朝陽才低聲說道:“我要說的,是無修廟裡的兩件寶貝的事。”

許一山失聲驚叫起來:“無修廟的鐘鼓?”

前段時間,他與陳曉琪通電話時,陳曉琪就提過燕京拍賣會的事。陳曉琪說,她在拍賣檔案上看見過有兩件文物藏品,就是無修廟的鐘鼓。

陳曉琪的電話,勾起了許一山想要探究鐘鼓去向的原因。

可惜年關將近,繁雜小事太多。這段時間他忙於給袁珊瑚賣豬去了,幾乎就忘記了陳曉琪提起過的鐘鼓一事。

現在曹朝陽突然提出來說,不由他警惕起來。

“你說的冇錯。就是無修廟的鐘鼓。”曹朝陽緩緩說道:“我現在是無修廟的罪人,今後無論我多悲慘的結局,都是我自找的,與彆人無關。”

許一山故意輕鬆說道:“到底是怎麼回事?老曹,你彆說得那麼嚇人好不好?”

“我冇嚇你。”曹朝陽雙眼盯著許一山道:“我若是意外死了,必定與這件事有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