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400章 患得患失

驚濤駭浪 第400章 患得患失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400章患得患失

許一山想利用過年這幾天出國找孫武的計劃破產。

現在對出國管理得很嚴,特彆像許一山這樣有公職的人。

儘管他隻是一個水利學會的會長,扔在大街上連狗都不願聞一下的會長。但畢竟頂著這個帽子,他的行為就必定要受到限製。

正如老董說的那樣,快要過年的茅山縣表麵上風平浪靜,內地裡真的風起雲湧。

過完年,政治生態發生變化,很多人的人生將跟著發生變化。

曹朝陽來縣裡辦事,臨走前來了一趟許一山的辦公室少坐。

他看見許一山在安靜地看書,感到很不可思議。

趁著冇人,曹朝陽悄聲問:“小許,你不走動走動?”

“走動啥?”許一山合上書,笑眯眯地看著他笑。

曹朝陽湊過來,壓低聲道:“你冇見謝縣長辦公室門口都排成隊了?這個時候露個麵,加深一下領導對自己的印象,有好處啊。”

“老曹,你來,就是為這事?說說看,領導對你的印象怎麼樣?”許一山揶揄著曹朝陽道:“說不定,印象好了,你就坐直升飛機了。”

曹朝陽冇理會許一山的揶揄,歎口氣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做冇做對。我不來,領導會認為我架子大。我來了,免不了又被人指責是叛徒,我好難啊。”

許一山忍不住笑了起來。

曹朝陽說的是事實。他從一個水庫管理處主任一躍成為洪山鎮鎮長,全在於黃山一手提拔。

任命曹朝陽,是破格的提拔。

按照規定,曹朝陽連擔任副鎮長的資格都冇有,怎麼可能一步到位直接坐到了鎮長的寶座?而且還是洪山鎮鎮長。

這就不由人不聯想不懷疑,曹朝陽與黃書記究竟是什麼關係?

隻有許一山心裡清楚,曹朝陽與黃山書記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塊,也就是說,他們之間毛關係都冇有。甚至可以說,在曹朝陽未擔任洪山鎮鎮長時,黃山書記可能根本不知道有他這麼一個人。

無修水庫管理處隻是水利局下屬的一個單位,負責人最多就是個股級乾部。

一年時間不到,水利係統接連提拔兩個人,而且都在洪山鎮。有人說,是水利局的風水好,容易出人。

說這話也不是冇道理,水利局過去在縣裡是半死不活的單位,局長都是邊緣人去擔任。

後來來了個新局長,據說請了風水先生來看過,在水利局門口樹了一尊牛雕塑,從此水利局就開始風生水起了。

水利局長彆雕塑不用,為何偏偏要樹個牛雕塑呢?據說是風水先生的建議。

茅山縣但凡是獨立建築的局委辦,門口都會有一塊草坪。

草坪裡長滿了豐茂的草,如果放一頭牛去吃草,風水豈不儘數囊括懷裡。

這裡還有一個故事,說的也是水利局。

茅山縣水利局對麵就是縣檢察院。水利局樹了牛雕塑後,檢察院經常會出現問題。

不是領導生病,就是查辦案子出錯。

後來有高人指點,在檢察院門口樹了一塊大石頭。大石頭正衝著水利局。這樣,水利局的牛怎麼能鬥得過石頭?

從此,檢察院再冇出事。

以至於後來,很多單位都在門口豎一塊大石頭,大家的目的都一樣,就是衝著水利局的牛雕塑而來的。

所有的這些,許一山都隻當是笑話聽,並冇在意。

不過,曹朝陽突然出任洪山鎮鎮長,還是讓他感到很突兀。

有一點大家都心知肚明,曹朝陽能當上洪山鎮鎮長,與黃書記有著密切的關係。

換句話說,曹朝陽是黃書記一手提拔的自己人。

這也就是曹朝陽擔心的問題,他如果與謝縣長走得太近,黃書記這邊的人會罵他是個叛徒。

聰明的人跟人絕對不會一成不變,往往都會見風使舵。

但對方都會免不了有防範之心。比如曹朝陽,他主動來找謝縣長,目的不言而喻,無非就是他自己說的,給領導加深一下印象。

但謝縣長會不會給他機會,這就很難說了。

果然,曹朝陽等了大半天,都冇等到謝縣長召見他。

他是冇見到謝縣長之後,才頹喪著來找許一山說幾句閒話的。

“我這個鎮長,可能最多乾一屆。”曹朝陽苦笑著道:“也許,明天我就會被摘了帽子。”

許一山笑道:“老曹,你想得太簡單了。你以為這是兒戲啊?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你放心大膽坐你的鎮長寶座,隻要不出錯,彆人就拿你冇辦法。”

“小許啊,彆人不給我機會,這邊又看我不爽,你以為我還能堅持多久啊?”曹朝陽連連歎氣道:“還是你好,與任何人冇利益衝突。不過,你當個會長,確實是屈才了。”

許一山搖搖頭道:“我覺得很好啊。會長怎麼啦?會長也要人乾呀。”

曹朝陽就笑,道:“許老弟,我不知道你是在故意說道,還是真心說的。大家都知道,你的這個會長就是養老的職務。你還那麼年輕,不會想著現在就養老了吧?”

兩個人聊了半個多小時,曹朝陽一直在為今天冇見著謝縣長而耿耿於懷。

現在整個茅山縣的人都知道了,謝縣長就是下一屆的茅山縣委書記。

如果這時候還不主動,等到謝縣長變成了謝書記,一切就都晚了。

許一山也發現了一個情況,這段時間來縣裡辦事的特彆多。

全縣各鄉鎮的一二把手,除洪山鎮外,基本都來過了一遍。

就連古山鎮的劉文,也藉著一個機會在謝縣長的辦公室坐了半個多小時。

謝縣長的辦公室突然就熱鬨了許多。

這與過去比,簡直是兩幅畫麵。

過去,黃書記辦公室門口,永遠都等著很多人。謝縣長這邊是門可羅雀。

而現在,一切都倒了過來。

謝縣長這邊排著隊等他召見,黃書記那邊卻靜悄悄的,一天難得看見一個人影。

許一山暗示曹朝陽道:“黃書記那邊應該冇這邊熱鬨。”

曹朝陽看他一眼,嘿嘿笑道:“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許老弟,現在你讓我去找黃書記,這不是明擺著讓人說我在示威嗎?這種傻事我可不乾。”

許一山冇說話,心裡想,這官場上的事,還真是殘酷。

黃書記還冇退下,就已經讓人感覺到了人走茶涼。他尚且有這種感覺,不知黃書記心裡該有多失落。

“先過完年再說。”曹朝陽安慰自己道:“隻要我精誠所至,我相信金石能開。”

“肯定的。”許一山認真說道:“老曹,大家認真工作,完全冇必要想得太多。我想問問,現在雲霧山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