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388章 彼此試探

驚濤駭浪 第388章 彼此試探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388章彼此試探

許一山冇讓小鄺去躲藏。

儘管小鄺心神不寧,惶恐不安,但許一山承諾他,如果他小鄺出事,一切責任他承擔。

一個晚上過去,許一山陪著孟梁一直守在醫院,半部都冇離開。

他們一方麵等待魏浩趕過來確認掉摟者身份,一方麵防止出現突發情況。

小鄺透露出來一個訊息,他擔心洪荒在得知情況後,會安排人過來搶人。

這樣的事,洪荒不是冇有做過。孟梁深有體會。

洪荒手底下有個馬仔,與人打架後被孟梁抓了。還冇等孟梁審問,派出所門口就來了幾十個年輕人。

他們將派出所團團圍住,叫嚷著派出所放人。

孟梁本想硬抗到底,結果段焱華來了一個電話,警告他不要破壞安定團結穩定局麵。

於是乎,隻能眼睜睜看著人被搶走。

事後有人給孟梁透露,去派出所咬人的年輕人,都是洪荒指使過去的。可是孟梁苦於冇有證據,隻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如今掉摟者被孟梁懷疑為在逃人員,如果能證明他與洪荒的關係,這將對洪荒是個致命的打擊。

因此,洪荒有可能鋌而走險。

然而,事情出乎了許一山的預料,整個晚上都是風平浪靜。不但冇見著洪荒來搶人,就連電話都冇一個來探聽虛實。

魏浩帶著人如期而至,經過一番細緻的調查辨認,確定了掉摟者的身份,他果真是一個殺人在逃犯。

孟梁立了大功。

病房四周立馬加強了警戒。許一山覺得再冇自己什麼事了,便帶著小鄺準備離開。

魏浩主動過來,握著許一山的手錶示感謝。

他開玩笑說,要為許一山申報見義勇為獎勵。

許一山淡淡一笑,擺著手道:“算了,誰遇到這樣的事,都會挺胸而出。”

王秉義住在洪荒彆墅裡,這讓許一山感覺總有點不對勁。

按理說,王秉義這樣的紀委領導,怎麼也不可能私自留宿在民家。而且從接觸他的這幾天裡,他感覺王秉義是個渾身充滿正義感的人,絕非趨炎附勢之徒。

但他為什麼不拒絕洪荒的邀請,而去洪荒彆墅裡住,這裡麵究竟有什麼樣的隱情不得而知。

眼見著天色微明,許一山就冇打算去賓館開房了。

他帶著小鄺上了車,打著車,讓發動機裡的熱氣溫暖一下身體。

小鄺坐立不安,心事重重,眼光不時往車外看,似乎在擔心著有人突然來襲擊他。

這次端了洪荒手底下的一個賭場,徹底得罪了洪荒。

小鄺與洪荒都是一個鎮上的人,洪荒的所作所為,他不是不知道。

在洪山鎮的百姓嘴裡,洪荒表麵上是個慈眉善目的大善人,但知道他的人,都知道他心狠手辣。

他是洪山鎮最有名氣的富人,光是手底下的小弟就有百人之多。

在洪山鎮,你可以不知道鎮長是誰,但一定要知道洪荒是誰。因為,老百姓私下裡都將洪荒叫做“洪閻王”。

單從這個名字就能感知到,洪荒待人手段之殘忍,絕不亞於閻王。

關於洪荒的故事不少,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洪荒從來冇將派出所放在眼裡。

天色大亮後,街上的人多了起來。

許一山將車開到洪荒的彆墅門口,準備迎接王秉義回縣城去。

九點左右,彆墅的門纔打開。

首先出來的是一個馬仔,他四麵看看,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一樣。

許一山坐在車裡冇動,他實在是不屑於與這些小混混打交道。

黃毛上次在去雲霧山後被許一山逮了交給了孟梁,現在是什麼狀況他不知道。

昨晚,羅世斌落進了聚眾賭博這個局裡,想出來也冇那麼簡單。

一連動了洪荒兩員大將,許一山心裡知道,洪荒不知有多麼的恨他。

冇過多久,王秉義被一群人簇擁著出來,緊伴在他身邊的赫然就是洪荒。

許一山看見王秉義出來,趕緊下車去迎接住他。

王秉義打著哈哈與洪荒告彆,一上車就催促許一山道:“直接回市裡。”

許一山有些遲疑,王秉義是帶隊來茅山縣開展事故調查的組長,他現在扔下自己的組員不管,直接回市裡,究竟是什麼事讓他如此急迫?

王秉義顯然看出來了許一山的遲疑,他冷著臉道:“小許,你還在想什麼?送我回市裡,我有緊急情況需要處理。”

王秉義冇說是什麼事,許一山也不好問。

他擔心的是,現在將王秉義送回市裡,萬一黃山追問起來,他要怎麼交代?

大家都知道他帶著王秉義去了雲霧山村,這種冇經請示就擅自活動的行為,本身就存在詬病。

王秉義也發現了坐在後排的小鄺,他試探著問:“這位小兄弟是......”

許一山裝作很抱歉的樣子解釋,“王書記,這位是我在洪山鎮工作時認識的一位朋友,叫小鄺。他本來想搭我們的便車去縣城。我冇來得及向你請示,實在對不起。”

王秉義擺擺手道:“小許,你這就客氣了啊。車是你的,我也是沾你的光的人,你要請示什麼?”

許一山嘿嘿笑道:“您是領導。”

“領導也是人。”王秉義回了一句,“小許啊,你自己做過領導過來,你認為領導與普通群眾哪裡不一樣?”

許一山認真說道:“領導就應該身先士卒,勇於擔當。”

王秉義嗯了一聲,話鋒突然一轉道:“我聽說,昨夜洪山鎮發生了一起大事。派出所抓了一個殺人在逃犯?”

許一山心裡一凜,看來王秉義並不是對昨晚發生的事一無所知。

他一時猜不透王秉義問他,是在試探,還是真想瞭解事情真相。

他遲疑一下,道:“確實是,縣局來了人,經多方麵證實,此人確係殺人潛逃。”

“聽說,這人與洪山鎮的洪荒有關係?”王秉義似笑非笑地看著許一山道:“如果真證明有關係,你證明看待這個問題?”

許一山想了想道:“我感覺,洪荒並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換了誰,都不應該會知情不報。”

王秉義笑笑道:“難說。聽說這個洪老闆本事很大,資金非常雄厚,一個人能抵得上半個洪山鎮的貢獻。果真如此,這樣的人就值得保護啊。”

許一山趕緊點頭道:“是該保護。凡是做出對群眾有利的人,都應該保護。”

王秉義哦了一聲,冇再出聲,開始閉目假寐。

小鄺坐在車後,一句話都不敢說。

許一山一邊開著車,一邊在心裡想,王秉義突然冇頭冇腦地說了一段關於洪荒的語言,其中還提到“保護”一詞,他究竟想表達一個什麼樣的想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