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384章 段焱華的土地財政

驚濤駭浪 第384章 段焱華的土地財政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384章段焱華的土地財政

洪山酒樓,燈火輝煌,流光溢彩。

這座全鎮最高檔豪華的酒樓,放在衡嶽市裡,也不比任何一家酒樓遜色。

酒樓門口的迎賓姑娘,是一道靚麗的風景。洪山鎮年輕人當中流傳著這麼一個說法,想看漂亮姑娘,去洪山酒樓門口。

迎賓小姐每一個月一換,這讓許多人不得不驚歎洪荒手裡的漂亮姑娘多如牛毛。

許一山接到曹朝陽的電話後,本想不去的。轉念一想,王秉義書記在,自己不去,就顯得小氣了。

他在得知段焱華封了雲霧山村的路之後,心裡原本尚存的一點好印象全部付之東流了。

他之所以冇拒絕曹朝陽,就是因為他還不知道王秉義的態度。

這老頭從跟他上雲霧山開始,一直就很少說話。他在雲霧山村走門串戶一天半夜,特也不知道老頭與村民聊了什麼。

但是,王秉義能答應段焱華出席酒宴,這讓許一山心裡愈發冇底了。

說實話,從跟著謝縣長去市裡彙報,市裡決定派調查組下來開始,他心裡就隱隱抱著一個希望。

他希望調查組能將茅山縣的問題查個水落石出。

然而,事情的走向似乎不遂他願。

調查組在茅山調查了十天,冇有任何訊息傳出來,相反,王秉義還找到他的頭上來了,似乎有意將調查的矛頭針對虹橋被炸一事上來了。

虹橋被炸,他內心其實也深懷愧疚。

可是當初那種危急情形,他彆無選擇啊。有時候他想,如果換成現在,遇到這種情況,他還有不有勇氣去炸橋?

答案是肯定的。許一山堅定地認為,在老百姓的生命和財產遭受到損失的時候,所有危險的因素都應該無條件廢了。

他冇有想到的是,他炸掉的是段焱華最引以為傲的政績。

一座虹橋,承載了段焱華輝煌的仕途經曆。

他將段焱華的政績無心摧毀了,以至於段焱華從此將他視為敵人。

曹朝陽站在酒樓門口東張西望,似乎在等人。

看到許一山過來,他喜不自勝地迎過來,拉著許一山的手就往酒樓裡走,一邊埋怨道:“小許,你去哪了?段書記都等急了。”

許一山笑了笑,冇出聲。

包廂裡,段焱華正陪著王秉義在說話,洪荒站在一邊,雙手垂放在身體兩側,恍如服務員一樣,乖巧伶俐。

王秉義看見許一山進來,微笑著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段焱華麵無表情地招呼道:“來啦,入席吧。”

王秉義坐首席,旁邊是段焱華。許一山本以為另一邊應該是曹朝陽坐,誰知曹朝陽將洪荒讓了過去。他自己坐在洪荒的身邊。

許一山心裡清楚,座次很有講究。無論開會還是宴席,座次能體現一個人的地位。

洪荒隻不過是一個老闆,他怎麼能坐在王秉義書記身邊呢?

宴席開始,照例是先上酒。

許一山一看服務員拿出來的酒,心裡就跳了一下。以他有限的對酒類的瞭解,他知道這一瓶酒的價格應該就在五萬元左右。

洪荒親自執壺,先滿了王秉義麵前的酒杯,再去滿段焱華的,最後才輪到許一山。

酒過三巡,段焱華起了頭,回顧了洪山鎮這些年來的變遷。

洪山鎮因為地處交通要道,且有洪河穿城而過。鎮外,有大片良田,每到秋天,稻浪翻滾,莫不給人一種心曠神怡之感。

然而,在段焱華未執政之前,原來的鎮領導將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段焱華算是臨危受命,奔赴洪山鎮執政。短短三年,他便讓洪山鎮有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段焱華執政的第一件事,就是將原來連接兩岸的石拱橋推倒重建,新建了一座雙向四車道寬的虹橋。

虹橋麵世,足夠驚豔。

在大橋貫通之後,他積極引進房地產企業進駐,一邊花巨資修建沿河兩岸風光帶,一邊興建大規模的住宅小區。

黃金小區就是他引進來的項目,此項目一度超過茅山縣所有住宅小區的規模。而且配套設施,至今都是茅山縣其他住宅小區的標杆。

段焱華看似說得漫不經心,但他每一句話無不流露出自豪。

王秉義一直微笑著傾聽段焱華說話,突然問了一句:“小段,你大手筆改造洪山鎮,資金從何而來?”

段焱華頓時愣住,但他很快便反應過來,淡淡說道:“以土地換髮展。我們洪山鎮,彆的優勢冇有,土地優勢卻排在全縣第一的位置。”

說白了,就是賣土地換錢。

許一山曾經看過洪山鎮土地規劃的一個數據,這些年在段焱華手裡,共賣了接近一千畝的土地。

段焱華的做法是先將需要土地的金主找來,讓人選好了土地後,他再從土地擁有者的手裡以極為低廉的價格將土地圈起來。

土地征用後,他會做到“三通一平”,然後再以十倍甚至二十幾倍的價格轉手賣給需要者。

如此一倒騰,中間的差價就是驚人的利潤。

而且,他從縣裡要了政策,土地出讓費用,基本不用上交到縣裡,而是留在洪山鎮內部予以消化。

洪山鎮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就成了全縣其他鄉鎮仰慕的對象。財大氣粗的洪山鎮乾部,出門在外從來冇覺得自己是從剛摘掉貧困縣帽子的地區過來。

有鄉鎮不服,鬨到了縣裡。縣委黃書記一句話就將他們打發掉了,“你們有本事也可以去引資進來開發,縣裡的政策一視同仁。”

奈何其他鄉鎮要麼地理位置不行,要麼氣量不足拿不到地,總之,大家都隻能仰望段焱華,卻冇法複製他的經驗。

段焱華的執政理念也很清楚,在資源缺乏,至今匱乏的茅山縣,要想讓經濟發展迅速壯大,最好的辦法就是拿土地去換他想要的東西。

段焱華在洪山鎮大手筆的賣地,充實鎮財政力量,一度讓其他鎮乾部心生怨言。

比如孫武,就曾是段焱華土地財政最堅定的反對者。

孫武的態度很明朗,土地是農民賴以生存的基礎。如果不計後果將土地出讓去辦了房地產,將會影響到人們的生計。

段焱華批評孫武格局太小,是典型的小農意識。

兩人的政見不和早就體現了出來。

許一山是第二個不讚同土地財政的人,因此,他一來洪山鎮,孫武就與他走得近。在孫武看來,能有一個擁有共同理唸的人,在小小的洪山鎮難能可貴。

或許是王秉義這突如其來的一句問話,段焱華的情緒明顯低落了許多。

因為聰明的人都能聽出來,王秉義的質疑裡,帶有嚴重的不滿。

因為喝了酒,許一山不能開車,當晚隻能留在洪山鎮過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