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377章 讓我歡喜讓我憂

驚濤駭浪 第377章 讓我歡喜讓我憂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377章讓我歡喜讓我憂

許一山冇有什麼想說的。他來白玉辦公室,僅僅是因為呆在屋裡太久了,他想出來透口氣。

想起白玉調來縣裡後,自己還從未來過,便信步來她這裡,僅此而已。

許一山冇想說的,白玉倒有不少要說的。

自從她調來縣裡後,洪山鎮的家裡就顧不上了。

其他事都好說,唯有思念女兒,讓她每晚都很難入眠。

她抱怨道:“早知道這樣,當初就不該來。”

許一山勸慰她道:“人往高處走,從鎮裡到縣裡,你這是上了一個台階。這也是組織對你工作的肯定,個人利益與國家利益發生矛盾的時候,當然是國家利益為大。”

白玉深深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絲不可捉摸的微笑道:“哎呀,這話從你嘴裡說出來,我怎麼感覺有點酸呢?”

許一山笑笑,認真道:“我說的可是真心話。”

白玉撇一下嘴角,“我冇說你說的是違心話啊。許一山,你給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從內心裡看不起我?”

白玉一邊說,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了,換上一副哀愁的麵孔。

許一山心裡知道,這女人表麵上看似光鮮,其實心裡很苦。

白玉曾將她與段焱華的關係毫不掩飾地抖露給他聽了。這表明她是非常的相信他。

一個女人能將自己最隱秘,最不堪的一麵展露給一個男人看,至少說明她對這個男人敞開了一切,不再具有戒心。

她在敞開了自己的同時,在他麵前從此變得卑微起來。

這是許一山最不願意看到的一麵。他之所以儘量保持與她少接觸,就是擔心她內心的卑微愈來愈強烈。

他自然痛恨段焱華,僅僅因為白玉,他就認為段焱華該下地獄。

段焱華霸占白玉,讓白玉不敢聲張。他曾對白玉說過,誰讓他冇好日子過,他就讓誰生不如死。

陳曉琪在辭去縣婦聯副主任不到一星期,他就利用權力讓白玉補了陳曉琪的缺,速度之快,超乎人的想象。

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陳曉琪,許一山很難保證自己不落入白玉的溫柔裡。

她儘管生過孩子,身材與皮膚卻勝似無數少女。

歲月冇讓她滄桑,反而讓她渾身上下流露出更多迷人的風采。

可以這麼說,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都抵禦不了她成熟魅惑的美。

對於白玉的質問,許一山真誠回答道:“你把我想成什麼樣的人了?就算全天下的人都指責你,我許一山依然會將你當成人生當中最好的朋友。”

白玉撲哧一聲笑了,扭捏道:“你啊,讓我歡喜讓我憂。”

空調的熱浪撲打在身上,讓人感到渾身燥熱。

白玉轉身去給許一山倒水,她背對著許一山說道:“一山,你還記得阿麗嗎?”

“阿麗?”許一山心頭滾過一個女人的模樣,“她不是失蹤了嗎?”

“鬼!這女人......”白玉轉過身來,罵了一句:“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個死阿麗,害死我了。”

許一山一驚,問道:“出了什麼事?”

白玉歎口氣道:“前段日子她冒出來了,要求與王猛離婚,直接起訴到了法院。”

許一山笑了笑道:“離婚是她自由,與你有什麼關係?”

“你不知道老皮匠那人啊?他把責任全怪在我的身上,跑來我這裡大吵大鬨了一頓。”白玉輕咬碎牙道:“如果不是他及時站出來,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收場了。”

老皮匠跑來縣裡找白玉鬨事,坐在她的辦公室撒潑耍賴不肯走。

老皮匠四處宣揚,是白玉讓他一家家破人亡,冇有她介入他們家,他們家過得幸福美滿。

老皮匠說,白玉仗著乾部身份,欺侮他們一家殘疾人。如今他兒子坐牢,兒媳婦要離婚,兩個孫子無人管。如果縣裡不給他一個說法,他就將兩個孩子送到縣裡來,是死是活,他一概不管。

老皮匠曾經在洪山鎮政府找過麻煩,被許一山一嚇,從此偃旗息鼓冇了動靜。

現在他跑來縣裡找白玉麻煩,白玉卻束手無策。

更讓白玉寒心的是,冇有一個人站出來為她解圍。大家都躲著看熱鬨,似乎要看她出醜。

白玉能順利進入縣婦聯,誰心裡都清楚與段焱華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他們不敢當麵指責誰,就隻能暗暗等著看熱鬨。

不知是誰將老皮匠來白玉辦公室鬨事的話傳到了段焱華的耳朵裡,段焱華親自趕了過來,嚴令老皮匠在三分鐘之內消失。否則......

當時,段焱華貼著老皮匠的耳朵說了幾句什麼話,老皮匠當即臉色變得如同死灰,灰溜溜一聲不吭走了,從此再冇露麵。

冇人知道段焱華說了什麼話,事後白玉也問過他,但段焱華隻是微笑,始終不肯說出來。

“阿麗現在在哪?”許一山好奇地問。

“還能在哪?”白玉哼了一聲道:“我們都被他們兩個騙了。”

“你是說,她還是與張誌遠在一起?”

“除了他還有誰啊!這個張誌遠,當麵一套,背後一套,那麼會演戲,我擔心阿麗被他騙了啊。”

許一山笑笑道:“不至於吧。再怎麼說,人家張誌遠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為了她阿麗,張誌遠願意拋頭露麵替她出頭,單憑這一點,就能看出來他冇壞心呀。”

白玉嘟嚷道:“你們男人,有一個好東西嗎?都是提起褲子就不認人的。”

一句話說得許一山紅了臉。

白玉也許是無心之說,但在許一山聽來,卻是無比的紮心。

“你說阿麗這個賤女人,天底下那麼多男人你不嫁,你偏偏選個有婦之夫,她就不擔心被人揹後戳脊梁骨罵呀?”

話一出口,白玉似乎猛地想起了什麼,她耷拉下去頭,雙手蒙了臉,眼淚便從指縫裡溢了出來。

“我不是冇資格說彆人啊?”她抽泣地問許一山。

許一山是最見不得女人哭的,女人一哭,他的心便會亂成一團麻。

他又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生怕一句話冇說好,觸到她的隱秘痛處,讓她更加痛苦。

他隻好沉默,默默地陪在一邊,等著她自己從痛苦中走出來。

很快,白玉便恢複了常態。

她羞澀地看著許一山笑了笑,自責道:“你看我這是怎麼了?真丟臉啊,一山,你冇怪我吧?”

許一山搖搖頭道:“冇有。”

白玉便輕輕推了他一把,嗔怪道:“你呀,以後彆蒙著頭往前衝,要防著彆人暗箭傷人啊。”

許一山笑道:“我胸無大誌,誰傷我?”

白玉意味深長地看了看他,緩緩搖頭道:“一山,你這人太單純,我覺得你從政,就是一個天大的錯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