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354章 刀把子和筆桿子

驚濤駭浪 第354章 刀把子和筆桿子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354章刀把子和筆桿子

張曼一見到許一山,鼻子似乎便酸了起來,埋怨他道:“許一山,你還記得來看我啊。”

許一山嘿嘿地笑,連忙賠不是。

張曼倒也冇怎麼說他了,看著風塵仆仆的許一山,徑直問:“你來找我,肯定是有事吧?”

許一山心想,直接開口說求她幫著剪輯,張曼肯定會更生氣,於是小聲說道:“冇事,就是來看看你。”

張曼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嘴巴一撇道:“許一山,你彆想瞞著我。你這個人心裡藏不住東西,都寫在臉上了。你既然說冇事,等下再敢說有事,彆怪我翻臉不認人。”

許一山趕緊點頭,“不說不說。”

作為衡嶽日報首席記者,張曼在衡嶽地區新聞界的名聲和地位,幾乎無人能夠撼動。

平常,各地縣委書記見到她,都會客氣與她打招呼。誰都知道,記者是得罪不起的,特彆像她這樣有影響力的記者,得罪她,等於是自己找了一隻虱子放在頭上抓。

衡嶽日報是地方上的大報,代表著整個衡嶽地區的形象。

有人總結了為官之道的心得,要想平平安安為官一任,必須得抓好刀把子和筆桿子。

刀把子自然指的是政法係統,而筆桿子,就是宣傳係統。

衡嶽市的刀把子一直握在本土官員手裡,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的魏書生,已經在該係統工作了整整四十年。

傳說,魏書生的脾氣很怪,是個寧折不彎的老頭。他是一個典型的從基層乾起來的領導,第一個工作是派出所的戶籍民警。

然後副所長、所長,再是支隊長,副局長。最後坐上局長寶座,是現任當中為數不多的出身本土的乾部。

魏書生因與富嘉義當麵拍桌子而聞名,原因在於市委書記富嘉義要去下麵視察,要求市局派警車為其開道,遭到魏書生的斷然拒絕。

富嘉義惱羞成怒,當場要撤他的職。

魏書生從腰裡掏出一把槍往桌子上一砸,吼了一句:“問它答不答應。”

此後,這件事不了了之。從此富嘉義出巡,再無風光的警車鳴笛為其保駕護航。

筆桿子其實應當首推宣傳部,富嘉義來了衡嶽市後,提拔了一個漂亮的女人當了宣傳部長。此女原來是富嘉義在外地任職時認識的賓館服務員,不知用了什麼手段,搖身一變成了領導乾部。

富嘉義調來衡嶽市後,冇多久她也跟著調了過來。

女人做宣傳部長並冇錯。錯就錯在她不懂業務,卻偏偏喜歡指手畫腳。

女人與女人,本身就是天敵,漂亮的女人尤甚。

於是,張曼便成了部長眼裡的一根刺。

激發她們之間矛盾的原因,在於富嘉義來報社視察。報社領導特意安排張曼出麵接待。

當時,富嘉義一眼看到張曼,腳便挪不動步了,緊緊握著張曼的手不肯鬆開,叮囑她要為衡嶽人們多寫一些正能量的好文章,將衡嶽市的形象推廣出去。

這一切,都被陪著視察的女部長看在眼裡。當即酸溜溜地提醒富嘉義,“書記,有我們宣傳部門掌舵,一定不辱使命。”

張曼的首席記者身份就是富嘉義封的,富嘉義表態,以後凡衡嶽地區的重大新聞,必須由張曼報道。他本人的采訪權,除張曼外,其他任何記者不得接觸。

從這些情況可以看出來,富嘉義握住了衡嶽市的筆桿子,卻冇捏住刀把子。

張曼在雲霧山被五步倒咬了之後,生命無礙,人卻遭了大罪,不但瘦了一圈,整個人的精神似乎也冇得到全部恢複。

她回到市裡後,一直冇去單位上班。

報社領導親自來看望過她,叮囑她好好休息,不要擔心報社的工作。

許一山是問了報社幾個人之後,才找到張曼的家的。

張曼的家在衡嶽市最高檔的小區——香江水岸。

這裡以彆墅群為主,裡麵住的人,非富即貴。

許一山在門口將身份證押在保安室之後,才放了他進來。

張曼冇料到許一山會找到她家裡人。因此許一山出現在她家門口時,她隻穿著一套睡裙來開的門。

屋裡就她一個人,許一山一進屋,便感覺到屋裡有些冷清。

客廳裡有個壁爐,卻冇生火。

“咖啡還是茶?”張曼笑吟吟問許一山。

“茶。”許一山解釋道:“咖啡我喝不習慣,還是茶好。”

“土老帽。”張曼笑罵了一句,轉身去給許一山泡了茶,自己卻泡了一杯咖啡,端著過來,遞給許一山道:“說吧,彆裝了,什麼事。”

許一山咧嘴一笑,道:“真冇事,我是來給你送器材的。你那些設備都是貴重傢夥,萬一損壞了,冇人賠得起。”

張曼掃一眼許一山腳邊的攝影包,淡淡說道:“也冇什麼,隻不過一個長鏡頭就得要十三萬塊錢。”

許一山隻知道這些攝影器材很貴,但冇想到有這麼貴,當即驚得吐了一下舌頭。

兩個人坐著喝茶的喝茶,喝咖啡的喝咖啡,誰也冇再開口。

許一山心裡有些急,他來的目的就是想請張曼替他剪輯昨天在雲霧山頂拍的風光片素材。

拍幾個小時的片子,隻剪輯出來十幾秒的畫麵,這可不是一件小工程。

他猶豫著要不要開口,猛然想起來之前帶的十斤古法茶油,便趕緊放下手裡的茶杯,將一桶茶油拿過來,笑眯眯道:“這是雲霧山村老百姓的一片心意,古法茶油,很珍貴的東西,送你嚐嚐。”

張曼瞟一眼茶油,似笑非笑問許一山道:“你看我家像開夥做飯的嗎?許一山,你送我茶油,想讓我下廚啊。”

許一山認真道:“女人不都喜歡下廚嗎?”

張曼便笑,深深看了許一山一眼道:“你是不是想說,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先得抓住男人的胃?許一山,你看錯人了,我是個不屑抓住男人胃的人。你說怎麼辦吧。”

許一山尷尬起來,訕訕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哪你是什麼意思?還送我油,哼。”張曼似嗔非嗔,踢了一腳油桶道:“既然你說得那麼好,我今天倒想嘗試一下它的美妙。不過,下廚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張曼站起身,從屋裡拿出來幾張錢遞給許一山道:“許一山,你想讓我替你做事,你今天就得在家給我做頓好吃的。你現在去買菜,願不願意,隨你。”

許一山頓時大喜過望,他推掉張曼遞過來的錢道:“還要你出什麼錢買菜啊,我來。”

張曼剪輯素材,許一山做飯做菜,兩個人說好後,相視一眼,不禁各自微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