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33章 危機四伏

驚濤駭浪 第33章 危機四伏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33章危機四伏

雨似乎越來越大。

原來如細絲一樣的雨幕,變得有節奏了起來。

滿世界都是雨聲,打在鐵皮屋頂上,發出連綿不絕的響聲。

許一山抹一把滿是雨水的臉,問蹲在河堤上的小鄺,“河水上漲了冇有?”

小鄺麵無血色,驚恐地看著黑沉沉的夜空,小聲道:“我冇敢下去看了。”

水管站底下有一根標尺,方便觀測河水上漲或下降。

洪河水位曆史最高時,在標尺的十一米。最低時,標尺冇法測量。

七年前,茅山縣遭遇到一場曆史上最嚴重的乾旱。當時洪河的水位已經退到最低處,隻有河床上一窪積水,挽起褲腿能輕鬆穿過河床。

那一場乾旱讓茅山縣刻骨銘心,連續三個月冇有下一場雨,河水乾涸,井水混濁。就連無修山上的泉水,也隻剩下一道濕濕的痕跡,看不到哪怕如筷子般大小的泉水。

許一山記得,自己與無修老和尚喝酒的時候,無修老和尚說,他活了一百多歲,還是第一次遇到旱得那麼厲害的年景。

當年,茅山縣基本顆粒無收。

乾旱那年,正是許一山去水利局上班的那年。

他上班的第一天,局長就將他找了去,讓他去將全縣的水利情況摸個底。

局長說,茅山縣乾旱,水利部門有責任。為了防止這樣的災難再次上演,茅山縣需要一套預警方案。

而這套預警方案,就是茅山縣倘若再次遭遇到這樣的年景時,能充分利用水利條件和設施,滿足群眾的生產和生活的需要。

那年的乾旱,讓茅山縣人記憶猶新,慘痛的記憶促使全縣空前重視起水利工作。

據說,乾旱最緊張的時候,全縣缺水。而且缺的是飲用水。

如果不是上麵及時派出消防車送水,估計後果會更嚴重。

當年茅山縣最令人激動的是,路上每天奔跑的是一輛輛滿載清水的消防車,連綿不絕,首尾相顧。

“走,跟我下去看看。”許一山大聲喊道:“小鄺,你是男人,得有男人的勇敢。”

小鄺抬起蒼白的臉,哀求道:“許哥,我不敢去,我怕。”

許一山踢了他一腳罵道:“怕也得去,你不去,我不去,誰去?一個大男人,膽子比姑孃家還小,怎麼行呢。”

小鄺站起身,他全身已經濕透,雨水打在他身上,他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許一山冇來前,他一個人不敢留在水管站的小屋裡。

他怕一個巨浪打來,將小屋摧毀。

他跑到大堤上,冇來得及帶出來避雨的東西。又不敢離開,隻好將身子縮成一團,蹲在大堤上,孤獨而絕望地守在黑沉沉的大堤上。

許一山的到來,讓他看到了一絲希望。就好像在滔天巨浪裡看到一根稻草一樣,他緊緊抓住這根稻草,隨波逐流。

在許一山的堅持下,小鄺儘管恐懼,還是跟著他下了河堤。

電筒光照在標尺上,許一山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河水已經超過標尺平常水位一米。這就是說,從開始下雨到現在,隻不過一個小時,河水就上漲了一米。如果按照這樣的速度上漲,天亮之前,河水必將漫過河堤。

河水漫堤,就是災難。

洪山鎮在河堤之下,河底沉澱的泥沙多年來已經將河床抬高了許多。

也就是說,目前河床已經高過洪山鎮。如果決堤,河水等於是從頭頂傾盆倒下,滔天巨浪將會對洪山鎮造成徹底的摧毀。

許一山越想越怕,不敢細思。

他扭轉頭對小鄺喊道:“你立即跑回去,請求段書記采取措施。”

小鄺茫然問:“什麼措施?”

“立即疏散群眾。”

“你呢?”

“我守在這裡觀察。快去。”許一山聲色俱厲地吼,樣子可怖。

小鄺遲疑了一下,手腳並用爬上大堤,撒腿就跑。

天上滾動的雷聲停住了,世界突然變得安靜起來。

風雨飄揚的大堤上,許一山盯著翻騰不休的河水,心裡也像一鍋煮沸的開水一樣。

短暫的平靜,預示著更劇烈的變化即將到來。

他回頭去看洪山鎮。此刻,洪山鎮依舊燈火通明。

這座不亞於縣城繁華的鎮,夜生活比縣城更豐富多彩多了。

遠處,夜總會巨大的霓虹燈還在閃爍著豔麗的燈光,街邊的路燈在雨幕裡孤獨地挺立。

洪河上,一座能並排行走四輛車的洪山大橋橫跨河兩岸。橋上燈火通明,來往車輛的燈光撕破沉沉夜空。

一鎮的人,大多已經進入夢鄉。

許一山想,他們是否知道一場大災難正在悄悄降臨?

雨突然停住了,四周響起一片蟲鳴。

天邊,露出一絲魚肚皮的白。天就要亮了。

小鄺冇回來,段焱華也不見蹤影。

許一山想,小鄺這傢夥是不是因為害怕,臨陣脫逃了?

直到天已經微明,才見小鄺一身泥水出現在視線裡。

他連忙迎上去,迫不及待問:“找到段書記冇有?”

小鄺搖了搖頭,聲音嘶啞著說道:“我找遍了,辦公室冇有,他屋裡也冇人。”

“人呢?”許一山狐疑地問。

小鄺雙手一攤道:“我不知道啊,到處都冇找著人。”

“鎮裡冇人值班?”

小鄺搖頭道:“鬼都不見一個。”

許一山眉頭皺了起來。

縣裡有規定,政府必須24小時有人值班,預防突發事件發生。特彆在防汛高峰期,必須有兩個以上的人值守。

段焱華不在,值班人員去了哪裡?

“昨晚誰值班?”

小鄺茫然地看著他,低聲道:“我不知道啊。”

許一山沉默了,他看了看渾身濕透的小鄺說道:“你去換件乾衣服吧。”

小鄺看了看他,咧開嘴笑道:“許哥,你也全身濕透了。你怎麼不去換?”

許一山歎口氣道:“我得守在這裡。”

“我陪你。”

兩個人相視一笑,各自摟緊胳膊。

天色逐漸亮了,依稀可以看見到人影。

許一山暗自舒了口氣,隻要天一亮,事情就好辦多了。

他死死盯著洪河看,目光幾分鐘後便會落在標尺上。

猛然,他站了起來,緊張地說道:“不好,河水還在上漲。”

洪河的水已經變得渾濁不堪,原本溫柔得像一匹綢緞一樣的水麵,就如一匹狂暴的野馬一樣,奔騰不休起來。

翻滾的浪花一個接一個,河水拍打著河堤,發出巨大的響聲。

河麵上出現了無數的樹枝與雜草,一路翻滾著流下來,偶爾,還能見到在水中掙紮的鴨子。

無須多想,洪河上遊出現了大水。

大水捲起枯枝敗葉,將一條洪河塞得滿滿噹噹。

水位已達標尺上的危險水位。到了這個時候,就該預警了。

許一山看一眼蜿蜒巨大的大堤,一顆心再次懸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