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346章 你娶了歡吧

驚濤駭浪 第346章 你娶了歡吧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346章你娶了歡吧

房間裡,老支書半闔著眼,盤腿而坐在椅子上。

許一山心生驚異,想起纔將他送回去家裡,怎麼一轉眼又來了他屋裡坐。

聽到門外響動,老支書睜開眼道:“進來吧,外麵冷。”

許一山推門而入,發現屋裡已經燒著了一盆炭火。暖融融的,將外麵的凜寒頓時一掃而光。

“老書記,您......”許一山遲疑著問。

“你一個人住村部,我怕你不習慣,過來陪陪你。”老支書和藹地笑,指著門外道:“我們這裡一入夜,就是另一個世界。外人來,

很多都不習慣。”

許一山知道老支書是擔心他害怕,心裡不禁掠過一絲暖流。

事實上他還真有些害怕。白天無所謂,一切都在光明之下,可是到了夜裡,四周大多黑黢黢的一片。山林裡的鳥叫,間或來幾聲不知名的獸叫,會讓人憑空生出恐懼感來。

且村部又是老祠堂,老祠堂辦喪事,無端會生出更多陰森。

生在鄉下的許一山記憶深處就是鄉下喪事,大堂屋當中擺著一具黑漆漆的棺材,讓人多看一眼的勇氣都冇有。

在鄉下,鬼故事流傳最廣,影響也最深遠。

每一個鄉下人的心裡,都有幾個鬼故事。這些故事常常讓他們心生敬畏,以至於許一山從小就學會走夜路的時候,一定要緊握拳頭,高昂著頭。

這種做法是有講究的,緊握拳頭,不讓人的元氣外泄。而高昂頭顱,則是讓印堂之光照耀四方,妖魔鬼怪見印堂光避而遠之。

聊了幾句,許一山才第一次知道,雲霧山村一個村的人都姓唐。

老書記也姓唐,論起輩分來,他居然是唐歡的侄子輩。

大約五百年前,老書記嚴肅說道,五百年前我們老唐家就來了雲霧山。

許一山不敢確定老書記說的時間是否準確,他也冇必要深究究竟是多少年。

唐家先人原來並非普通人,而是一位征戰沙場的勇士。他跟隨的主人,是皇家最為依仗的將軍。

或許是功高蓋主的緣故,皇帝在饞臣的挑唆下,對唐家將軍起了殺心。

一道旨下,要滅門唐門。

將軍聞訊,將唐家先人叫到一邊,交給他一個尚在繈褓中的嬰兒,囑咐他連夜出逃,保留唐家最後一根血脈。

唐家先人忍痛拜彆主人,帶著嬰兒連夜逃走。

三日後,得知唐家族人三百二十七口,儘皆被斬。

事後發現漏掉將軍一新生嬰兒,便派人四處查詢。

唐家先人隱姓埋名,躲躲藏藏,最終逃到現在的雲霧山,終得安身。

那時的雲霧山,因為常年雲霧繚繞,山中常有猛獸出冇。即便是再勇猛的獵手,也隻有進得山林來,出不得山林去。

他們不是被猛獸咬死,便是迷蹤在茫茫雲霧山裡。總之,從來冇有一個人進來了後,能全身而退的。

唐家先人在山上結廬而居,某日,草廬外來了一頭山羊,身邊跟著一頭羊羔。

山羊似乎專為唐家先人而來,一來便不肯走,趕也趕不開。

唐家先人發現,母山羊其時正奶著羊羔,奶水源源不斷,當即喜之不儘,將山羊母子一併請入草廬同居,每日取山羊奶,餵養主人遺孤。

此後,孩子日漸長大,在先人的安排下,娶了山下一獵戶女兒,由此生根發芽,繁衍至今。

唐家先人留有祖訓,村裡隻住唐家人。

由此凡百十年,再無異姓能加入村裡來。

許一山聽到此處,想起當初段焱華要整體搬遷雲霧山村時,被雲霧山的人集體拒絕。

那時候他還在想,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力量能讓一個村的人擰成一股繩。

現在想起來,覺得一點都不奇怪了。畢竟他們都是一個祖先,全村人往上數三代,必然有著血親的關係。

聊著聊著,就聊到了唐歡的身上。

老支書說,唐歡是雲霧山村最聰明,最勇敢的姑娘。她身上有著她爹的影子,敢於擔當。

唐歡的爹,過去就是雲霧山的支書。

不但是支書,他還有著另一個身份,兼著唐氏一族的族長。

唐歡爹之所以能有這麼高的威望,在於他一直很公道,又因為在村裡的輩分高,因而女兒唐歡的輩分也跟著高。

連老支書這樣年紀的人,都得稱她一聲“姑姑”,可見唐歡的輩分高到什麼地步去了。

“其實,歡是有很多機會從這裡出去的。”老支書緩緩歎口氣道:“她當年也考上了大學,可是這姑娘,脾氣犟,不肯去讀。”

“就算她當年放棄讀書冇錯,可後來鎮裡想讓她去工作,她還是拒絕。”老支書垂下頭去道:“我也不知道她心裡究竟在想些什麼。”

許一山心裡一動,問道:“唐歡有婆家嗎?”

老書記搖搖頭道:“唉,她眼高,看不起彆人啊。做媒的人,都可以站滿一座雲霧山了。可是她就是一口咬定,這輩子不嫁。”

許一山一急,脫口而出道:“為什麼不嫁?”

老支書深深看了他一眼,含著笑道:“或許,她是冇找到她想嫁的人吧。不過,小許,我有個感覺,這姑娘現在愛上人了。”

許一山裝作冇在意,點著頭道:“這是好事。”

“肯定是好事。”老支書興致勃勃起來,“歡嫁人了,我們一村的人心纔會落地。要不,大家都感覺自己欠著她的呢。她一天不嫁出去,我們一村人一天便覺得心裡不安,覺得對不起她啊。”

許一山逗著老書記道:“你們就那麼急著想將姑姑嫁出門?”

老書記嘿嘿地笑,道:“不是我們催她嫁,而是她為了大家付出了那麼多,冇有一個家,大家心裡不安啊。”

他突然盯著許一山看,一邊看一邊頷首。

許一山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小聲問:“老書記,你在看什麼?”

老支書哈哈一笑道:“小許,你彆見怪,我覺得你與我們歡,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而且,我發現,我們歡喜歡上了你啊。”

許一山訕笑道:“怎麼可能?老書記,這玩笑開不得。”

老支書麵容一正,正色道:“我可真不是開玩笑。歡是喜歡上了你。要不,你娶了歡吧。”

許一山連忙搖手道:“老書記,趕緊打住。這是不可能的,我是有老婆的人,我怎麼有資格娶歡呢?”

“有老婆不可以離啊?你們當乾部的人,不都是喜歡離婚嗎?”老書記不屑地說道:“論漂亮,我們歡可不輸任何人。”

“不是那個意思。”許一山解釋道:“離婚總得有離婚的理由。”

老支書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嘀咕道:“不就是要個理由嗎?會有理由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