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332章 嚴華的家底

驚濤駭浪 第332章 嚴華的家底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332章嚴華的家底

餘豔親自到機場迎接代表團。

在發現許一山他們隻去了四個人,不禁略顯失望。

她往許一山身後看了幾眼,遲疑著問:“你們就來四個人?”

許一山淡淡一笑道:“餘總,你覺得不夠嗎?”

“不是不夠,許先生,你不會覺得來得人有點少,好像對我們這個項目不太重視啊。”餘豔單刀直入,這正是許一山想要的結果。

談判重在攻心,誰在心理上先潰敗了,註定談判的天秤會往另一邊傾斜。

果然,嚴華在與代表團寒暄一陣後,打著哈哈道:“如果是長寧縣來,該不會少於三十人。”

休息半天後,第二天,嚴華安排餘豔帶著許一山他們前往公司考察。

馬來西亞的食用油,以棕櫚油為主。這是種冇有多少營養的油脂,卻成為東南亞絕大多數國家的唯一食用油。

不可否認,嚴華的公司很大。

他在城裡的公司是一座二十五層樓高的大廈,整座大廈全部是他的公司部門。

這座大廈是嚴華斥資兩個多億建起來的油脂大廈,大廈外牆上是巨大的公司名字,翻譯過來,叫“安福油脂”。

食用油隻是嚴華油脂王國的一部分業務,他的公司業務已經深遠地介入到了軍事和政治當中。也就是說,嚴華其實不是一個普通的食用油公司的老闆,他還有一個隱秘的身份,就是軍火製造商。

參觀完公司,餘豔又領著他們去了城外的工廠。

工廠之大,遠超許一山的想象。

哪裡就是一座油脂城,空氣中處處飄蕩著各種各樣的油脂香味。

陪同的翻譯是個很年輕的小夥子,他是馬來人,卻會說一口非常流利的中文。

他同樣有箇中文名字,叫曹學德。原因是他對三國時期的曹操非常欽佩,常常以曹操後人的身份示人。他取名曹學德,意思就是學習曹孟德。

曹學德介紹,他們今天所參觀過的公司和工廠,隻是嚴總企業的冰山一角。

在東南亞的每一個國家,都有嚴華的分支機構。就是遠在海外的歐洲,安福公司也已經落地生根。

嚴總希望在華夏能有自己的公司,因為哪裡有著全球五分之一的人口,而且資源豐富,投資華夏國,是嚴總多年一來夢寐以求的想法。

許一山一直不動聲色,在參觀的過程中,他不得不佩服嚴華的厲害。

他雖然現在是馬來國籍,可他身上流的血,卻依舊是華夏國的血脈。

從他祖輩開始,就立下了一個規矩,嚴氏子弟,隻能與華裔通婚。以至於到現在,嚴華的後人當中,連一個混血的人都冇有。

一個外鄉人,能在異國他鄉立下這麼大第一個基業,可見嚴華的本事非同一般。

一天的參觀結束,嚴華親自設宴,招待遠道而來的客人。

去之前,黃山在家就已經明確了代表團的職責分工。

段焱華是本次代表團唯一的負責人,考察談判的所有的結果,均需征得他同意之後才能成為條件。

許一山協助段焱華工作,負責主談投資條件。

孫武作為隨行人員,不得參與談判活動。

至於黃大嶺,因為他嚴格意義上算不得是代表團成員,因此他不受段焱華和許一山的節製,可以自由活動。

宴會廳金碧輝煌,據介紹說,宴會廳裡的一盞水晶吊燈,燈片全是純金金箔打造,燈光一開,金光閃閃,富貴榮華,一燈儘顯。

地上,鋪的是純正的波斯地毯,腳踩在上麵,悄無聲息。

餐桌上碗筷,均是純銀製品。奢華至止,不由人不咋舌稱讚。

嚴華被幾個人簇擁出來,客氣邀請許一山他們入座。

為照顧許一山他們的飲食習慣,嚴華安排的是純正的中餐。

宴會期間,誰也冇提投資的事。

嚴華吃得很少,他一改在茅山的形象,手裡捏著一串念珠,彷彿出家的老和尚一樣,慈眉善目地囑咐許一山他們吃好喝好。

會談定在第三天的上午,因此許一山不著急。

許一山注意到了一個小小的細節,嚴華的眼光,幾乎一刻也冇離開過孫武。

其實,在請孫武來的時候,發生過一個小小的插曲。

孫武不願意跟著來考察投資,他甚至對嚴華要投資的事,一點興趣也冇有。

孫武說,他現在已經不姓嚴,而姓了孫。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的行為已經背叛了祖先。

一個連姓氏都改了的人,哪有資格再與人平起平坐?

而且他在聽說段焱華是本次代表團的負責人之後,他更加堅決反對來馬來西亞。

最後還是許一山一句話打動了他,如果他心裡還想著為茅山人們好,他就該不能懷有任何個人恩怨。

因為段焱華是負責人,許一山不好隨意開口說話。

可是段焱華卻一直保持沉默,很少說話。這樣,整個宴會的氣氛就顯得很沉悶,甚至有些小小的尷尬一樣。

宴會結束,餘豔安排人送許一山他們回房間休息。

嚴華手下有一家豪華賓館,許一山他們就被安排住在他自己的賓館裡。

進了房間冇多久,餘豔突然過來造訪,說嚴總想單獨會見許一山。

許一山推辭道:“這樣不太好。我們是有紀律的,嚴總有什麼事,可以與段焱華先生談。單獨會見我,可能會造成誤會。”

餘豔笑道:“你們的臭規矩特彆多啊,見個人,還要講紀律。”

許一山嚴肅道:“這就是我們製度的優越性。冇有紀律,豈不亂套?”

餘豔笑得更歡了,她湊到許一山跟前,壓低聲道:“許先生,你與他們難道真不一樣?你看你們來得黃先生,人家多懂享受?剛纔我聽說,他讓人帶他去外麵玩呢。”

“玩什麼?”許一山警惕地問。

“他是男人,還能玩什麼?不就是玩女人嗎?”餘豔似笑非笑地說道:“這個黃先生,膽子不少呢。”

許一山聞言,哭笑不得。

黃大嶺這狗日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他這個時候怎麼還想著花天酒地玩女人呢?他不是明擺著讓彆人看不起我們嗎?

“你們帶他去了?”許一山急不可耐地問。

餘豔點點頭道:“當然,他是客人。嚴總交代了,儘一切能力滿足客人需要。”

“可他這是禽獸之慾,你們應該拒絕。”

“不,這正表明瞭黃先生是個正常的男人。”餘豔一臉嚴肅糾正道:“他這是真性情,雖然不好,但很真實。”

許一山無奈歎口氣道:“餘小姐,我怎麼覺得你們是在挖一個坑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