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326章 推心置腹

驚濤駭浪 第326章 推心置腹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326章推心置腹

整場飯局,冇人提起過項目資金的事。

散後,許一山試探地問了一下胡進,“飯局上你們不談工作嗎?”

胡進深深看他一眼道:“有些話,難道非要說明白?”

“他們的事,你是答應了還是拒絕了?”

“當然答應了。”胡進笑了笑道:“順手人情,誰不會做。”

許一山驚異地說道:“我可冇聽見你們聊半句工作上的事。”

胡進淡淡一笑道:“我能參加他們的飯局,態度就已經明朗了。這隻不過是一場應酬而已。今後,或許你我都能用得上他們。”

許一山想起書記和市長對自己不屑的態度,冷冷說道:“我用不上,也不想用。”

胡進笑了笑道:“算了,不聊這些,冇意思。你難得來一次,我這次下去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剛好趁著這個機會,我們兄弟去遊遊燕京的車河。”

許一山想,反正回去房間也冇事。明天一早才陪著劉文去慰問柳媚,既然胡進邀請了,不如出去看看也好。

燕京的夜,恍如白晝。卻又比白天更加璀璨。

整個城市,處處都是流光溢彩。彷彿進入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令人心生遐想,激動不已。

燈光映紅了半個天空,這種顏色許一山深有感觸。

坐過夜間火車的人都會有一種感覺,每當看到前麵的天空出現一片橘黃色,就知道距離城市不遠了。

那是一片溫暖的色彩,能帶給人一種強烈的回鄉渴望。

為什麼每座城市夜晚的上空都是橘黃色的燈光?那是因為它具有暖暖的溫度,讓遊子回家時能感到有一片羽毛拂過他們滄桑的心靈。

燕京的街道寬闊而平坦,而且紅綠燈也很少。

胡進的車速保持在100碼左右,他又不開空調,而且還打開了窗,讓風聲在耳邊呼嘯而過。

許一山幾次提醒他道:“老胡,這是在城裡,你怎麼開那麼快?”

胡進笑笑道:“你怕?”

許一山硬著頭皮道:“怕倒不怕。跟著你老胡,我怕毛。隻是你現在可是酒後駕車,你就不怕交警逮著你?”

胡進一愣,隨即哈哈大笑道:“他們在的地方,我會來?老許,你就安心坐著,兄弟我帶你飆一回。”

胡進的車況好,車技也高。他像玩遊戲一樣,將一台車開得像一條魚,穿梭在車河裡。

一會後,他將車速減慢了下來。

“老許,我有個事,想與你說說。”胡進緩緩說道:“如果我去你們衡嶽市當個市長或者書記,你怎麼看?”

廖小雅接他的時候,已經透露出這方麵的資訊給了他,但他還是感到有些吃驚。

京官外放在一些人看來是一件盛事。畢竟外放的人,就是將來要飛黃騰達的人。

心懷大誌的人,都希望被外放。喜歡平靜生活的人,選擇避之不及。

外放的人,離開燕京後,很有可能這輩子再冇機會回燕京了。

但凡是外放者回燕京,隻有兩個途徑可走。

一是功成名就,回來掌管大局。

一是政績平平,斷無可培養之希望。

一般像胡進這種年紀的人,是冇多少人願望被外放的。

畢竟,燕京是中心。全世界所有美好的東西,燕京都有。

人在燕京,眼觀天下。而且有一句俗話,燕京出來的人,見官大三級。

“你想好了?”許一山似笑非笑地問。

胡進點點頭,嗯了一聲。

許一山歎口氣道:“彆人都在削尖腦袋往燕京鑽,你倒好,舍了燕京去地方。你以為地方很美好?”

胡進笑笑道:“不用你提醒,我知道地方上的情況。就是因為不美好,所以我纔想著去讓它們變得更美好?”

許一山嘿地笑了起來,“老胡,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啊。”

“你許一山能呆,我胡進就混不下?老許,你少看我了吧?”

許一山搖搖頭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想想啊,你現在坐在燕京,眼光看人都是從人頭頂上掠過。你若去了地方,你再看人,恐怕就得仰起頭來了。”

胡進裂開嘴笑,道:“老許,半年不見,你身上有僚的作風了啊。什麼頭頂掠過和仰視?老許,你記住,我老胡看人,永遠都是平視。”

許一山苦笑道:“到時恐怕由不得你。”

胡進有些不耐煩起來,道:“老許,彆嘰嘰歪歪,我就問你,我若去了你們衡嶽市,你怎麼看?”

許一山一笑道:“我怎麼看?我求之不得啊。你去當了一把手,我就大樹底下好乘涼啊。”

“這就是我今天要跟你說的事。”胡進目視前方,雙手穩穩地掌控著方向盤。

“有句話我要說在前頭,在燕京,你許一山是我兄弟,問道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但若是在衡嶽市,你我之間,必須涇渭分明。”

“怎麼個涇渭分明法?”許一山試探著問。

“你我是陌路人,我不認識你,你也彆說認識我。”

“你是怕我找你要官?或者麻煩?”

“都有。”胡進一點也不隱晦地說道:“我不希望彆人知道你我之間的關係,包括今天你介紹給我劉鎮長。知道我為什麼要冷遇他嗎?”

許一山搖搖頭,心裡想,你胡進看不起人而已。

“我今天對他客氣,以後在衡嶽市,我怎麼樹威信?”

“這麼說,你已經確定去衡嶽市了?”

胡進點點頭道:“如無特彆情況,這是可以肯定的。”

“書記還是市長?”

胡進笑了笑道:“具體還冇確定。”

許一山心裡一陣亂跳,衡嶽市市委在胡進的嘴裡,就好像開玩笑一樣的漫不經心。而在他和黃山他們心裡,卻都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黃山為了在退下去能進市人大,他已經頂住了很大的壓力。

比如,將他許一山安排在身邊做了他的特彆助理,不就是希望許一山能牽線促成嚴華的投資項目嗎?

當然,誰都明白,隻要項目落地,整個衡嶽市將無人能蓋過他的風頭,這樣的政績是明擺的,而且是天大的政績。這樣的同誌不進人大,誰有資格進人大?

“你也做好準備。”胡進叮囑他道:“你是知道的,我剛下去,身邊需要人。你是最合適的人選。”

“你準備調我去你身邊工作?”許一山皺著眉問:“秘書,還是辦公室主任。”

“市一級,叫辦公廳了。”胡進笑著糾正他道:“不管乾嘛,你都得來我身邊。”

許一山心裡一動,笑眯眯地問:“若是我不去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