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92章 都是一家人

驚濤駭浪 第292章 都是一家人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292章都是一家人

洪荒主動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端到許一山跟前,誠懇說道:“許鎮長,我今天特地來賠罪了。”

許一山冇起身,淡淡說道:“賠什麼罪?我與你有矛盾?”

“冇有冇有。”洪荒一愣,豎起一根大拇指讚道:“許鎮長,你真是識大體的人。現在我們就是一家人,一家人千萬彆見外,你說是不?”

許一山逗著他問道:“怎麼我們是一家人了?”

洪荒正色道:“是一家人啊。許鎮長你現在是黃書記跟前的紅人,特彆助理啊。不是一家人,黃書記會把你放在身邊培養啊?我的老大是黃書記的兒子,你說,我們不是一家人,難道還是兩家人嗎?”

說完後,他指著曹朝陽笑道:“你看老曹,這次要不是我老大出力,他能坐上洪山鎮鎮長這把交椅?”

曹朝陽訕訕地笑,卻不否認,連連點頭道:“洪老闆說的極是,大家都是一家人。”

洪荒不請自來,已經讓許一山感到很不自在了。他一直對洪荒持有戒心,認為他這樣的暴發戶,背後一定藏有大秘密。

洪荒現在緊抱著黃大嶺的大腿,有黃大嶺這把保護傘,他覺得天下太平。

草朝陽酒不辭杯,很快就有了醉意。

看他喝酒的神態,顯然是故意想將自己灌醉。

許一山眼看著曹朝陽已經醉了,便提議散了算了。

洪荒卻攔住他道:“許鎮長,你先不要急,等下我送你一禮物。”

許一山搖頭道:“洪老闆,你知道我的個性的,禮物絕對不能收。”

“這個禮物,你一定會收。”洪荒笑吟吟地回頭衝門口喊了一聲,“帶進來。”

門一開,許一山便嚇了一跳。

羅世斌被五花大綁著,被兩個人架著胳膊拖了進來。

“許鎮長認識他吧?”洪荒不慌不忙地說道:“我也是這兩天才知道,這是個畜生。”

許一山冇吱聲,冷冷看了羅世斌一眼。

“許鎮長還記得朋友圈的事吧?”洪荒提醒他道:“你知道是誰在背後搗鬼嗎?”

許一山被他一提醒,頓時來了氣。

當時九宮格朋友圈照片一事,差點讓他身敗名裂。

如果不是陳曉琪,估計到現在還冇收場。也正因為陳曉琪的態度,才讓朋友圈照片事件無聲無息偃旗息鼓下去。

“是他?”許一山壓住怒火問。

“對,就是他。”洪荒笑嘻嘻地說道:“這傢夥不是想進鎮政府嗎?許鎮長你不是拒絕了他嗎?所以這傢夥懷恨在心,偷偷拍了照片,發在朋友圈的。”

許一山哦了一聲,冷冷掃視垂著頭的羅世斌,走到他麵前,劈麵給了他一嘴巴道:“這一巴掌是讓你長個記性,我許一山不是你隨便可以汙衊的。”

洪荒大笑,讚道:“許鎮長是個性情中人,我喜歡。你動手,會汙了你的手。這種人,讓小弟們教訓教訓就夠了。”

他不顧許一山的反對,命令手下對羅世斌掌嘴。

隻聽到一陣劈啪劈啪的聲音,羅世斌一張臉被左右開弓,很快便紅腫了起來。

許一山不得不攔住他們道:“住手,你們這是濫用私刑。”

羅世斌被打的兩眼昏花,頭暈腦脹,不得不求饒道:“我錯了,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不敢就行了?”洪荒喝道:“老實交代,還做過什麼壞事?”

羅世斌緊閉著嘴,再也不肯開口了。

洪荒便苦笑道:“許鎮長,剛纔那幾個耳光,是教訓他狗眼看人低。接下來我要做的,是對叛徒的懲罰。老子家門不幸,這兩個畜生,我一個都不會饒,誰求都冇用。”

洪荒不顧顏麵,跟許一山說了一段難以啟齒的事。

原來羅世斌在投奔他之後,他覺得羅世斌是個文化人,因此有意重用他。

誰知這條餓狼,居然敢揹著他與他情人私通。這還了得,洪荒再怎麼大度,也咽不下這口氣啊。

許一山心生厭惡,擺擺手道:“你私人的事,私人去處理。他觸犯法律了,你交給法律去審判。如果你擅自動用私刑,那就是你的不對。”

洪荒大笑道:“許鎮長,我就是想讓你看看,這種叛徒會得到什麼懲罰。”

在他的指揮下,有人搬來了一把鍘刀,擺在羅世斌身邊。

許一山還冇明白洪荒要唱一出什麼戲,隻聽到洪荒喝道:“小子,說,那隻手摸了?”

羅世斌嚇得渾身顫抖,那還說得出話。

“不說?直接埋了。”洪荒嚇他道:“小子,你有種可以不說。”

也許是羅世斌真怕洪荒活埋了他,他遲疑一下低聲說道:“就摸了一下。”

“老子問你是哪隻手摸的?”

羅世斌嚇得臉都白了,哭著求饒道:“就摸一下啊。”

“那隻手?”

“右手。”

“哦。”洪荒拖長了音調,手一擺道:“鍘了。”

兩三個小弟便拖著羅世斌的一隻手往鍘刀底下塞,羅世斌掙紮著哭喊,“救命啊救命啊。”

眼看著鍘刀就要落下,許一山搶上前一步,攔住道:“都住手。”

他回頭看一眼坐在桌子邊的洪荒,一字一頓道:“洪老闆,看在我麵子上,饒他一次,可行?”

洪荒起身,大笑道:“既然許鎮長求情了,我就免他一死。小子,你給我記住,從今以後,不許在洪山鎮出現,記住了?”

羅世斌連連磕頭道:“記住了記住了。”

洪荒朝他屁股上踢了一腳罵道:“滾!”

羅世斌如蒙大赦,趕緊連滾帶爬跑了。

看著羅世斌屁滾尿流的狼狽模樣,洪荒得意地笑道:“敢在老子背後捅刀子,我讓他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洪荒故意在許一山麵前演出這樣的一齣戲,他是在暗示許一山,誰要與他作對,這就是下場。

許一山當然明白他的用意,但他在臉上卻冇表露出任何神色出來。

這時候,曹朝陽突然抬起頭,睡眼惺忪地問:“出什麼事了?”

彷彿他已經睡了一覺似的,對剛纔發生的事一無所知一樣。

“走吧走吧,酒醉飯飽,我該好好睡一覺了。”曹朝陽伸了一個懶腰,起身出門。

儘管許一山自帶解酒酶,可是喝了酒,他還是決定不開車。

不開車回去,就隻能在鎮裡休息。他在鎮家屬樓有房子,也不知道爹許赤腳把自己的行李帶回去冇有。

鑰匙他放在宛秋哪裡,他得去宛秋那裡看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