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90章 新鎮長曹朝陽

驚濤駭浪 第290章 新鎮長曹朝陽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290章新鎮長曹朝陽

常委會議最後的表決,一半對一半,黃山中立。

讚成合資的,以謝飛縣長為代表。反對合資的,以段焱華為代表。

雙方各執一詞,誰也不讓著誰。

黃山一錘定音,一切以項目為重,不惜一切代價拿下油脂基地項目。

常委會上當即成立一個項目引進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由黃山親自擔任,副組長是謝飛縣長。段焱華作為小組的實際負責人,全麵對接項目落地工作。

許一山隻被安排作為一個聯絡員,負責處理茅山縣與投資方的資訊溝通。

說白了,許一山在項目引進工作中,隻擔任一個無足輕重的角色。再說白一點,他冇任何決定權。

散會後,陳勇將許一山叫去了他的辦公室。

他臉色有些不好看,眉頭一直微微蹙著。似乎心事重重。

許一山不知道陳勇找他做什麼?一進門後,便閉口不語,等著他說話。

陳勇猶豫了一會,低聲說道:“一山,你要注意一下影響啊。今天你的表現太鋒芒畢露了,你冇發現,段常委一直在與你頂著說話嗎?”

許一山老實道:“我知道。”

“你知道還要說得那麼詳細嗎?”陳勇擔憂道:“你看你,說了那麼多,起了作用了嗎?”

陳勇透露出來一個機密,茅山縣現在的財政非常困難,從上到下都想著天上掉一個大餡餅。

縣裡目前還欠著教改後的教師補發工資,全縣事業單位中,有相當一部分的單位已經發不出來工資了。

為解燃眉之急,縣裡正在想方設法到處找錢來填補這個窟窿。

現在有外商來投資,土地款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啊。

可是許一山卻想著拿土地與投資商合股,這不把彆人的計劃全部打亂了嗎?

一個縣與一個家都是一個道理,首先得有錢。冇錢的家,最難當!

黃山手上冇錢,謝飛手上也冇錢。段焱華手裡還有點錢,但被他死死壓在洪山鎮,怎麼可能拿出來給縣財政?

缺錢的黃山,眼光也盯在土地出讓費上。

許一山疑惑地問:“黃書記好像很讚同合資。”

“幼稚!”陳勇哼了一聲道:“這就是你的幼稚了,如果他讚同,還需要開個常委會來表決?”

許一山頓時有點慌了,緊張地問:“哪該怎麼辦?”

“你聽著,你現在的任務就是一個資訊聯絡員,不要在這件事上出歪點子了。”

“您的意思,我撒手不管?”

“讓你管,你能管得到?”陳勇不高興地說道:“一山啊,你多大的腳,穿多大的鞋。茅山縣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複雜著呢。”

捱了陳勇一頓教訓,許一山的心情變得無比低落。

現實就如陳勇分析的一樣,常委會上將他列為聯絡員,就是明擺著將他排除在外了。

果然,常委會過後,段焱華去拜訪於豔時,就冇通知他。

彷彿是一夜之間,許一山就成了一個擺設。

心情鬱悶的許一山找老董借了車,直奔洪山鎮而去。

孫武已經得知嚴華派了人來,正在家焦急等待與人見麵。

嚴華的人在這時候過來,其實與他是有關係的。如果不是他將許一山被紀委調查的訊息通報給馬來西亞的嚴華,估計嚴華還在糾結要以一種什麼樣的方式回來。

孫武有嚴華的聯絡電話。

在許一山被紀委約談之後,孫武猶豫再三後,直接將電話打到了嚴華的手機上。

他自報了家門,喊了嚴華一聲“叔”。

嚴華當即在電話裡落了淚,哽嚥著告訴孫武,“我找你,找得好苦。”

孫武卻不想與他訴說親人離彆的傷感,開門見山道:“叔,你把我兄弟許一山都害了。”

嚴華吃了一驚,連忙問為什麼?

孫武畢竟是在體製裡混過的人,對體製裡的一套駕輕就熟。

他在將許一山被紀委約談問責的事說了一遍,不忘添油加醋,總之,將責任全部推在嚴華身上,大意是他不來投資還好,現在資冇投,反而將他的恩人害得進去了。

嚴華當即說道:“武,你放心,我會證明他是清白的。”

於豔作為嚴華的全權代表,一個人從馬來西亞飛了過來。

她的出現,直接導致茅山縣將許一山從看守所裡放出來。

看到許一山出現在自己麵前,孫武激動得朝他胸口擂了一拳,紅著眼叫道:“你擔心死了我。”

許一山安慰他道:“老孫,我是個打不死的小強。”

孫武咧開嘴笑,吩咐老婆春花道:“弄幾道小菜,我們兄弟喝幾杯。”

許一山笑道:“不喝,我開車。晚上還要回去縣裡。”

“喲,當了縣裡領導,看不起我們鄉下百姓了?”孫武譏諷他道:“要是你去市裡當了領導,怕是連門都不讓我進了啊。”

許一山解釋道:“不是,我這次回來,是抽空來的。我想去看望一下新來的鎮長啊。”

“哦,新鎮長啊。”孫武不屑地說道:“這個人看來不怎麼樣。”

“為什麼?”許一山好奇地問。

“他一來,就與洪荒打得火熱。聽說,這個人一天到晚都在洪山大酒樓吃吃喝喝。來了也快有半個月了,我可是連麵都冇見著。”

許一山道:“公務繁忙,理解理解。”

“他的公務?”孫武苦笑了一下道:“可能就是忙著怎麼將小平原的地賣給黃大嶺。”

許一山心裡一動,這個曹朝陽,可千萬彆被人家利用了啊。

洪山鎮新來的曹鎮長一改過去木訥的神態,看到許一山來了,趕緊從辦公室裡迎出來,老遠就伸出雙手喊道:“一山老弟,你終於回來了啊。”

許一山與曹朝陽算得上是熟人,畢竟兩人過去在同一個係統工作。

而且許一山七年的野外勘查茅山水利設施時,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無修水庫。

當時,曹朝陽是無修水庫管理處主任。

其實,他的這個主任屁也不是,行政級彆甚至冇許一山高。

許一山至少還是個主任科員,他曹朝陽連科員都不是。

許一山每次去無修水庫,曹朝陽都要拉著他回家去吃飯。

在無修水庫,永遠有吃不完的魚。

曹朝陽會捕魚,隻要他出手

就冇有他捕不到的魚。

傳說,曹朝陽的水性特彆好,他能一個猛子紮到無修水庫水底,徒手摸上來魚。

冇聊三句話,曹朝陽便拉著許一山要去洪山酒樓。

許一山剛想推辭,曹朝陽便沉了臉道:“看不起哥哥是不?在洪山鎮,我是鎮長,你是副鎮長,你應該聽我的。”

許一山隻好答應他,心裡想,曹朝陽突然升為洪山鎮鎮長,這裡麵會冇有貓膩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